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隐婚甜蜜蜜:墨少,宠我! 第369章她还不如路边的一条狗

时间:2018-07-10作者:宋衣衣

    注意到他脸色的不同,霍寒极快的便掠过视线,装作没看见,坦然自若的吃着自己面前的八分熟牛排,叉子细细切割,一口一口放入嘴里满满咀嚼。

    沈之愈已经拿着方巾遮住了嘴,吐出了那块使他脸色诈变的东西,吃不下,太熟了。

    “你口味真是独特。”

    沈之愈看霍寒吃的无异,切的更是流畅,不禁诡笑感叹。

    一般长期吃牛排的人,是绝对不会吃四分熟以上的。

    她应该很少吃这个。

    “这话听着怪怪的,我只当你是在讽刺我。”

    霍寒低着头,沉默的独自又吃了一块下去。

    “没,没有讽刺。”

    沈之愈否认,擦拭了嘴角,没有再继续吃,转而,点了一份甜点,还有一杯酒。

    芒果果酱味的甜点,着实诱人。

    酒当然是他的。

    “吃完,再来份甜点,保你今天无忧。”

    将芒果味的甜点推向霍寒面前,他眼神深沉,她则刚好吃到一半,是已经有些吃不下去了。

    肉味太腻,需要点清甜味冲洗。

    看着眼前的芒果甜点,然而霍寒却发怔了。

    芒果……

    这是巧合么?

    她最爱吃的水果。

    还是故意为之?

    “吃吧。”

    见她迟疑,沈之愈轻轻挑了挑眉,他喝着酒,神情惬意。

    “等等。”

    霍寒最终还是忍不住问,“你是不是调查过我?”

    调查是可能调查,但是,让她无法苟同,就连她爱吃芒果味的东西,这难道也要清楚?

    这个男人,究竟想做什么。

    “知己知彼,百战不殆。”从沈之愈的嘴里,幽幽地吐出了这几个字。

    声音裹着沾染血液腥红的液体,说不出的……轻佻。

    霍寒闻言,顿挫间,已经沉下心来。

    “你我并无瓜葛,哪来的百战不殆?还有,沈先生,我已经出来的太久了,如果再不回去,恐怕,有人会亲自追来。”

    她放下手里的餐具,随后,执手眼前的一切,并不在意。

    霍寒哪里知道沈之愈今天邀请她来,无非,就是想认识认识她,哪里还有其他的意思。

    “站住。”

    在她起身那刻,冷冷的声音越过柔风,传送进她的耳朵里,不由自主的,随之一僵。

    那声音,太具有威慑力了。

    “你是以为我想做什么?所以这么抗拒我?”

    沈之愈兴致索然般的喝完手里的最后一口,空杯置桌上,然后,神情缱绻,带着一股强烈莫名的笑意看着霍寒。

    仿佛在说,“我是个好人,不会干坏事。”

    霍寒是真有点畏惧他,也不知道为何,心底,悚悚的。

    大概连着姜婉烟这个人,所以,不得不对其戒备。

    再然后,沈之愈横起一只手臂,阻隔在她面前,姿势不言而喻,别想离开。

    “你干嘛?”

    “想跟你说几句话,不行?”

    “我们之间,应该没什么好说的。”

    霍寒姿态很坚决,不给一点余地。

    “我是来证明我的真心的。”沈之愈笑着道,双手,按住了霍寒的肩膀,把她重新按回了座位上。

    这其中,她别无反驳。

    “想必,你对我的敌意,都是源于姜婉烟?”

    他准确无误揣测了她的想法,使霍寒视线一凝。

    见霍寒没说什么,男人嘴角半勾,“别担心,我可不会帮她,在我眼中,她还不如路边的一条狗。”

    霍寒的心被这席话撞击进心脏,不如路边的一条狗?这是怎么一回事?

    “你是她大哥,不是吗?”

    所以,怎么能说出刚刚那样的话。

    “是,但这并不妨碍我也讨厌她。”

    沈之愈还说,“霍寒,你应该很讨厌她吧,她害苦了你,对不对?”

    霍寒有点懵圈,这沈之愈,究竟想对她说什么?

    不应该和姜婉烟同仇敌忾么,视她为敌方才是,怎么,好像并不是她想象的那回事?

    “我是讨厌她,因为她,我简直受到了很多从来没有过的心酸,这些,都是你的那个好妹妹做的。”

    “别把我和她扯在一起,她早离开了沈家,我们是不会承认她的。”

    他倒也惊讶霍寒,从语气来看,她不惊讶他是姜婉烟的大哥。

    能告诉她的,还能有谁。

    实际上,各人有各人的思虑。

    一说出,霍寒的心泛起嘀咕,这真是太匪夷所思了,这边,沈之愈说不承认姜婉烟是沈家的人,并且,视她不如路边的一条狗,可是,今早是姜婉烟帮他把她勾出来,两个人,到底什么关系?

    不过,不好是一定的。

    霍寒还在想着,就听见沈之愈的声音,“我觉得,我们可以做个朋友,只要你说出让我想帮你的,我都会倾巢尽力。”

    眉尖两点淡淡一蹙,引申了些许的狐疑。

    “可信吗?”霍寒反问。

    她才不信,凭什么帮她?

    这世上,没天上掉馅儿饼的好事,有个人无条件愿意帮自己,怎么可能?

    “可信,明天,我给你一个惊喜。”

    嘴角边荡漾着浓浓黑色的笑容,真是别具一格的邪乎黯然。

    “我不需要。”霍寒拒绝了,这种人,应该不太适合和她相同一个世界。

    他手上,听说还挺不干净的。

    没事做费力不讨好的事情干嘛,过好现在的生活就够了。

    “这怎么行,这个礼物,我在看见你时,我就在想了,直到今天你站在我面前,我越是想将我的诚心诚意交给你,明天,很快,保证让你惊喜。”

    沈之愈的嘴角挂着一抹笑,使之分外神秘莫测。

    不知他一直在计划什么,霍寒总感觉心底阴凉凉的,这种感觉,不亚于空虚。

    过了几分钟,沈之愈端起芒果酱甜点,拿着勺子,一勺,亲自喂给她,“尝尝,味道如何。”

    霍寒闭着嘴,最后还是被他给撬开了,柔软的奶昔混杂软糯的酱油,冰冰凉凉,腻进心里。

    “还不错吧。”

    “一般。”

    “………”

    这倒不妨碍沈之愈说其他的,“霍寒,这其实是我亲手做的。”

    沈之愈的话一出,霍寒的视线,即刻怔了,嘴角僵持原地。

    她立刻吐了出来,把没咽下的,抠也得抠出来。

    “我没下药,不必担心。”

    霍寒转目望他,胸口,有团火在烧。“为什么我吃前不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