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隐婚甜蜜蜜:墨少,宠我! 第368章第一次有人命令我做不一样的事情

时间:2018-07-10作者:宋衣衣

    “先生,我能问你几个问题吗?”

    霍寒站在原地不动,也没坐下,就单看着沈之愈,眼神,微微眯起。

    沈之愈倒是从容淡雅,大方且丝毫没有任何不适。

    挑了下眉,当是答应她的问题。

    霍寒这才开口,“我不认识您,为何,您会约我在这儿见面?”

    “待会儿就认识了。”

    他冲着她温柔一笑,手撑在椅子上支着下颚,悠闲的态度望着她。

    然而,这让霍寒却很无奈,她并不喜欢这样的打招呼方式,明明两个人并不熟悉。

    “可是,我不喜欢和陌生人在一起,您知道吗?”

    “陌生人?”沈之愈的嘴角扬起的弧度愈加的明显,他对着霍寒道,“女人,你还挺可爱的。”

    女人?

    霍寒感觉手臂一股鸡皮疙瘩掉下。

    “你说了这么多,那换我来说说了,如何?”

    沈之愈主动的语气叫人不能拒绝,已经是占据主动权一方的他,自然是不会给人再有何拒绝的姿态。

    霍寒没开口,但是沈之愈已经说话了,“今天是个美丽的日子,因为,我们认识了对方,自我介绍一下,沈,之愈。”

    伸出一只手,递向女人。

    心脏猛的漏掉了一拍,霍寒惊恐的看着他,脑子里,极速开展那天晚上,墨霆谦跟她说过的话……b市赫赫有名的军政世家,沈家沈之愈!

    不是,怎么他会来h市?他不应该待在b市吗?来这里做什么!

    这个人她还是前几日在人嘴里听说过的,没想到,就站在自己面前,一时间,霍寒的心情五味杂陈。

    这个人,好像和墨霆谦,有过节。

    “不跟我介绍介绍你?”

    沈之愈微微垂眸,冲着霍寒一个挑眉疑惑,嘴角,始终噙着淡淡的凉笑。

    霍寒的神色凝重,说道,“何必,沈先生若是不知道我,又怎么指名道姓要求见我?”

    她算是清楚了,一大早,为什么姜婉烟会打电话给她,这个男人是姜婉烟同父异母的大哥,自然,他们认得。

    现在,这个沈之愈叫她来,是来找她算账的吗?

    为姜婉烟出气,这个道理?

    总之,霍寒是这么想的。

    “说你可爱,你还真是挺可爱的,脑子转的倒快,这些都想到了。”摇了摇头,沈之愈似乎挺无奈霍寒这样不解风情的话,原本还想客气的一声招呼,哪料到她会这么出声。

    “二十几岁的人了,还能有什么可爱的。”霍寒呛了一声回去。

    她在想,待会儿,怎么招架这个男人的报复,护着姜婉烟的人怎么这么多,她真是够累了!

    “你才二十二岁,满脸的胶原蛋白,能不可爱?”

    被毫无差错的报出年龄,霍寒当真有些慌了,她没想到,沈之愈连这个都要打听清楚。

    要杀要剐,来就是,可是连她年龄这个问题都要打探,那就……

    霍寒心底到底还是怂的,她对着不认识的人,会很无措。

    “坐下吧,有椅子何必站着。”

    沈之愈像是站累了,已经坐下。

    霍寒一步一步挪了过来,终于,也坐了下来。

    “喜欢吃什么?”

    他将菜单放在她眼前,颔首指了指,意思很明显。

    想吃就自己点。

    霍寒没胃口。

    “沈先生,能否告诉我,今天,你嚷我坐在这儿,是有什么事情?”

    没事的话,她就要离开了。

    “要是没事呢?就不能找你了?”

    沈之愈倒是优雅从容拿来了菜单,点了一份菲力牛排,“你喜欢几分熟?”

    他问霍寒。

    “我吃不下。”霍寒的手心现在全部都是汗,她很紧张,因为不知道,这个沈之愈,究竟想做什么。

    “我喜欢三分熟,你六分,如何?”

    霍寒的眉头即刻变样了。

    三分……血淋淋的一块块。

    “不要,别在我面前吃,我会头晕,八分,否则别吃。”

    她强硬的拒绝,“过分”的要求,沈之愈微愕,须臾,点头答应,“好,八分是老了点,但这是你说的。”

    刚刚的服务员小姐这时候来了,沈之愈直接说了两份八分熟的牛排。

    “既然我刚刚答应了你,现在,你是不是应该答应我一个要求?”

    沈之愈出声说道,霍寒云里雾里,答应什么了?

    “我只是那样建议,这就成了一个条件了?”

    “霍寒,能不能别对我这么凶?”

    这就是沈之愈所谓的要求。

    睫毛轻颤了颤,霍寒愕然了一把,这……什……什么……

    “你从站在这里,到现在,一直都是语气不善,发现了没有,我做了什么,让你这么气冲冲的?嗯?”

    他说话时,倒是温声细语,一句过分的音量都没有。

    然而霍寒心中,只是将他作为一个敌人一样对待,他是姜婉烟的大哥,姜婉烟这辈子她都势同水火,让她如何温下心来,和他促膝长谈?

    只是稍微客气罢了。

    “女人应该温柔些,我看你对墨霆谦,可是挺温柔的。”

    那天在电视里,他可是看着她的笑入了迷,她的笑,却全是冲着一个人扬起的。

    “沈先生,您何必在这儿浪费时间,我不是来陪你吃牛排的,我是被你们骗过来的,难道,我还要陪着笑着说好?”

    傻子才会这样吧。

    牛排很快就来了,八分熟的,很香,孜然的味道,呛鼻的很。

    “这还是我头一次吃八分熟的牛排。”

    沈之愈看着牛排,嘴角诡异的笑了笑,手扶着额头,眼底下,不知道在无奈什么,摇了又摇。

    霍寒闻见那香味,真有些饿了,她都没吃早饭,就急匆匆赶来了,此时这香味,随着微风,一阵一阵吹进鼻腔:“个人的口味不同,我尊重你,但是三分熟,抱歉,我受不了,要吃的话,换桌。”

    湿漉漉的血,在牛排中溢出来,怎么下的去嘴。

    “不,我喜欢,这还是第一次有人命令我做不一样的事情。”

    他看着霍寒的脸,恰似坦然的笑了笑。

    吃久了三分熟的,偶尔换个八分,也不错。只是当他拿起刀叉,切着比三分熟明显硬n倍的八分熟牛排,用叉子叉起,放入嘴里,那一秒时,男人英俊的脸上,有什么东西,戛然而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