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隐婚甜蜜蜜:墨少,宠我! 第326章是不是错怪人家了

时间:2018-07-10作者:宋衣衣

    翌日。

    霍寒醒来时,就看见了床上摆着两盒四四方方的用奢侈的礼盒所包裹的礼服。

    一盒深蓝色,西装衬裤。

    一盒深蓝色,长裙潋滟。

    “情侣的?”霍寒看着这两件礼服,颜色上,几乎一致。

    设计的款式,也巧妙的接连在一起。

    “如何?”

    墨霆谦问她的意见,伸手,拎起了她要穿的礼服,在她身前打量。

    尺寸,都是按照她专门定制。

    霍寒推开了他的礼服,脸上,浮现一丝犹豫,抿了抿唇,接着,她从某个地方,拿出了一套新的礼服来。

    “我,想穿这套。”她的声音很低,低到,连她自己都快听不见。

    “你说什么?”

    墨霆谦看见她从别处拎起一件礼服来,笑了笑。

    手指紧紧捏着手中的礼服,褶皱的已不成一条顺滑整齐的晚礼裙子。

    这细小动作,霍寒看见了。

    “我想穿这件,行不行?”

    再次强调了遍,可是声音,透着莫名的虚。

    墨霆谦不知为何,看了她数秒。

    某种意义上来说,他并不会强迫她,穿哪一件都无所谓,只要她喜欢,这是最重要的。

    “我特意为你定制的。”他淡淡开口,不容置喙的语气叫人心里捏了把汗。

    是温声的道,可那般强硬的态度……

    霍寒望着手里的星空裙发愣了。

    两条裙子,于外观上而言,各有各的美,一条薄纱,鱼尾款,下面是渐变色的粉质设计;一条水晶钻石镶嵌于外表,肩带设计小巧玲珑,彰显出来的美,纯粹大方。

    两者之间,设计师估计是同一个吧,否则,怎么会弄出这么巧合的外形结构。

    连颜色,都差不多。

    “这件裙子,是我和小柔亲自去挑选的,不穿的话,岂不是浪费了她一片好心。”

    她擅自用唐小柔做挡箭牌。

    墨霆谦看了一眼那裙子,随后;“随你。”

    ………

    六月六号,不仅仅是顾南尘结婚的日子,也是全国各地,高考的日子。

    “别紧张,好好考就是,听见了没?”

    早上,母亲给她煎了一根油条,两个蛋。

    寓意是满分。

    她全吃了,嘴里,还咀嚼最后那一下,两个腮帮子鼓起,“嗯,我知道了。”

    她点头,努力认真的道。

    快要离开时,母亲叫住了她,“茵茵,妈妈想跟你说件事。”

    “妈,您说。”

    李茵微笑,给了她所有的耐心。

    距离考试,还有不到三小时。

    “妈妈,对不起你。”李母面色踌躇,最后还是说了出来。

    闻言,李茵一个愕然,“妈,妈您这是……”

    “你听妈妈说完,”她紧紧握着她的手,脸色哀叹,“我听霍寒说了,我知道,您对妈妈有意见,一直以来,我都薄待了你,但你听妈妈把话说完。”李母说到这儿,眼泪,在眼眶中盘旋,“我是对你一直苛刻了些,自小到大,什么气都撒在你身上,茵茵,你知不知道,你本来是有个弟弟的,但是,我还不是为了你,狠心的把你弟弟打掉了,那会儿穷,家里没钱,你爸爸老实,可老实有什么用?养不活我,更养不活你,我一直都想要个儿子,我知道,你说妈妈重男轻女,可是你知不知道,当年你奶奶,就是因为我没生下个弟弟,我受了多少的苦,你爸爸不会帮我说上一句,只是劝,劝有什么用?我一气之下,想让他们老李家断子绝孙,打掉了你弟弟,有你这个女儿,我怕什么,你奶奶知道后却是恨不得打死我,的确也是打了我,那段时间,真是生不如死,后来她走了,我想了想,是我错了,孩子怎么能打掉,是个男孩女孩,都是我的孩子,我怨你头胎是个女孩,要你是个男孩,我也不会吃那么多苦,你弟弟,或许也就没事,这么些年,我一直都恨

    这些,前些日子发生那件事,妈才意识到,你是我在这世上最后的人了,你爸走了,我对你管教的不够好,让你没感受到我的爱,是妈妈对不起你。”

    一番话,说的李母心口酸酸涩涩。

    更是说的李茵,也眼眶红了。

    “妈……”

    “我也想生啊,可到了这个年纪了,拿什么生,孩子没了就是没了,一个你,我现在知足了,咱们娘俩,就好好过,以后,妈妈多陪你聊天,你有什么事,也要跟妈妈讲,知不知道。”

    李茵红了一片眼眶,不停的点头,在泪水中洗涤自己的良心。

    “妈,这些,都是霍寒让您说的?”李母长长的叹气了声,“那天,发生了那样一件事,我气晕过去了,是她一直陪着我,跟我保证,你一定会没事,我骂她赶她,人家还是好言好语。茵茵,她是把你爸爸连累了,可是她一直在帮咱们,我都

    在想,是不是错怪人家了。”

    “妈,您也是这么觉得?”

    李茵反问一句,其实她也发现了,霍寒这个女人,真的是一直在帮她们家,对她,也是一种好言管教。

    是她当初被蒙了心,一心只想着不切实际,到最后,还让人家收拾烂摊子。

    李母揉了揉她的头,“好了,要是感谢,我会告诉她,妈跟你说这么多,不想让你在考试的时候,心里一直放心不下,现在好些了吧?”

    “嗯,好多了,谢谢你,妈妈。”

    李茵抱着自己的母亲,使劲的在怀里撒娇。

    “好好考试,茵茵加油。”

    出了门,李茵在内心暗暗发誓,一定要好好的分析题目,每一题,认真做,认真检查。

    前段时间,林阳一直在帮她复习,教给她很多知识点,虽然不会再像从前那么有把握,但是,她相信自己,一样能够做好。

    离家门口的一个拐角处,一辆车的身影,将李茵的视线吸附。

    她认识这辆车。

    甚至是里面的副驾驶座,一直都是她的专属领域。

    眼前的男人,嘴里叼着跟烟,吞云吐雾,薄薄的烟雾,在他整张脸上弥漫,指使英俊的轮廓,犀利刻骨的边沿,朦朦胧胧。

    他瘦了好多。李茵的第一反应。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