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隐婚甜蜜蜜:墨少,宠我! 第339章别看了,神父在问你话

时间:2018-07-10作者:宋衣衣

    “别担心,殷芷落,再过一会儿,就一会儿,你就是顾南尘的妻子了。”

    婚房里,殷芷落看着镜子,一直都对自己道。

    即使她现在快要慌死了,生怕当年,自己设计霍寒,差点被黑人轮奸的事被顾南尘知道,也使劲告诉自己,马上,她就是顾南尘的妻子了。

    心脏紊乱,偌大的房间,只有她一个人。

    电话打来,殷芷落赶紧接听,是顾母的。

    “喂,妈呀。”

    殷芷落开口就是一声笑道。

    对方的语气有些严格,从急速的话语中,能感受到她微微存在的怒意。

    “好,我立刻就出来。”

    殷芷落听见,旋即就准备好。

    身上,已经又换了一身华丽的礼服,这件婚纱,是在与霍寒那日相见时所挑选的,别致的奢侈。

    她生气刚刚那些人出尽她的洋态,丢了她的脸,所以,只想好好的一个人静静。

    出了门,就是婚礼台上了。

    全场早就准备好,就是在等着她一个人的到来。

    深呼吸,殷芷落努力告诉自己,稳定,再稳定一些,就可以达到心中所愿。

    对面,就是她心心念念,在心中,倾慕了六年的顾南尘。

    顾母看见了她,一路迎着那些人的笑意,慈眉善目走来,然而走到她面前时,那些温婉,全部化作了暗地里的严肃。

    “好好准备,刚刚全被霍寒搅了局,我这是极力压制下来了,那些没用的人我已经赶走了,以后,少跟蠢材在一起。”

    “是,妈。”殷芷落很听话,顺便问了句,“妈,您觉得我好看吗?南尘,会不会喜欢我这样?”

    “很好看,我的眼光,不会差了。”

    顾母认同的点头。

    “嗯,那就好。”殷芷落笑了笑。

    “芷落,日后你就是我们顾家的人,我希望,以后顾家的体面,你要时时刻刻做好。”

    顾母一声轻咳。

    “妈,您说,我当然事事做到最好。”

    殷芷落察觉到了她话里不一样的意思,淡淡道。

    “一定,要把霍寒给我比下去,听见没有?”

    顾母的声音,充满了严厉。

    殷芷落闻言微微一愣,从那双尖锐的眼神当中,窥见了顾母,此时正在看着霍寒,眼底之下,隐隐有怒火闪出。

    “好,妈,我知道,我一定会让大家知道,我是顾家,最好的儿媳妇。”

    “嗯。”顾母满意的点头。

    婚礼上的音乐已经进行到了高潮部分,众人期待的眼神,也看着新娘徐徐走来。

    然而,所有人不知道,此时的新郎,眼神正望眼欲穿,睨着另外一个人。

    他的眼神极淡,淡到没有,可是却浓烈异常。

    “要不然,我们就走吧?”

    霍寒询问墨霆谦。

    “走什么,来都来了,给人家一个面子,举行完之后再离开,嗯?”

    温声询问,都是道理。

    “好吧。”她若无其事,眼神,不去看台上的人。

    明明眼神很刺眼,快要刺的她张不开。

    彼时的瞬间,便就看见殷芷落一直朝着台上的人走来。

    她的父亲,挽着她的手臂,言笑晏晏。

    霍寒是羡慕的,没有不羡慕。

    可是一想到自己的父亲,呵,究其一切,那又是谁造成的?

    是顾南尘啊,她究竟在想什么……

    新娘上了礼仪台,在万众瞩目的视线下,走到神父面前。

    从轻质的薄纱下,霍寒都能看见殷芷落那张满足得意的脸。

    “霍寒,这个女人是你的朋友?”

    墨霆谦好奇的问,视线撇看过去,就看见了她侧脸微微因风吹动,凌乱的发丝。

    他伸手,为她整理好,柔软的头发,一股淡淡的幽香,萦绕在他的指腹。

    “是,曾经的好朋友。”霍寒道。

    “难怪,原来是曾经。”

    “废话。”

    手肘恶恶的反顶了一下他的腹部,女人轻嗤。

    墨霆谦是可以避免的,但是猝不及防,还是挨了这么一下。

    “这里是肾,故意的?”压低声音在她耳边,带着磁性。

    “墨霆谦,你一天不想那些,你难受?”

    “我说什么了?这里难道不是肾?你知不知道男人的肾可是很重要的,尤其是我的。”

    “墨霆谦,我怎么没发现你这么自恋?那么差的技术,别到这儿乱吹了!”

    霍寒刚说完,墨霆谦即刻捂住她的嘴巴,可能是两个人的动作有些大动作,导致于周围的人,眼神瞬间齐刷刷飞来。

    而台上的人,这时候也看了过来。

    意识到自己被吸引的注意力,霍寒低下头,默默躲进墨霆谦的怀里。

    手指,狠狠掐着男人的心头肉,小声,“都怪你,要不是你故意激我,也不会这样了。”

    “女人,说我技术差,你确定?”

    墨霆谦肆无忌惮,越发的让霍寒更加不敢抬头,极力拽住他的衣摆,“求你了,求你了行不行?”

    男人左右挑眉,意思不言而喻。

    顾南尘与殷芷落的眼神都定定的看着这幕,这一幕里,两个人,都不禁视线一沉。

    各自不同。

    一个愁绪,一个薄怒。

    原来很简单,前者看着心底不舒服,后者,不是舒服,是极度的不舒服。

    “南尘,别看了,神父在问你话。”

    殷芷落提醒,眼神努力的眨了眨。

    顾南尘这才回转视线,撇向殷芷落,仿佛,刚刚那一眼,只是过去。

    “殷芷落,你愿意爱他一生一世,不论贫穷,富贵,灾难,病痛……”

    所有的话说完,已经是过去了两三分钟。

    殷芷落用力的大声道:“我愿意!”

    她的心,扑通扑通的跳,这是她一直努力得来的。

    坚持了这么久,终于如愿以偿。

    台下,一片掌声。

    相同的话,再一次移动到了顾南尘的身上。

    “顾南尘,你愿意护她一生一世,不论贫穷,富贵,灾难,病痛……”

    当神父说完最后一句话时,顾南尘,刀斧雕琢的五官,冷然俊挺原地。

    “抱歉,我接个电话。”

    从墨霆谦怀里钻了出来,霍寒为了不打扰大家的兴致,离开了坐席这片区域。

    “去哪儿?”

    倒是墨霆谦询问。

    “我很快就回来。”

    霍寒见署名是李茵的母亲,不太想让他知道自己与李家一直有往来,这样,他肯定又要东问西问。

    现在看情况,李家对她有所改观了,这是好事。

    “喂,伯母,您怎么会打电话给我?”

    霍寒的语气惊喜意外,在远离礼仪台的另外一边。

    台上的人,一直没说愿意不愿意,迟迟看着她。

    “……您说什么?李茵失踪了?”霍寒面色陡然沉下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