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隐婚甜蜜蜜:墨少,宠我! 第338章缅怀死掉的过去

时间:2018-07-10作者:宋衣衣

    “你们俩够了吗?”

    霍寒一声冷言冷语,朝着两个人左右看了一眼,被看的人,在瞥见她手腕上的红痕时,其实就接近松开的力度。

    她蓦地向后一缩,轻而易举躲开了他们的束缚。

    后者选择观望。

    手上,跟绑了两条红丝带,霍寒的皮肤本就均匀白皙,牛奶色肌肤,一颗小小的痣,就很明显,更何况是攥红了手腕。

    酸裂的感觉,一点一点在手臂上扩充开来,

    视线瞅了左右一眼,都不说话。

    “别在这儿故意跟人过不去,有什么事情,我们离开这儿再说,好不好?”

    怪不得霍寒说这句,她早看见顾母看她的眼神,充满了讨厌,神圣的权威受到她侵犯,而不悦的神情

    “这些人我会来处理,她们怎么说你,我都会让她们付出代价,给你一个满意的答复。”

    厉千寻严词厉句说。

    “不必,这是我们的家事,霍寒是我的妻子,我会自行处理。”

    墨霆谦还是将霍寒揽了过来,手,执在她肩膀,捏住她纤细的手腕,削薄的唇,因为看见一道道细痕,紧抿。

    眉宇蹙了半厘米。

    “去拿些药来。”

    不多时,就已经有人送来了。

    当然,那个送药的,也不是别人,顾南尘拿来了药。

    “擦擦。”

    墨霆谦强行从顾南尘手里抢了药来,帮霍寒蘸着药膏。

    绕是顾南尘,目睹了刚刚,见着霍寒被他们俩这样为难,声线讽刺:“你们能不能不要一有事就拿她为难?她是个女人,很容易受伤!”

    “是我考虑欠缺,但是,这不关你的事。”

    墨霆谦有理有据,眼神十分不爽顾南尘的这样考虑细致。

    于他而言,他的东西,只能他来说。

    “对不起,你快去准备婚礼吧,别因为我们,耽误了。”

    霍寒察觉到某个方向传来异常强烈的视线,她知道是顾母。

    她的语气,也客气到顾南尘觉得陌生。

    “给我点事情,我想弄清一些事情,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顾南尘拿出刚刚自己捡到的戒指,露出,勾在霍寒眼前。

    准确来说,那是两枚戒指,他身上的,也拿出来了。

    霍寒停止解释,她没有什么好解释的。

    墨霆谦,才是那个该解释解释的人。

    这种事情,墨霆谦的确也出面了。

    “没有什么好解释,她干干净净,没有被包养,没有自甘堕落,从前,现在,一直都是属于我。”

    大掌搂紧她的腰,不盈一握,生的那么纤瘦。

    顾南尘算是明白了。

    满目荒唐。

    ………

    婚礼仪式开始。

    霍寒被安排在了第一排的座位,甚至是中间最显眼的位置。

    她愣神的表情,接近呆滞。

    “还没醒过来?”

    光明正大,墨霆谦揽着霍寒的身子,揉了揉她柔软的头,两个人紧紧依偎。

    “你告诉我,一年前那个混蛋,真的就是你?”

    &nb

    sp;  霍寒是本能的倾斜在他肩膀,腮帮又些气鼓,视线怔忡

    。

    是,她现在整个人都还沉浸在墨霆谦告诉她,一年前,那天晚上,那个混蛋就是他!

    “缘分如此,妙不可言。”男人低头,额头在她面前挤挤,笑了。

    一种发自肺腑的乐笑。

    “你混蛋,你为什么不早说?”

    霍寒双眼瞪起,怒视她,恨不得一巴掌扇在他脸上。

    他知不知道,因为他,她受了多少委屈。

    就是一年前那个男人,让她名誉尽毁,在朋友面前抬不起头来,什么事情,都失败收尾。

    全部都是因为他!

    “别闹,我也是不久前才调查出来的,怪我,怪我。”

    捏住她乱锤他胸口的手,他也无奈。

    老天爷要执意弄人,又如何逃的过去。

    霍寒很生气。

    “那你是怎么把对我的亏欠给了另外一个女人?姜婉烟是不是我,难道你不知道?”

    提及姜婉烟,墨霆谦的眼神微微一滞,取之而来的,是飞快的一抹寡淡,吻了下她的额头,俯首在耳旁低语:“现在,日后我都好好弥补你,如何?”

    “呵,我才不稀罕。”

    霍寒扭开身子,脱离他的靠近,胸口还积压着一团火。

    “那你说,你想怎么做,我能做到的,都满足你。”

    墨霆谦是说真话,不骗人的。

    看着他的双眼,漆黑的眸子亮亮的,修长都睫毛,比女人还要精致三分,霍寒不知道该说什么,反而,心里越是有种恨死他的感觉。

    这时,礼台上新郎出现了,引起了一阵不小轰动。

    顾南尘换下了那身燕尾服,是一款重新的白色西装,他一出现,视线,就看定格在了霍寒身上。

    女人下意思收回了握着墨霆谦的手,但是,身边的男人也不是吃素的,握住她,亲吻她的双唇,是一个蜻蜓点水般的吻,短小,但是暧昧。

    “霍寒,看清楚,我是你的男人,自始至终,从始至终,一直都是我。”

    墨霆谦努力唤醒她的意识,或许是青春年少的爱恋真的是很刻骨铭心,但是一切,终究也要付之东流,霍寒见着那个白衣衬衫的男人,已经是别人的新郎,她告诉自己,该放下了。

    “我知道,我知道,我知道了。”

    她重复了三遍,对墨霆谦说,哽咽声不止,最后实在是受不了,双手抱住他。

    墨霆谦眸光清淡,不痛不痒,所有话对于他来说,没有多余表情。

    只轻抚她的后背,动作僵硬之中,一句话都没有。

    要说霍寒是在伤心吗?

    不得而知。

    也可能是缅怀死掉的青春。

    顾南尘却是心如刀割。

    曾一心喜欢的女孩,终究成了别人身旁的眷侣。

    因为不是她,所以现在他的身旁,是谁都无所谓。

    可是,现在他后悔了,他真的就要这样将就一辈子?

    看着她在那个男人怀里哭泣,他知道,她绝对还有感情,或许不多,或许也不少,只是跨不过那道坎,阻隔在二人之间的前面,高到两个人见不到彼此,心隔着难以逾越的长河,如何面对面交流?即便穿上华丽奢侈的西装,挽手她人成为别人的新郎,她依旧是他最初的的梦想。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