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隐婚甜蜜蜜:墨少,宠我! 第362章李母暴打姜婉烟

时间:2018-07-10作者:宋衣衣

    “闭嘴,你坏事做尽,丧尽天良,还有脸在我面前炫耀?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那身子底下躺过多少男人,你这残花败柳,就等着翟家吹了你吧!”

    李母不甘示弱,回击道。虽有些像泼妇骂街,但是对于姜婉烟而言,李母实在是无法心善到哪里去,这个女人,毁了自己女儿一生的幸福,就拿李茵从此子宫无存,自己的孩子,还未开始,就已经结束,这样的罪孽,该是有多痛

    。

    后半生生活在一片压抑之中。

    而眼前的人呢,恰恰相反,不禁没得到应有的惩罚,更是活的顺风顺水,在翟家,还得到了少奶奶一样的伺候,真是不公平!

    姜婉烟双手环胸,略微隆起的肚子已证明她的富态,那盛气凌人的样子,更是一种高人一等的俯视,压根,不像是自己做错事,该有的诚恳态度。

    “我身边躺过多少男人不是你说了算,我在翟家,吃的好喝的好,就是躺过一万个男人,你又能如何?”

    “不要脸!贱女人!”

    李母真是觉得瞎了眼,会摊上这么一个害人精,还以为当初她给自己女儿输血时是好人,没想到!真是造孽啊!

    “看来,你是不需要我道歉了?”

    姜婉烟一声冷笑,干脆的说,本来她就没做道歉的打算,让她跪下,绝对不可能!

    “给我跪下来道歉!这是你道歉该有的样子?”

    “说跪你还当真了?我现在怀着孕,怎么跪?别做梦了!我道歉不道歉都这个样,你爱接受不接受!”

    姜婉烟的语气实则狂妄至极。

    “你……你……”李母气的浑身发噩,扬起的手,都在颤抖,而后房间,冲出来了一个人,声息十分虚弱,“妈,你和谁说话呢?”

    气若游丝的音量,好像下一秒,人就要摔倒。

    “好久不见啊。”

    姜婉烟“热情”的出声,冲跑来的女孩打招呼,眼底,皆是得意鄙夷的不屑,还有她当初得逞时,那份幽幽的得意在。

    “妈。”

    李茵见到姜婉烟时,吓的立刻扑进了李母的怀里,眼泪,唰唰唰的出来,用力的着紧,李母也知道,她现在都很怕。

    “妈在,别担心,别怕啊,乖……”

    “妈妈……”李茵埋首在她颈间,无助的声音,是当初拼死都想呐喊出来的,却没有任何人回应,只有昏天黑地的致死折磨。

    “妈在这儿呢,别哭了我的宝贝。”李母恨透了姜婉烟,抱着女儿,就要一起落泪。

    姜婉烟在外看的拍手叫好,“不愧是母女俩,一个样子。”

    又是一声讽刺。

    从她嘴里,从来到现在,一声对不起都没有。

    “你胡说八道些什么,姜婉烟,跟茵茵说声对不起,听见没有!”

    李母下决心了,今天,无论如何,都要让姜婉烟跟自己女儿道歉,这个蛇蝎心肠的女人,就是个疯婆娘!

    “您说什么,我听不见。”

    姜婉烟做了个掏耳朵的动作,压根不把这母女俩放在眼里。

    “道歉!”李母态度坚决。

    李茵现在对姜婉烟简直就是心尖一团阴影,十八岁的姑娘,经历那种事,怎么可能不会留下一阵难以磨灭的噩梦。

    午夜梦回,那个被人百般羞辱的自己,时常涌入脑海,她在呐喊,撕咬,寻求帮助,到最后,统统化为无尽的抵死痛苦。

    李茵小心的牵扯了一下母亲的衣服,示意她不要纠缠下去,作罢算了。

    李母岂会作罢?

    “别怕茵茵,有我在,没事,妈会为你讨回公道。”

    将李茵推开,李母上前一步,如同那句话说的,女本柔弱,为母则刚,谁欺负自己的孩子,一百遍奉还回去!

    “你说不说!”李母的语气严厉了异常。

    “伯母,您这是怎么回事,我不就是玩笑几句话吗?用的着这么严肃对我?”

    刚刚有个医生经过这里,所以姜婉烟,才会惺惺作态。

    “呸!”

    李母一口水直接吐在了姜婉烟身上,就是对她的侮辱,“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这皮囊什么货色,贱女人,欺负我女儿是不是,我要你好看!”

    李母知道姜婉烟怀孕,自然不会动她孩子,而且霍寒也嘱咐过她,千万要小心姜婉烟耍诈,不可让其借着孩子让翟家出马害了自己。

    一个巴掌,直接扇在了姜婉烟脸上,李母抓着姜婉烟的五黑长发,五指紧紧拧着,“让你害我女儿!让你害我女儿!让你害我女儿!”

    每扇一下,李母的心就跟着疼一下,一想到李茵被欺负的那么惨,自己做母亲的,什么都帮不了,只会在事后做这些没用的,心中,就越是愤懑!

    被扇的失去了方向的姜婉烟,拼命喊救命,头发被揪着,跟快被扯掉头发,疼的脸部狰狞,“你放手!疯婆子,给我滚开!”

    “姜婉烟,你给我女儿道歉!快!听见没有!李母狠狠拧着她的头发,一手挟持她的手,姜婉烟也是怕弄到孩子,不敢出力,被硬生生扇了七八个巴掌,此时脸上,巴掌印红的快要滴血。

    李母每一下都是用了力,下了狠的!

    “呵,道歉?下辈子吧!你敢打我,我让翟家来收拾你!”

    “我又没动你孩子,凭什么不能打你了?好啊,我有霍寒帮我,我怕你姓翟的啊!”

    李母鼓足语气,气场开挂冲着姜婉烟回怼,恨不得,一手扇死这女人!

    要真是没孩子,她真会下去手,就是死,也要让这坏女人一起下地狱!

    “别痴心妄想了,霍寒会帮你才怪!”

    此时的姜婉烟在垂死挣扎,同时还不忘挑拨李母与霍寒的关系。

    懊恼身边也没个人帮自己,头发全乱了,身子,又不敢有大动作,一时之间,竟从未有过这般窘境。

    咬牙切齿,姜婉烟气发慌,她现在该怎么办,头发被人拧着,手又是没劲,根本使不上一点力,她不能没有这个孩子,一定要忍,要是孩子没了,还拿什么威胁翟家!

    大不了她就吃些眼前的苦头!

    “你再敢拽着我不松开,我一个电话,翟家的人立刻来,你信不信!”“立刻道歉!”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