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隐婚甜蜜蜜:墨少,宠我! 第309章别美其名曰来恶心我

时间:2018-07-10作者:宋衣衣

    那天之后,霍寒每次去看望自己父亲时,都会打起十二分精神。

    至于她在想,这件事,如何减少危害更多的人,暂且被搁置。

    ………

    这日,正在办公室,认真埋首工作,电梯门突然响了。

    离墨霆谦去英国已经过去了四天。

    还有三天他才会回来。

    霍寒想了想,抬起头狐疑外面会是谁。

    “又见面了啊。”

    姜婉烟出现。

    霍寒看着她穿的人模人样,浑身上下,都是给人清纯女神的风范,内心,却越是鄙夷。

    这样一个女人,明明有副好皮囊,何必那样践踏自己,一想到姜婉烟和那么多男人都有过……

    霍寒忍住呕吐的想法,同样的予以回应:“你好啊,又见面了。”

    客气,疏离,也有她自己懂的玩味。

    有徐悠在,姜婉烟对霍寒客气了些,冲霍寒笑了笑,“今天来,找霆谦有点事,他在吗?”

    格外温和的询问语气,可是细细一看,却能看见趾高气昂的神态。

    霍寒看见了她眼底的那么故意,无法是想让她生气!

    不过与此同时,当姜婉烟的话说出时,她内心赫然一滞,难道不知道墨霆谦早不在公司吗?

    “姜小姐,不好意思,您可能要回去了,总裁出差了。”

    徐悠解释道。

    徐悠不喜欢姜婉烟,坦白说,他觉得这个女人在他家总裁身上榨了太多的油水了!

    一有事,就来找他们家总裁,从前还好,两个人都是单身,可现在,明知道总裁有了夫人,还要倒贴上来,心思不纯。

    一回头,姜婉烟用不可思议的看着徐悠,俨然不相信,“你说什么?他出差去了?”

    “是的。”

    忽然,姜婉烟又想到了什么,或许她也知道,每年的这个时候,墨霆谦都会去英国。

    很快,脸上露出自然的神态,“也是,我竟忘记了,这段时间,他照常都要去英国的。”

    掩嘴一笑,姜婉烟故意的眼神看了霍寒一眼,“好吧,今天他不在,那我也说不上了,等他回来,霍寒,通知我可好?”

    指名道姓,这是最具直接的挑衅。

    空间中,衍生一段幽幽的蓄势待发的战火。

    “好的,姜小姐,我到时候会通知您,夫人还有事情忙,再说总裁走时千叮咛万嘱咐,让别人不要打扰到她,过几天,他就会回来。”

    徐悠出言打破僵局,站在霍寒这端。

    彼时,姜婉烟一个凉笑:“你还真是够有心了,霆谦的得力助手啊。”

    徐悠表情不变,嘴角,抿了抿,悄悄看了一眼霍寒。

    可不是,他不顺着夫人,难道还顺着她一个外人?

    当然理智告诉他这些想想就好,毕竟总裁那儿,对于姜婉烟,他冒不起这个风险。

    “行了,那我走了,既然他不在,我也没什么好留下的。”

    离开时,姜婉烟扔下这句话,正打算准备离去,霍寒出声,“等等……”

    墨氏最高一层的落地玻璃窗户前。

    “找我有什么事?”

    姜婉烟没有料到霍寒会告诉叫住自己,两个人,在这个没人的地方,对立而站。

    在身高上,其实两个人没有多大的悬殊,但是,霍寒的体型较之瘦弱,气场上,没有姜婉烟的那般恃强凌弱。

    所以,总显得要矮一点。

    何况,她最近也是穿平底鞋,姜婉烟的极细的那种高跟鞋,这样一看,更是差距极大。

    “你认不认识一个叫李茵的女孩?”

    “李茵?”姜婉烟的眼底,生出些许兴味。

    霍寒从她的眼底已经猜到了。

    “那看来你们就是认识的。”霍寒一言一句的说。

    “当然,我救过那丫头一条命,给她输血过,你觉得我会不认识她?”

    姜婉烟的嘴角露出一抹怡然自得的笑。

    这的确是事实,也是两个人相识的根本。

    说出这句话,霍寒是有些意外的,她的潜意识里,以为是通过翟天麟。

    完全没想到,两个人之间的渊源,是这个原因。

    霍寒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

    她不能说的太露骨了,这样,姜婉烟一旦怀疑,就会追究她是如何知道。

    她现在,只是担心李茵误入歧途,因为姜婉烟,不是她那个小丫头可以应付的。

    “不说话了?”姜婉烟看着霍寒,一声嘲讽的讥诮。

    “姜小姐,我只是好奇,你怎么会给她输血?还有,你们之间,怎么会联系在一起?”

    眯起眸子,姜婉烟记起来,李茵和霍寒之间,好像存在一些联系。

    李茵的父亲,因为霍寒而死!

    “那你呢?我们之间,应该好过你吧?”

    姜婉烟不吝啬道。

    “不要拉扯其他的,姜婉烟,你什么为人我会不清楚?从你耍尽那些阴谋诡计来看,你这个人表里不一,手段,谁又比的过?”

    彼时的瞬间,就看见了姜婉烟面露凶恶,这是被人揭穿时,所爆发的一种极为生气的不悦。

    “那也是我的事,轮不到你指指点点,我做的一切,只不过是巩固我自己,一个人想要什么,就去努力什么,难道不对?”

    “方法错了,不是正确的,手段卑劣,别美其名曰来恶心我。”霍寒只为她感到不耻。

    “霍小姐手段就对了?当初你威胁霆谦,你怎么不说说这话来打脸?如今想洗白自己了?我告诉你,这个脏点在这儿就会一直在,别一副德高望重的样子!”

    霍寒冷凝向她,事情的始末,她自己清楚就好,所以姜婉烟说这些话时,她不会反驳。

    身正不怕影子斜,再者,她并没有做出伤天害理的事,与她的性质,完全不一样。

    “我那不是脏点,姜小姐,我嫁给墨霆谦,这是我们之间的选择,更何况他最后也答应。换句话,我敢肯定,这个人如果不是我,也会是其他人,但是,我相信,永远不会是你。”

    那天,老爷子的语气,明了暗里的对姜婉烟的一种蔑视,摆明了,就是半只脚踏进棺材里,还有一口气,都不会让她进墨家。

    姜婉烟指责她?她有何种资格来指责?霍寒的话,龟裂了姜婉烟残存的一丝优雅,长指一梳,原先清雅的脸,嘴角紧咬,缓缓狰狞……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