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隐婚甜蜜蜜:墨少,宠我! 第351章迷雾,揭开

时间:2018-07-10作者:宋衣衣

    当然,这是仅存在于他所认为的事情的本质。

    在霍寒这儿,就不一样了。

    霍寒闻言,双目惊愕,像是可笑,又像是不甘,看着墨霆谦:“你知道你说这话,有多伤人吗?你怎么可以这么认为?”

    男人也是觉得她的想法有问题,是,她亏欠李家,但是是不是将这种亏欠太过于放大了?

    一个人最伟大的不是一直自诩要如何补偿亏欠之人,是可悲只有自己觉得这是伟大无私的做法。

    墨霆谦一点都不赞成霍寒一直干预李家的事情。

    从一开始,他就不赞成。

    以至于今天,两个人,水火不容。

    这已经迫使他们在三观上,发生了巨变,裂缝。

    当然,墨霆谦是想顺着她的,所以,当她提出要帮李茵惩罚那些人时,他毅然决然的做了。

    至于姜婉烟,她只认为,那是姜婉烟的错,就必须付出代价。

    可在他身上,何曾又不是没有难以言说的内情。

    当然,是他不告诉霍寒,这也使得,霍寒也无法做到和他相同。

    “你明天又要去哪里,先告诉我。”他道。

    见着他的漠视,霍寒倍感心寒,说到底,就是在姜婉烟这件事上,一直不肯松口?

    被子一拉,双唇紧咬,哪里管他的话,“与你无关!”

    “明日我会派人守在你身边,这段时间,你哪里都不要去!”

    安心待在家。

    但这可能吗?

    “你简直在开玩笑,让我被人压着,还要让我吞下这口恶气?你凭什么?”

    “霍寒你听我一句劝!你现在很危险!”

    墨霆谦大声的吼了出来!

    她知不知道自己现在什么处境!

    “什么危险?我怎么了?”

    直到这刻,霍寒联想起她进来时,听见他的话,不觉有所察觉。

    “你说话啊!”

    霍寒反而着急了。

    “你知道姜婉烟为什么能调派那些人?”

    “为什么?”

    “知道沈家吗?”

    他平铺直叙,将事情娓娓道来。

    “沈家?哪个沈家?”

    霍寒脸上全是不解。

    “b市的沈家,没听说过?”

    b市两个字,霍寒渐渐有了些印象,b市是全国的政治中心,h市是背靠b市与富饶的港口的经济中心,都是全国数一数二的城市。

    “沈家是b市最赫赫有名的军政界大腕,沈老爷子,出身军衔,虽年老已辞退,但是威名依旧,沈家已经远离军政界多年,可是说到底,都是闻风丧胆的地位。”

    “可是,这有什么关系?”

    霍寒仍旧不解。

    “沈老爷子,有个儿子,正室为其所生三个,两个女儿,一个儿子,但不幸的是,正室第三个女儿据说还未看一眼,就早早夭折,不幸离世。”

    “还有侧室?”霍寒冷笑一声。墨霆谦思肘片刻,缓缓开腔:“嗯,原来在正室生出大儿子时,沈老爷子的儿子就出轨了,在外,和别的女人生了一个女儿,那男人或许是喜欢女儿,一门心思,都是在侧室身上,当是,正室已经怀了第一

    个女儿,隔天就生了,但是不知为何,就是抵不过侧……”

    墨霆谦说到这儿时,霍寒眉眼一厉,当即冷笑三声,或许是借题发挥,“对,这就是男人,外面的屎,只要是没吃过的,都是香的。”

    墨霆谦:“……”但他没有说什么,知道她心底很不痛快,继续说下去,“这件一直到了正室生第三个时,有时个女儿,那时,侧室突然带着女儿找上门来了,想求个身份,沈老爷子自然不准,这是家丑,家丑怎可外扬,不

    承认这外面的野种,到最后,苦苦哀求,最后还是留下了侧室的女儿,而这个侧室,就在第二天,被人发现暴尸街头。”

    霍寒闻言,不禁一背冷汗。

    “可是这和这件事有什么关系?”

    霍寒仍旧云里雾里。

    “沈之愈你知道是谁吗?姜婉烟和这件事有关系。”

    墨霆谦见她还是疑惑,摸了摸她的头,干脆抛了出来。

    “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

    霍寒有些烦他这样绕着话不说个干脆的样子。见她没了耐心,她叹气一声,而后,淡淡开腔,“沈老爷子之所以不参与军政,九成原因,就是因为他这个孙子,沈之愈手上不干净,而他向来军政界清白廉楚,万一留下什么名声,那就是毁于一旦,晚节

    不保的事怎么会做?黑和白向来势不两立,他最后选择不插手,从此任别人言说其他。”

    霍寒这才终于有了些苗头,知晓事件的端倪,“所以,那个水泥厂里,那些沾着不干不净的人,背后的主人就是这个沈之愈?”

    对了,还有姜婉烟,姜婉烟又是怎么参与进来的?

    “是他。”

    墨霆谦的语气,有丝沉沉的压抑,然后他开口,又说了一件霍寒震惊到无以复加的事情,“姜婉烟跟随她母亲姓,就是那个侧室的女儿。”

    霍寒整个人呼吸都是停滞的,喉咙有些干涸。

    姜,姜婉烟!

    “她就是那个侧室所生的女儿?”

    简直,匪夷所思。

    难怪,那些男人,竟然那么听命于她!

    “在沈家老爷子眼中,只有正室所生的孩子,沈之愈,沈……之念,还有,那个不幸夭折的孩子,沈老爷子就是对正室第三个孩子产生怜悯,也不会多正眼瞧上姜婉烟一眼。”

    “墨霆谦,这里我说一句。”霍寒举起手发言,打断他。

    “好,你说。”

    霍寒开口,半点不嘴下留情:“姜婉烟自知自己是小三的女儿,和她现在所干的事情,有关联吗?这种人,是天生骨子里的贱,还是自甘堕落?活成这样?”

    面对霍寒的逼问,墨霆谦淡淡开腔,“不,她以前不是这样,至少,她能在沈家生活十几年,这十年里,沈老爷子容了她十几年,就该知道她原本心性不坏,至于现在……”

    他面露难色,世事难料。

    “那她为什么要出来?在沈家岂不更好?还姓姜,和沈家划开界限?”面对这个疑问,墨霆谦沉默了一会儿,徐徐片刻,对她说,“若是我说出原因,你会怪我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