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隐婚甜蜜蜜:墨少,宠我! 第350章身为妻子的要求

时间:2018-07-10作者:宋衣衣

    临走前,翟天麟跟她保证过,明日午时两点,绝对会带姜婉烟出来。

    准点,不迟不早。

    他也千叮咛万嘱咐过了霍寒,骂姜可以,但是千万不要冲动,绝对不能做出伤到姜婉烟肚子里孩子的事情。

    她答应了,保证的很好。

    医院那边,有医护人员一直看护着,所以霍寒也省心,直接回了墨宅。

    宁静的可怕。

    “少奶奶,您回来啦。”

    佣人谨慎的眼神里透露一丝小心翼翼,喻示着刚刚发生了不好的事情。

    霍寒明显察觉到,站在玄关处脱下脚底累人的高跟鞋时,她便问:“怎么没一个人?爷爷呢?”

    才七点多,何况已经入夏,老爷子这就睡了?

    两个佣人左右瞻仰,抿了抿嘴,耳后道:“少奶奶,您怎么不问问少爷回来没有?”

    墨霆谦吗?

    眼见着女人的面色逐渐冷了下来,象征性微微一笑,“好,那我问你,他呢?怎么今天这么静?”见霍寒终于主动开口,女佣忙上前,脸色十分复杂,“少奶奶您不知道,赶紧上去吧,少爷回来的时候,不知道遇见什么事,脸色阴沉的很,十分不好,而且,一回来就问您要没有回来,我们说没有,少爷

    就好像要转身出去,结果突然接到一个电话,啧啧啧,脸色更加不好了,这不,一直到现在都在接那个电话,我上去过一次,好像,好像在说什么要死人的事情。”

    女人正曲身从鞋柜里拿出自己的拖鞋,闻言半顿,动作,下意识定格原地,旋即,她就冲上楼去。

    霍寒的心忽然有些惴惴不安,什么死人的事?

    她的脚步故意放轻一些,细小的声音:“墨霆谦……”

    手,已经握住开门的手柄,这房间的隔音效果非常好,但是,她还是听见了里面溢出来的一句话,“再说一遍,有事冲我来!”

    夹杂深深的怒意,霍寒不知道,墨霆谦到底有多气,才会连这么好的隔音房都吼出来!

    门“咯吱”的声音却响了,动作下意思轻拧开了门,很快,声音消失。

    那张阴沉鸷寒的脸,不期而遇的出现在了她面前。

    几乎是瞬间,墨霆谦就紧紧的拥抱着她,搂紧她的腰,霍寒很错愕。

    她感觉到,他好像很害怕失去自己。

    后脑勺,传来他手指抚摸的动作。

    “我以为我追的上你,你到底去了哪里?”

    在医院时才一转眼,她就不见了!

    而下午时,霍寒对他说的话,她还没忘。

    她蓦地双手推开了他:“没去哪,随便走走。”

    转而,她淡漠的越过墨霆谦,走进去。

    男人似乎不悦她的这种举措,擒住她的手,“最好给我个满意的解释,现在这么乱,我必须问清楚。”

    手腕被他抬的极高,有些难受。

    “我去见了翟天麟,问他能不能见姜婉烟,可以了吧?”

    说出解释,她甩开了他,这次越过的瞬间很快,直接就进去了。

    墨霆谦“啪”的一声关上了门,一阵冷风刮进。

    “那些人,我已经放话,死刑满意吗?”

    霍寒背对着他,脊背微僵,怎么不知那些人说的是谁。

    可是,还有一个魔头,也是最重要的魔头,正在逍遥法外。

    “满意啊,这些人死不足惜。但是我说了,姜婉烟,你觉得呢?”

    这意思,再不言而喻。

    墨霆谦这时走过来,看着她的双眼,“好,你今天说你去见了翟天麟,他有没有跟你说,他爹,绝对会护着姜婉烟?”

    霍寒无话。

    转瞬间,墨霆谦又道:“正义不会迟到,别拖累了自己,嗯?”

    “迟到的正义算正义吗?”霍寒也看着他,辩驳道。

    男人唇齿绕依,闪过一丝不快。

    男人不像女人,不会有那么多的同情心,他们只会觉得,不关己事,何须伤了自己的元气。

    何况,在墨霆谦看来,做的已经够多了,何必为了别人,一再牵扯到自己不相干的事。

    见霍寒势必不会放手的架势,墨霆谦沉默许久。

    空气中,浮现尴尬的沉默,霍寒不一会儿就拿着睡衣进了卫生间,进去洗浴一遍,然后就是睡觉。

    要进去时,墨霆谦一只脚横在了霍寒面前,“你觉得,那些条人命,还不够?”

    “我要那条,你没给我办到。”

    她坚定的语气道。

    霍寒忽然想起来,她刚上来时,他吼出的那句话,“有事冲我来……”

    究竟是什么事情?

    他逼近她的身躯,恶劣的凝视,像是痛恨这女人的倔强。

    最后,他放过了她,她进去。

    墨霆谦洗过澡后,出来时,就看着床上的被套,还有枕头,统统,被扔在了地上。

    准确来说,是尊严。

    他拿着干燥的毛巾,擦拭头发,看着她近乎幼稚的举措,双眼,黑沉无边际。

    “分居?”

    弯腰,手里的毛巾,被重重扔到旁处。

    “我说了,要不然你就去把她送进监狱,要不然,就离婚,我和你在一起,我真是怕了。”

    她整理好被子,然后自己钻了进去,偌大的床,就是容不下他。

    墨霆谦穿着白色的浴袍,孤身一人,立在床边。

    “一起睡。”他说。

    霍寒背对着他,不说话。

    “不拒绝那就是答应。”

    男人倒也没把被子扔回去,强硬的,扯开了霍寒的那部分。

    “你干嘛!女人怨恨的看着他,俨然不喜他这种动作。

    “霍寒,你凭什么?这是我的错吗?我也有办不到的时候,全部让我承担后果,这不是对我的残忍?”

    墨霆谦的声音很轻,轻到,他就这样溜进了被子里,霍寒后知后觉,才反应过来。“你说我对你残忍?那我呢?你这又不是对我的残忍?你明明可以做到,为我出这口恶气怎么了!让她进监狱,这是我身为你的妻子的诉求,难道都不行?更何况,墨霆谦,我这是在法律的基础上要求你让

    坏人伏法,不是我藏有私心,我错了吗?”“这件事不应该你来,这本事和你一点关系都没有。”墨霆谦只说出事情的本质。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