日升家园目录

隐婚甜蜜蜜:墨少,宠我! 第378章善良终将予以回报

时间:2018-07-10作者:宋衣衣

    “伯母,您特意找我和墨霆谦来,是有什么事情?”

    霍寒在知道姜婉烟流产的事情后,原本,有打算想一探究竟,但是偏偏,被李母的一个电话就催来了这儿。

    不过,都是在医院里。

    霍寒不禁感叹,今年是她来医院次数最多的一年了。

    李母犹豫片刻,随后淡淡道:“是这样,霍寒,墨先生,墨总,我呢,这些天和茵茵商量过了,我们决定,离开h市,找个熟人找不到我们的地方,好好开始新的生活。”

    这就是今天,李母要霍寒来的主要目的。

    “真的吗?想好了?”

    霍寒倒是为她们感到高兴,这个决定是对的。

    离开,重头再来,一切,又会是美好的。

    把现在的留给过去,好好开始以后的路。

    “决定好了去哪个城市吗?我和墨霆谦有没有需要帮助您的地方?”

    “不必不必了,你给我们母女俩做的,够多了。”

    李母惶恐之至,已经麻烦了这么多,不能在最后,还给人家带来麻烦。

    倒是墨霆谦,虚觑了一眼坐在床上,沉默的看向窗外的李茵,那双眼睛,在渴望什么。

    他走了过去。

    “不想考试了?”

    他已经为她安排好了。

    李茵回头看了墨霆谦一眼,看了一眼正在和自己母亲谈论的霍寒,接着,垂下眼眸,“想。”

    那个字,声音颤了颤。

    “想就去,别只是说。”

    “可是我不敢啊。”李茵哭腔道出,眼底的眼泪,在眼眶打转,“我好像没有那么大的勇气再去见人,我发现自己根本做不到走出这间屋子。”

    她哪里还能坦然的见别人,好像永远活在黑暗下,才是最舒服的。

    “总有一天,你是要走出来。”墨霆谦平静的语气对她道。

    “我还在想,为什么那个受伤的人是我。”

    双手掩面,李茵哭的泪如雨下。

    细小的肩膀,在颤抖战栗。

    墨霆谦平静的看了她几眼,一声极轻的叹息转眼即逝。

    眼中,仿佛浮现出那个笑容慈爱的人,年少时,李伯是他的专职司机,有次带着他去游玩,就有一个三四岁的丫头,胆小怕事的跟在他后面,他问这是谁。

    那时的男人,三四十岁的人了,笑的比孩子都开心,不像爸爸母女,更像个爷爷领着自己的孙女,指着那个一两岁的粉雕玉琢的丫头,说这是我的女儿。

    如今,一晃而过,都长这么大了。

    “既然觉得痛,就把伤痛掩埋起来,做一个全新的自己,强大到没人敢欺负你,你就不会觉得痛了。”

    李茵细小的啜泣着,耳边听着眼前这个男人如哥哥般的教导,不温不燥,回头看着他,是一种极具耐心的方式告诉她,心底,蓦然暖暖的。

    “我知道,我会勇敢的!”

    泪眼汪汪,两只眼睛,都红肿了,男人拿起身旁的纸巾,随手抽了两张过去。

    “谢谢。”李茵笑中带泪,感激不尽。

    霍寒和李母结束了谈话,前者走了过来,见墨霆谦不知道跟李茵说了什么,但看李茵脸上的笑,好像比进来时闷闷不乐的样子,要好上许多。

    “挺厉害的嘛,这么会哄小姑娘。”

    凑近墨霆谦的耳边,霍寒故意皮了这么一下下。

    哪知男人即刻搂住她的腰,往身上带,“吃醋了?”

    低沉的声音,撩的人耳朵都要酥了。

    他故意的。

    霍寒的第一直觉。

    “别傻乐了,这种醋我都要吃的话,我就不是女人了,我一般看人吃醋,知不知道?”

    手指在他胸口画圈圈,笑的百媚千娇,真是越发的大胆了。

    墨霆谦一个挑眉,在她臀部及时掐了下。

    这突然一下的把戏,可是窘死霍寒。

    “臭不要脸,还有人呢!”

    “有人还故意撩拨我?”

    “对了霍寒,墨总啊,你们听说了吗,姓姜的那女人流产了,不知道真的还是假的。”

    正在倒水的李母八卦声起,打断了这场小暧昧的地方,给了两个人各一杯,眼中有窃喜的目光。

    当然是真的。

    霍寒差点呛了下,咽下那杯茶后,点了下头,“嗯,是听说了。”

    李母一听,当即庆幸!

    “太好了!罪有应得!这样的人生出的孩子日后怎么教导的好!指不定又是个害人精,没出世是这孩子的好造化了,阿弥陀佛,从新投胎到一个靠谱的人家家里去吧。”

    对于此话前半部分,霍寒神情略微复杂,话也不能那么说,至于后半部分,其实想想,也不无道理。

    难以想象,要是那个孩子真在姜婉烟肚子里待十个月出生了,到时候,局面会是怎么样呢?

    听说姜婉烟怀的是个男孩,所以,翟天麟的父亲,才会那么紧张。

    如今……竹篮打水一场空。

    其实也可以看出,这是事情的必然发展,姜婉烟怀孕,只会得罪更多的人,难以避免。

    “据说也是在这个医院呢,也不知道,姓翟的家里人现在怎么样,估计得活活气死吧。”

    李母的嘴边,皆是嘲笑,像扬眉吐气了一样。

    霍寒说了番话,“伯母,孩子是无辜的,可别那么说,至于姜婉烟,她那样对您女儿,的确是禽兽不如,妄为师表,翟家,也是被她牵连的,她这人,生性太贪了,什么都想要,结果,什么都没了。”

    李母会意了霍寒话里的意思,表情僵了下,抿了抿嘴,“是,是啊,嗯,我明白了。”

    霍寒走到了李茵面前。

    缓缓的蹲下了身,“放心吧,会有人替你讨回来的,忘掉过去,那些,过去了就是过去了,是成长的经历,虽是痛了些,以后要记得,永远都不要让自己再有体会了,明白吗?”

    强者,就是不断的用旧伤,鞭挞自己,促使自己前行。

    霍寒揪了下李茵的嘴,弄成一个弯月形状,冲着她笑了笑,然而后者一直沉默,就在她以为自己冒犯了时,脸上的笑容渐渐消失……

    倏地,李茵给了她一个大大的拥抱,将她抱的紧紧的,那种感觉,霍寒终于觉得心里某个沉重的位置,消失了。

    她做到了。

    她也做到了。

    “我,霍寒,我好想再去看他最后一眼。”耳边,传来她紧张而又怯弱的声音。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