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隐婚甜蜜蜜:墨少,宠我! 第310章翟天麟的责怪

时间:2018-07-10作者:宋衣衣

    “你是在找死?”

    姜婉烟在说出这句话后,瞬间扬起一个巴掌……

    一阵风如同一抹凌厉的暴风雨登时从霍寒的面梢疾驰而过。

    那股肃杀,霍寒察觉到,眸子一凝。

    紧紧的握住了快要下落的手腕,“你怕才是找死的那个!”

    如果再迟疑一秒,那个巴掌不难保证不会打上去,霍寒反应的及时。

    她紧握住后,重重的将其推开!

    情况在瞬间一个之下反转。

    姜婉烟未料到在她眼中一度觉得好欺负的人,今天竟然会这样反驳她,步子都不小心踉跄了好几步。

    略显狼狈的向后乱退。

    羞赫,懊恼,在那张未得逞的脸上,愈加的明显。

    “我会对你客气?”霍寒起先开腔,对于眼前之人,说出的话有股玩味,玩味之中,是她所占据主动权而不言明的含蓄。

    她的手里,有一张关于姜婉烟的生死牌,是厉千寻告诉她的……

    姜婉烟,则眸底恼怒,刚刚如不是自己站稳了,恐怕就要摔倒,在霍寒的面前她摔倒?

    绝对不行!

    迅速整理好自己的仪容,指着霍寒鼻子,“几日不见你就叫人刮目相看?感情霆谦在的时候,你那副柔弱的样子都是装的?”

    面对姜婉烟的恶言相向,霍寒早已习惯。

    “我知道你恨我,因为我抢走了墨太太之位,我只能说算我倒霉,偏偏这个人就是我。但姜婉烟,你扪心自问,即便我不是墨太太,依你现在的样子,能进的了墨家的门?”

    说句难听点,一个和外面不知道多少个男人上过床的女人,墨家会要吗?

    姜婉烟不知霍寒早已经清楚了她的底细,摆出姿态,高岭之花,强做清纯之态。

    “我怎么进不了墨家,凭我的职业,大学老师,我已经算是高人一等,这份职业别人一想到的就是我的知书达理,这对于一个女人来说,是最好的装饰品。”

    霍寒直扶额。

    看来她是真的没发现自己所做的事已经暴露,还自以为天衣无缝。

    她就是和顾南尘之间有过几下纠缠,墨老爷子都博怒不已。

    霍寒只是觉得自己倒了八辈子的霉,这个姜婉烟把什么责任都怪到她身上。

    挤破脑袋都要进墨家,可是想过没有,她自己的所言所行,进墨家,墨老爷子那双火眼金睛,她做了什么,人家会不知道?

    “我不是来和你吵架的,也不是和你争执怎么进墨家的门,别把话题扯远。”霍寒目光冰寒的看了她眼,她明明最主要的是要问她认不认识李茵。

    “我也不屑和你吵架,这是你逼我的!”

    “我怎么逼你了?”

    霍寒听见,心里忽然觉得和这女人真的沟通有问题。

    她才不过是问问她和李茵之间,怎么就这么……

    还是说,只要说话,都要绕不开墨太太这个头衔?

    “故意向我显摆你现在是墨太太,你觉得你的权利很大?”

    姜婉烟咽不下嘴里的这口气,刚刚被霍寒驳回,自己像是受到面子折损,还在气愤。

    “姜小姐,你的脑回路真的很清奇,

    我只是想问问你李茵你是否认识,何必总是把个人情绪带到她人身上?”

    姜婉烟眸色听的严峻,就想反驳什么,至少从表情上看,是不喜霍寒对自己说的这番话。

    但是,一阵急促的铃声,停滞了她的决意。

    她的手机响了。

    姜婉烟听见后,立刻接听,也是凑巧,霍寒不经意间就瞥见了上面的来电显示:翟天麟。

    是他?霍寒疑虑,就见姜婉烟的声音压的很低,通话起来,

    也很谨慎。

    看着姜婉烟转身还对自己刻意保持距离,霍寒思虑,应该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

    距离太远,以至于她想听听,却还是听不清姜婉烟说了什么。

    几秒后,就看见姜婉烟的脸色瞬间改变,好像是被电话里的那个人惹的生气了,声音逐然加大:“你这是在怪我?我怎么知道她会被吓哭?我只是让她不要再缠着你!”

    霍寒不清楚他们之间发生了什么,不过看样子,好像很……不妙。

    的确,在十几秒过后,姜婉烟自接到电话后,脸色就再也没好过。

    最后,僵白着脸,直接拿着电话就离开了,一个眼神都没再给她。

    她还想说什么,就听见转身离去的姜婉烟一声大声谩骂:“你这是心疼她嘛?她年纪小?年纪小就可以勾引你?要不要脸了?”

    霍寒迷惑,但是旋即,就意识到,姜婉烟嘴里骂的小贱人,或许……就是李茵?

    心,忽然有些紧张。

    看这样子,姜婉烟是在对李茵发火?

    来电显示是翟天麟,莫非,因为李茵,姜婉烟和翟天麟,发生了不愉快?

    一团浓重的阴霾聚集在霍寒的心尖,她看着姜婉烟离去的决然的背影,心,捏了把汗。

    ………

    与此同时,刚刚打电话给姜婉烟的男人,此时正千般万般的轻哄着身边的女孩。

    一副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的样子。

    只剩下下跪挽留。

    “茵茵,你听我的解释行不行?我刚刚已经责怪她了,我和她立马就断,我不再拖拖拉拉,你别生气,别说分手,我真会心痛死的,嗯?”

    翟天麟在得到李茵的分手消息后,毫不犹豫就追了来,把人绑到自己身边。

    女孩双手被他的领带绑住,心里憋屈难受的紧,眼泪,哗啦啦的掉。

    “我不是说了不是她嘛?为什么你要打电话给她?是我不对,我意识到错了,就不该插进你们的生活。”

    李茵现在快紧张疯了,她并没有说是姜婉烟逼自己和他分手,可是翟天麟还没问她,竟然就自己猜到了。

    还主动逼问姜婉烟!

    现在,也不知道姜婉烟听见刚刚翟天麟的责怪,心里怎么想的。

    她只担心自己的那件不耻的事被姜婉烟当众揭发,要真是如此,她还不如去死!

    “说实话,是不是她威胁的你,宝宝,听话,你说出来,有我在,她不敢拿你怎么样,嗯?”

    他双手捧着她的脸,细细而又怜惜的吻了吻少女粉嫩的脸颊,动作温柔爱惜。

    温柔的声线,一点一点蛊惑她的心。每当翟天麟这幅样子,李茵就知道,自己再顽强都抗拒不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