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隐婚甜蜜蜜:墨少,宠我! 第366章掉进蜜糖里

时间:2018-07-10作者:宋衣衣

    “为什么非要我介绍给你?”

    姜婉烟不知情趣的故意试问道。

    她明知其中意,霍寒现在在谁身边,谁会将她拱手相让?

    沈之愈喝酒的动作微微一顿,怔了片刻,须臾,挑了下邪气凛然的眉梢,“不清楚是嘛,那我告诉你,你觉得,墨霆谦会把她主动给我牵出来?”

    届时,冰凉的液体,顺着姜婉烟的脑门,徐徐下降,流入她的眼睛里,从上往下,直到入侵她的衣服内。

    “你干嘛!”

    吓的姜婉烟大叫。

    是,沈之愈将酒直接往她脑门上倒,厌倦的凝视她:“跟我装傻很好玩?嫉妒人家身边有男人围着转,而你身边没有?”

    姜婉烟痛苦万分,粘稠的酒都是粘糊糊的感觉,像炎热的夏天出汗,尤其是脖子区域,稍微一动,都是那种难受的滋味。

    “我知道了,我会帮你办到。”愤懑的应道,姜婉烟心里实际上恨的牙痒痒了。

    更是一点都不想答应这件事。

    “尽快,我想会会她。”沈之愈拧了拧领带,嘴角,尽是玩味诡异的笑。

    “那你不回b市了吗?”

    姜婉烟内心隐隐在担心这点,倘若他一直在h市,那怎么行,她岂不是做什么都……

    在沈家的监视下,她能做的了什么?

    “怎么,我刚来就想让我走?我来h市可是有件正事要办,何况,咱们三个人之间,恩怨都还没算清。”

    沈之愈坦然既又安适的眼神看着她,潋滟狭长的清眸,一抹一抹状似细小锐利,朝霆射来。

    根根如银针,扎进心扉。

    ………

    公布关系之后,霍寒最直观的感受,就是站在人身前,能挺起36d说话了。

    腰杆子直了,不用畏畏缩缩,受人白眼。

    虽然还是有人会躲在背地里骂她,她知道。

    拿刚刚说,她去卫生间解个小的,要出来时,就听见几个聚在一起碎碎念,“真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还吃到了,这霍寒真是一人得道,鸡犬升天啊。”

    “可不是,走起来来,现在都带风了,看见谁,都巴不得全世界知道自己是总裁夫人,啧啧,尾巴都要翘上天了。”

    这些话都是别人嘴里说的,茶余饭后的闲资,她本不想理会,但是有句话说的好,柿子都挑软的捏,你越是软,人家就捏的越起劲。

    等那些人说完她想出去,哪知那个时候,正好里面还有个上次一群人在卫生间说她坏话的人吧,对着所有人说,“霍寒不是处,早几年据说就滥交成性,还绿了当时的男朋友,总裁就是个接盘的。”

    她就受不了了,这可是侮辱人清白都话,对一个女人来说,名誉是件很重要的,换成曾经,她不会在意,因为她不知道那一晚,那个让是谁,但是现在不一样了!

    上去理论时,奇了,刚刚还帮着那个说话的,立马纷纷丢盔弃甲,投奔她,呵,一群墙头草。

    说到底,还是这个身份带来的“好处”。

    真是把双刃剑,好的坏的,越来越难分辩解了。

    中午时,霍寒说饿了,墨霆谦派人送来了午餐,午餐是在办公室吃的,伙食很不错,都是派人从五星级酒店做好送来的。

    问墨霆谦多少钱一顿,一度让霍寒觉得自己败家。

    吃饱了后,就是工作了,其实她一天到晚还真是工作不上什么,因为很多次,都是墨霆谦打电话,进去让她给他端茶倒水什么的。

    朝九晚五下来,她就是个打杂的。

    连文件都没经过手。

    这样的生活,一番风顺,没趣的没趣,轻松,所谓呢,饱暖思淫欲,渐渐的就这么起来了。

    办公室里,借着送茶的机会,霍寒总是要被压榨一番。

    桌子上,沙发上,房间……

    “别,下次别了,回家行不行?”

    “这,叫做……情趣,懂不懂?”

    招来的,是他更加疯了一样的对待。

    从前,要防着突然进来让他签署文件的人,两个人的关系,不好被人多次看见。

    现在,撕开那层外衣,没什么好遮掩的,简直肆无忌惮到放肆不像样的地步!

    可是每次这样的事情一出,一半以上都是霍寒背的锅。

    说她勾引男人心智,指使墨霆谦无法专心处理工作,就说的她跟古代批奏折的商纣王身边的那只狐狸精一样,让男人眼花缭乱。

    还有董事特意跑来,为的就是跟墨霆谦说,切不可被女人迷了心智,万事要以处理公务为紧要。

    每每这个时候,都是霍寒累的在房间里睡,其实那些董事不喜欢她的话她早听见了,都是劝墨霆谦想开些,还年轻,别被婚姻就锁了后半生。

    有时候她还真想冲出去说声,到底是谁被锁了后半生,凭什么男人被女人锁了?

