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隐婚甜蜜蜜:墨少,宠我! 第377章支离破碎

时间:2018-07-10作者:宋衣衣

    “还我的孩子!把我的孩子还给我!”

    脚步还未进去时,便就听见了化作怨妇般凄厉的呐喊,是姜婉烟的声音。

    门开,里面的护士医生已经被折磨的头疼不已,只想找个及早脱身的理由。

    见有人来了,纷纷围堵上来。

    “病人现在情况很复杂,现在,我们必须给她打几针镇定剂。”

    “不用,你们出去吧。”

    闻言,这个决定让护士和医生同时一愣,但这是病人家属的医院,医院通常不会干涉。

    自然是答应,“好,那如果有什么异样,吩咐我们一声就行。”

    医生客气理性道。

    “好。”

    翟天麟点头答应了。

    须臾,房间里,就只剩下他和姜婉烟。

    女人疯狂的砸着桌子上所有的东西,能扔则扔,能抛则抛,统统,都被用作她发泄的理由。

    “够了吗?这些东西,都是要钱的,你知道住一天这vip病房,需要多少钱?”

    翟天麟定格在她面前,双手抄兜,冷傲的眼神睥睨着她。

    “钱?你只在乎钱吗?我失去的可是你的孩子,你难道一点都不在乎?”

    “孩子?你还敢好意思说孩子?是不是我的种,现在已经无定论,你和多少人睡过,你心里有数,跟哪个男人鬼混时,人家有没有戴套直接射你里边,你自己清楚!”

    这里若是有人,翟天麟不会说的这么绝,但是没人,怕什么。羞辱也就只有她自己听得见,他这应该够仁至义尽了!

    瞒着他做出那么多见不得人的事情,还好意思给他生孩子!

    那么多定lv帽,他那天要是没见到那些东西,这辈子,还不知道在背后被人耻笑几辈子!

    男人最忌讳的就是女人给自己戴绿帽,不管爱不爱,都是不行!

    “天麟,你现在还在怀疑我?孩子就是你的,我说了是你的就是,我又不会骗你!”

    “是不是已经不重要了。”

    翟天麟一声冷笑,“反正这辈子,那孩子也是命苦,投胎到你身上,最后才会落得这种下场。姜婉烟,你知不知道这是为什么?”

    姜婉烟愕然,苍白的脸上,尽是失子之痛,百般苦楚,未施粉黛的脸,一丝丝年龄的年轮,逐渐照射出来。

    还未等她憎恨的语气开腔,翟天麟便开口了,“这是你的报应,知不知道?你的报应就是如此!要是那孩子的爹不是我,我真想跟你说一句活该!活该你现在遭遇的这一切!”

    说这话期间,逐渐能感受到姜婉烟脸上浓浓的幽怨,以及深深的不甘于人。

    眸底幽冷的光,在逐渐的燃烧,摇曳。

    “我做了什么非要说这是我的报应?我失去的是我的孩子,我现在难受的要死,你非但不安慰我,还出言讽刺我,翟天麟,你还是不是人!”

    “跟你我要谈什么人?你能有今天,全部都你作的,非要自己作死,你能怪的了谁?”

    翟天麟说着明显冲动了起来,语气尖锐,动作间,眉角凸起的青筋,一根一根,不言而喻的怒火。

    “好啊,原来我不过如此,我一流产,你们家就对我避而远之,凭什么!凭什么!在我怀孕的时候,鞍前马后,那些都是装的吗?”

    大吵大闹的大叫,整个房间不能称之为病房了,简直就是一场尖叫室,尖叫声连连不断。

    “你够了!闭嘴!”

    翟天麟走过去协住她疯狂乱甩东西的身体,一手,捂住她的嘴巴,不想她大叫。

    外头路过的人,听见那尖叫声,吓的纷纷调离位置,不敢靠近。

    “翟天麟,是不是你派人把我儿子做掉的?你觉得他挡着你追寻那贱人,担心我生下来,牵制住你后半生的人生,所以你秘密都吩咐人,特意在我出去的时候,开车撞我!”

    “胡说八道些什么。谁会做那么心狠手辣的事情?我怎么不知道,这会儿是你的阴谋诡计,利用孩子没了,来博取同情,这种事情,你狠的下心,也不会少做。”

    满目疮痍,姜婉烟时至今日,就是狼来了都典型模本。

    一次次的利用别人的善良来投机取巧自己,别人在她眼中,命如草菅,如何肆意践踏,就如何肆意破坏,从来没想过哪天,自己会不会受到这样的对待。

    等到有这么一天真的来了,追悔莫及。

    “你居然这样怀疑我?”

    姜婉烟不敢相信的看着翟天麟,未曾料到,原来自己在他心中,会是这么一个虎毒食子的存在。

    “不是怀疑,只是好奇,好奇你这样的人,会不会真的做出这样禽兽不如的事情。”

    翟天麟的语气冷到了一个度,宛如一把把冰利的刀,刺进了姜婉烟的支干中去。

    这样直接而又敏锐的话,怀疑,超过一万句直面的辱骂,要来的更加洪水猛兽。姜婉烟自然是不顺心了,面对翟天麟的话,咬唇发狠,眉色狠厉起来,“我也有血,我也是人,怎么我就不能为我的孩子讨伐了?你这样恶意揣测我,不觉得很过分?我姜婉烟从来没利用过孩子做我任何投

    机取巧的介质,有过歹毒的想法,不得好死!”“这话说出去真是来的叫人恶心,你用什么威胁的我?孩子被你吃了还是被你吐了?当日,你是怎么对我说你怀有身孕,要不惜一切站在我身边的?利用孩子时眼睛都不带眨一下,现在他没了,是想洗白自

    己,免得午夜梦回,一个血淋淋的孩子从你枕头边走来对你喊娘是不是?”

    姜婉烟蒙住自己的耳朵,不听不听不听!

    嘴里也一直不知道在念着什么。

    看着她幼稚又令人感到可笑的举措,翟天麟真是觉得自己当初瞎了眼了,会爱上这样一个女人,到底曾经,眼睛是瞎到哪种程度,会将她一直极为清纯干净的女神。

    如今的她立在他面前,蓬头垢面,身上的病号服,都是乱的,没有一点优雅端庄的样子,可以用四个字来形容,

    原形毕露。和那个曾站在微风中冲他清凉一笑的女人相比,过去的,全部都死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