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隐婚甜蜜蜜:墨少,宠我! 第356章那一声姜小姐再客气不过

时间:2018-07-10作者:宋衣衣

    “不是我!我说了不是我!”

    姜婉烟蒙住自己的两只耳朵,俨然不承认这里面有什么是和自己有关。

    可明明,上面的人像,身材,那个女人的侧脸轮廓,与她如出一辙。

    “姜婉烟!”

    一声震慑到了周围的声音,暴戾的席卷女人周围一切。

    无数顶lv帽子,哪个男人接受的了?

    “不是的天麟,你听我解释……那那些都是……”姜婉烟只差跪下来求着他不要大呼小叫,这里周围人这么多,实在是太羞耻了!

    “你耍我?”

    翟天麟心中滋生一股恶心的反胃感,他没想到,他曾经好歹也是真心对待她,想视她为自己心爱的人,就是念在她品性高洁,不在外面胡乱瞎搞,这样的女人,安安分分,做妻子是个不错的选择。

    竟没想到,私底下作风这般……

    淫乱奢靡,这种女人,他当初到底是怎么瞎了眼,才会认识!

    被千人枕万人骑,恶心的不能再恶心了!

    一想到自己……他真是恨不得杀了自己,太他妈恶心了!

    “我,我都怀了你的孩子,我是喜欢你的!”

    逼不得已,姜婉烟只觉得自己已经没了退路。

    墨霆谦在这儿,她是极其不愿说出这句话的,可是,她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该死的霍寒,到底怎么弄到这些东西的!

    “你还敢用你这张肮脏的嘴说喜欢我?别说我的名字,简直令人作呕!”

    翟天麟嚯的站起身,全身,都极度的对眼前的女人产生抗拒反感,一想到自己和这么脏的一个人温存过,鸡皮疙瘩都要掉一地。

    翟天麟气的直接走人了!

    “天麟,天麟……”

    姜婉烟要跟上去,霍寒开口,看着她慌不择路的样子,“你敢再踏出一步,我现在,就跟所有人分享。”

    离去的脚步豁然停下,凝固的空气,压的人喘息急速。

    镇定,三秒后,姜婉烟转回身,指着霍寒的鼻子,“你别太过分了!我告诉你,惹怒我,对你没有好下场!”

    她已是全然不顾在场的人,还有另外一个人——墨霆谦。

    狰狞的威胁霍寒的表情,可以说,粗鄙到了一定境界。

    不由得让那个男人,摸着下颚,眉尖,深深蹙了蹙。

    他是不是,从来都未真正的看清过她?

    霍寒无所畏惧,耸了下肩,“我哪里过分了,这是拿东西给你好好看看,若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我不是凭空捏造,视频上都是你的真实动作,难道我逼着你张开……”

    最后一句话,是一句稍稍不符合霍寒会说出的话,略显粗暴。

    墨霆谦越发的深深蹙起眉,“女孩子说什么粗话,收回。”

    看在他今天出奇的帮自己份儿上,霍寒停住了。

    绕是墨霆谦,站了出来,“事已至此,你就只会说那不是你?”

    姜婉烟从前习惯性的在他面前知书达理,温文尔雅,脾气,在他面前,都会化为知性又大气的气度,现在,他这样质问她,后者心底紧张又崩溃。

    &nb

    sp;   这样不堪的一面,竟然会让他知道,而这一切,都怪霍寒!

    “不是我,就一定不是我,你们爱信不信。”

    她是打算死磕到底。

    霍寒哪里容得下她这样,冲到墨霆谦的面前,予以反击,“好,我再去从厉千寻那里求来一些,高清无码的,好好张贴你的样子,冰清玉洁的姜小姐!”

    最后一句话,是故意羞辱的!

    厉千寻三个字,让姜婉烟顿时失去了控制力,“你敢!”

    “我怎么不敢?”

    彼时,霍寒感觉到腰部出现了一股略微蛮横的力,不断收拢她的腹部,微微胀痛。

    墨霆谦一只手不断压紧她的药,气定神闲的眸子,却有股幽幽的火,燃烧着。

    “你弄疼我了。”霍寒扭了几下,发现扭不开,而他,则俯身低下头,探身而来,“瞒着我去见他了?”

    有些不开心的语气。

    “没有。”她立刻摇头。

    “没有?这些东西哪里来的?”

    去见厉千寻,这是他最忌讳的事情。

    “真的没有,只是线上传给我的,现在互联网什么不能做?”

    好,他姑且信她。

    东西拿出来,自然还是用来还是威胁姜婉烟,“那这些,如何呢?”

    霍寒刻意将她神情恍惚,在某种时刻之下的表情罗列出来,这招够狠的。

    是,她无所畏惧,怕什么。

    墨霆谦的视线不在这儿,霍寒鬓角边的一缕黑发乱了,他替她捋顺,挽至耳后,结洁白的耳垂,软软嫩嫩的。

    姜婉烟气的浑身发抖,双目之中,皆是腥红。

    “霍寒!我就算是害了李家,让李家那丫头被人轮,关你什么事?用得着你这样来对我?你最好别被翟天麟他爸爸知道你一心想让我流产!”

    “我人都没碰你,你流产了,关我什么事?再说,这里头,是不是翟家的,我要是给他爸爸看见了这些,人家,会承认从你这辆公交车下来的人?”

    “你……”

    姜婉烟简直到了被气的说不出话来。

    良久,她也看出了霍寒的目的,宛如是活生生的自己被威胁,“说出你的条件,这些东西,我要拿回去。”

    绝对不能流传到市面上。这也是今天霍寒来的主要原因,既然对方知道,那她不客气,“第一,到李茵母亲的面前,磕三个响头谢罪,说你错了,第二,向李茵认错,说你后悔你的言行,你现在是有人保,我动不了你,只能退而求

    其次。”

    这不是要了姜婉烟的命吗?

    那样一个心高气傲的女人,会心心甘情愿做这些?

    “你说什么?”姜婉烟用一种没听清的语气,可笑的反问霍寒,似乎,是认为这就是一件笑话。“没听清楚?”霍寒将照片还在在她面前扬一扬,这时墨霆谦出言打断了,他让霍寒收回了手,挡在她前,“姜小姐,你现在没有主动的权利,做不做随你,至于这些东西,什么时候流露到市面,主动权在我

    们手里,自然,也是随我们。”

    他说的是姜小姐。那一声姜小姐中,客气到疏离的语气,再陌生不过。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