    女人不应该是被男人锁了?她自问身材脸蛋不必别人差,一辈子就一个男人,她有人很亏好不好!

    这种日子,一连噩梦般的持续了一个星期,霍寒真是扛不住了。

    “不行,我给你个选择,家里还是这儿,你选一个,要了哪个,另外一个就不能了。”

    累在桌子上,她无力再承受他所谓的宠爱了!

    宠个屁!天天腰酸背痛,累死累活!

    他笑笑,愈加贴的更加相近,用尽一切宠爱着她,“我选第三个,两个都要。”

    “呜呜呜……”霍寒欲哭无泪,“墨霆谦你混蛋,这就是你说的公开?就是为了好名正言顺的在这儿干这个?”

    “看来我真高估了你的反应能力。”

    慌乱中,她的脚无意识的蹬上他肩膀,一声柔进骨子里的喟叹。

    ………

    清醒时,霍寒看见眼前一片漆黑,只有余晖后的淡淡黄昏顺着纱窗飘进来,风暖暖的,空调淡淡的柔和给了她清醒的意识。

    沿着西边,太阳正往下沉。

    外面,晕黄色,渐变色的淡紫色揉成一团,煞是好看。

    她第一次看见这么美的景色,在墨氏的全h市最高的写字楼上,俯瞰这抹景观。

    “墨霆谦,墨霆谦,快来看……”

    没有应答。

    “奇怪,人呢?”

    霍寒有个习惯,或许这是人人都有的习惯,看见美好的景,都想和人分享。

    站在窗户旁,她许了个愿,如此美景,怎可辜负,能向星星许愿,为什么就不能向西沉的太阳许愿?

    都是一个寄托,其实本质,都是相同的。

    等她在心里默默许好愿后,睁开眼时,身后,一个温热的环抱紧紧贴了上来,“叫我?”

    墨霆谦的下巴枕在她肩上,倚靠懒散的姿态,朝着她的耳廓,轻吹了口气,痒痒的。

    声音清爽,他应该洗了澡,鼻尖,闻见了他身上薄荷味的沐浴露味道。

    “诺,很好看,对吧。”

    初夏的黄昏,从最西的角度,一角刚好照在了两人的身上。

    “嗯,还不错。”

    他看了一眼,然后倒头继续搭在她的肩上。

    光影落下的晕圈,撒下的金色,从她修长的睫毛映衬出好看的剪影,秀挺的鼻子,那一抹小小的暗影,偏偏让她看起来更加的秀气,这侧脸轮廓,精致小巧,是个男人,见了都会移不开眼神。

    墨霆谦心中嘀咕,他怎么以前没发现,这女人长的这么好看,怎么看,都看不厌,好越看越好看。

    “我也觉得好好看,嘻嘻。”

    女人笑了笑,跟个傻气的女孩一样,雪白的贝齿,闪出白皙的光泽,排列的整齐。

    淡淡的梨涡,甜甜的。

    墨霆谦的眼神随着她笑的弧度变了变,下意识的咽了咽喉咙。

    霍寒在想,这种看着黄昏下沉的感觉,真像自己老了,坐在摇椅上,摇曳着晚年的烛火,熠熠生辉,一安安静静的安享晚年的样子。

    若是到了那个时候,一个人会想什么呢?

    过去?

    然后不知不觉,这一生,结束?

    那她还没老,等老了,岂不就是现在?

    “……墨霆谦,你知道迟暮老已,下一句是什么吗?”

    “不知,你说,我听。”

    霍寒想,当一个人老了,整个余生都已经走完了,还会有什么遗憾呢?

    所谓的遗憾,就是留在心心底念念不忘的吧。

    “何惧黄昏。”

    她转头,冲他一笑。

    人这一生,已经全部过去了,接下来,即使有再多的不舍,遗憾,还怕什么。

    求之不得,爱而不得,不是遗憾,只是上天用另一种方式告诉你,那并不是属于你,真正适合的,他早已经在暗中标好了价格。

    “嗯,这个可以。”

    墨总给予给出了高度评价。

    霍寒听见他故意用着类似谈公事的口吻夸赞自己,禁不住捧腹大笑,“你别闹,故意逗我吧?”

    她想躲开他的束缚,转瞬,就被他翻转了过来,腰间有他一直臂力惊人的手,不断的贴近她,女人竖起手臂,勉强隔在两人胸口。

    空气,忽然变得暧昧。

    “霍寒,看着我。”

    “干……干嘛,我身上难受死了。”

    心莫名跳的好快。

    “就想亲你。。”

    “………”不等霍寒反应他如此突然举措,他已蓦然将她抵在落地玻璃上,铺天盖地的吻,随着最后一缕夕阳的光,落遍了她身上的每一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