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隐婚甜蜜蜜:墨少,宠我! 第353章揭露自己不堪的一面

时间:2018-07-10作者:宋衣衣

    ..隐婚甜蜜蜜:墨少,宠我!

    沈之愈没有久留墨氏,放下一通狠话后,就转身离开。

    唯有墨霆谦,还弥留原地。

    “夫人可乖乖在家?”打电话给了派人守护在霍寒身边的保镖,每隔一小时,几乎就是一遍质问。

    对方的回答让他很安心,眉尖,刚刚滋生的寒霜,现在淡淡晕开。

    “很好,等着,我现在就回去。”

    他容不得他对霍寒有一丝伤害。

    沈之愈的为人他清楚,清醒时还好,疯起来,不是正常人。

    霍寒绝对不会被他找到,将他之失迁怒于霍寒之身,要是霍寒受到伤害,他这辈子,都不会放过自己!

    他离开了公司,即刻回到墨宅。

    公司里的事情,一向都是徐悠主张,一有事,自然不意外全部落在徐悠身上。

    可怜的徐悠,看着墨霆谦急匆匆出去,又知道自己今晚,孤身一人奋战。

    没有性生活,真是可怜。

    ………

    霍寒想早点出发,人在动作,还未启程,就接到一个电话。

    “喂?”

    手机的号码不陌生。

    李家。

    医生急忙的语气阐述了一下刚刚的事情经历,霍寒登时双目裂变。

    “你说什么?要跳楼?不可以!牵制了人没有?”

    电话里说,李母接到不知道谁打来的电话,随后,就哭着喊着说不活了,最后闹到要跳楼。

    医生最后得知,是李茵被侮辱的视频,不知道哪个混账散播了出去,现在,搞得李家乌烟瘴气。

    正在做思想准备。

    “好,一定要牵制她,我马上就过来。”

    霍寒只觉得医生嘴里的这个打电话的人,真是叫人反胃。

    还能是谁?!

    到了门口时,守卫强行打断了霍寒的决定。

    “夫人,等总裁回来了再说。”

    保镖的面容,这次,简直冰凉到了南极。

    “不行,让我出去,我现在有急事。”

    霍寒看了一眼时间,现在简直争分夺秒,哪里能浪费一厘一毫。

    “抱歉夫人,这是总裁的意思,我必须做到。”

    鉴于上次的经历,这次,墨霆谦放了狠话,必须将霍寒保护的极好。

    但是也是幸运,僵持了大约几分钟,霍寒见实在是拖不住,必须尽快让墨霆谦答应让她出去,打电话给男人时,那时候,他正回来。

    “让我出去。”

    霍寒急忙的说。

    电话里,两个人说了很久,久到,墨霆谦终于来了墨宅,随后,对霍寒道,“上车。”

    瞪了他一眼,霍寒心累,“何必,让我早些过去多好,省的你来,浪费这么多时间。”

    “我不放心。”一句话撂下,一个一百八十度的飘移,让霍寒无话可回应。

    很快,医院就到了。

    事情真的很严峻,顶楼的地方,将近十几名医生都出现,劝慰这个即将要跳楼的女人。

    “我的命怎么就这么苦啊……她爸爸才没了多久,又发生这么一件事……我真是不想活了……作孽啊……”

    “一群畜生……畜生啊……”

    “茵她爸,我这就来陪你啊……你等着……”

    “不要!”

    就在李茵的母亲一只脚就要跨出楼顶阳台的护栏时,霍寒叫住了她。

    “伯母,你先放轻松,何必这样害了自己?您若是有事,李茵该怎么办?”李母一把鼻涕一把泪,“我这不是难受么?也不知道谁走漏了消息,今天一天,巷子里的邻居接二连三来看望我,可你知不知道,他们背地里说我什么?说茵茵就是个破鞋,大姑娘被人玷污,以后嫁人谁要

    ,这辈子,都抬不起头,戳我一辈子脊梁骨。”

    霍寒的双手有些无力的僵住,脸上的神情,心疼又泛着同情。

    出了这样的事情,的确,有人恶言相向,这是免不了,毕竟人人都有一颗看别人家笑话的心。

    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由来已久。

    “日子是自己的,又何必听他们胡说八道?您告诉我,是谁说的,我帮您出气。”

    霍寒现在只能尽可能稳定李母的心,只有这样,才能让她放下戒备。

    求得一丝方法,都不能懈怠。

    “出气又有什么用?现在人人都知道了,茵茵以后的日子可怎么办啊……”

    说着,李母又是一把鼻涕一把泪抛下。

    “伯母,这件事不难,您相信我,我可以日后让她像个正常人一样生活,您先过来,那儿风。”

    霍寒悄悄看了一眼墨霆谦,正发现他正看着自己。

    男人的视线,略微柔意,“你真善良。”

    一时之间,霍寒有些分不出他这是赞美,还是故意的嘲讽,毕竟从他嘴里出现用在她身上极好的词,难如登天。

    善良二字,当真是对她的夸耀?不是多管闲事?

    察觉到她的心意,墨霆谦重复了句,“你是真的善良,霍寒。”

    他从来不知道,这女人,对待自己心底下认真的事情,就到这么执着的一步,因为当初李伯的致死,认为自己亏欠李家,所以觉得,李家出事,以后,自己都要帮助。

    他想过她不必要这样,如今看来,偏执都结果,就当如此了。

    并且,他竟不知道,她劝起别人来的本事,竟然也会这么“能言善辩”。

    果真,李母听见霍寒的话后,绝望之中,犹如干涸荒芜的沙漠 一抹琼绿出现,双眼,裂出一丝惊喜,“你怎么让茵茵和平常人一样生活?她现在孩子都怀不上了,进来还能怎么办?”

    “伯母,难道您就是非要让她生孩子不可?这么说吧,我告诉您,我也怀不上孩子。”

    霍寒的话一出,震惊四座。她一步一步解释,淡淡道,“前段时间,我被医生检查说宫寒,您也是女人,知道宫寒什么意思,孩子很难再有,或许这辈子,都不可能有,可是我照样结婚了,您也看见了,我嫁给的人还是墨霆谦,日子

    不还是要过下去?”

    墨霆谦独立原地,听着霍寒抖出自己最不堪的一面,视线中,对这个女人,他竟有那么一丝的……钦佩。

    这个社会,对待女人,的确还是有些苛刻,不会生孩子,就像被下了死刑,一辈子都别想翻身一样。

    “你不在意?”

    他淡声问她。

    “你在意吗?”

    她反问他,笑了笑。

    其实这抹笑,霍寒是做给李母看的,如果,墨霆谦说在意,她的笑容,会瞬间垮塌。

    怎么会呢。

    “我若在意,还会和你好好的站在这里劝说她?”

    李母看着,呆了。

    在h市,谁不知墨家什么身份地位,这墨氏唯一的独子娶的老婆竟然是个不会生孩子的,说出去,不是让人笑话?

    可人家就是恩恩爱爱,好的很。

    在李母看来,每次霍寒在,墨霆谦就会在,两个人,一定是爱着对方的。“墨霆谦,快!”,精彩!(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