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隐婚甜蜜蜜:墨少,宠我! 第298章自己就是一个棋子

时间:2018-07-10作者:宋衣衣

    几乎是瞬间,霍寒便就感觉到了这个男人今日的“非同寻常”。

    换做以往,他何时会这样?

    眼神诡异的在墨霆谦的脸上来回有游走。

    “你今天没吃错药吧?”霍寒终于忍不住开口道。

    须臾,听闻这话的男人眸子直接滞凝,削薄的唇,染着一点一点的焦躁。

    “依你的意思,我每天都要吃药?”他反问。

    霍寒爬下了床,她现在这个姿势的确不怎么雅观。

    并且,她发现刚刚撅起个屁股的样子,真的很滑稽。

    整理了一下身子,说道:“我只是打个比方,还有,你今天真的很奇怪哎。”

    一回来就急着进卫生间,还故意不换鞋,让她去拿鞋,不就是故意的?

    换做平时,帮她拿鞋还差不多吧!

    墨霆谦沉静的看着霍寒,眼神里,头一次,有霍寒从未看清过的平静。

    她不知道为何今晚他的情绪会这么宁静,却又噙着一层隐隐呼之欲出的暴风雨,错综复杂。

    就像刚刚要她拿鞋,脸上是臭着,可是现在,又好言好语跟他说了这么多。

    这么奇怪,叫人摸不着头脑。

    墨霆谦看着霍寒,如凉月色之下那双眼神的确是格外的平静,这种平静建立的存在背景,能猜出来,却是一种极度不开心。

    “我要你帮我收拾衣服,我告诉你,明天出差,出国,一个星期。”

    他说出原委,嗓音,随之一点点尖锐拧巴。

    霍寒明白了,然后呢?

    “哦,原来是这样。”点了点头,示意自己明白了他的事出有因。

    可是……

    墨霆谦的眼神十分清冷,甚至可以称的上是快要爆发一种恼火的愤怒。

    眼底下总是藏着很多事,但是在霍寒眼中,真不知道他是故意,还是原本就是这种生气的样子。

    “这就是你的态度?”

    霍寒呆了呆,她什么态度啊?

    他说了原因,她明白了不追究啊。

    “你命令我的事情,情有可原,我知道了。”

    “你知道我明天要把去的地方,是什么地方?”

    “出国,总归是什么地方?”

    霍寒不以为然道。

    她拢紧了身上的浴袍,换了一个方向,想躲进被窝里去。

    可是,男人却将她拎出来,“英国,是英国。”刻意的重复,不知道,是提醒自己还是提醒别人。

    霍寒全身一滞,所有的呼吸,都存在了一种难以顺畅的境界,身上的血液,还有股逆流而上的态势。

    英国……

    英国……

    英国……

    脑子里,自动只浮现了英国这两个字。

    “关……关我什么事?”好久,她从中吐出这么一句话。

    心脏,却已经刹那,陷入了一片即将淹没自己 的泥潭。

    该是有多念念不忘

    ,一直都会记得英国这两个字……

    “很好,看来,你还真是什么都不记得,你脑子里,有的只有你自己在乎的。”

    他说了这么一句话,之后,便再无话。

    可是,又有谁记得她浑身冰凉的那一晚。

    这一晚,,墨霆谦说出那句话后,什么东西都没要,甚至,直接出了房间,在书房里待了一整夜。

    以至于第二天一早醒来时,都只有老爷子一个人坐在桌子上,翻阅报纸。

    昨晚,她是怎么过来的?

    提起英国,这是一个很不愉快的经历,她努力的想忘记,但回忆,真的很残忍,不经过自己的同意,自行涌入大脑,使人挣扎,焦灼。

    “昨晚怎么了?我怎么看见一早霆谦从书房出来的?”老爷子的生硬直接告诉了霍寒,并且,眼神似有故意的朝她张望几眼。

    清早起床,霍寒的意识尚在清醒,眼底还略微有丝朦胧,渐渐的,回过神来,“不知道,昨晚他说去英国有事,就出了房间,再也没回来过。”

    老爷子心思诧异了下,拿住早餐的手顿了顿,随后,看着她,似乎有话说:“英国?”

    “是,英国。”她麻木的眼神,重申。

    老爷子想起什么,想了想,说道:“不应该啊,自从那次之后,他说过,不会再去英国的,怎么突然之间就改变心意了呢!”

    霍寒有些不解的看着老爷子。

    一早的早餐是白粥加西式的面包,供她各种选择,拿起一块面包时,老爷子出声,“霍寒,想必你应该是知道霆谦一年前在英国与那个姓姜的女人之间发生的事情吧。”

    霍寒嘴角微僵,一秒后,恢复自然,点头:“恩,我知道。”

    “恩,那个女人,这辈子,只要有我一口气在,我都不会让她进墨家的门。”

    这是第一次,霍寒从老爷子的嘴里,听到他主动提起姜婉烟。

    真是稀奇了。

    不知为何,她充满了兴趣。老爷子看了霍寒一眼,继续说下去:“手段用尽的女人,我是不会让她玷污了我墨家的名声,我从未答应过她和霆谦在一起,这人心机深重,几次就差点让她成了我墨家的人,这样我何德何能去见墨家的列

    祖列宗,别说她就是计算了霆谦,想以此威逼霆谦交给她墨少奶奶身份,就是霆谦愿意,我也不会让她靠近墨家一步。”

    这些话,说的霍寒云里雾里,甚至是有种不相信的感觉。

    但是不可否认一点,的确,她从未在老爷子的面前看见墨霆谦提起有姜婉烟的种种,就是墨霆谦,也从未在墨家,以及老爷子的面前,提起过姜婉烟。

    “我知道,因为这件事,墨霆谦一直觉得有愧于她,甚至,准备与您反目成仇,就是对为了姜婉烟能有个好责任。”

    老爷子眸光深邃,看着她,“这个时候,刚好你出现……”

    霍寒明白,自己就是一枚棋子。

    “是,阴差阳错,就成了现在这幅局面。”她自嘲的笑了笑。然而,老爷子却是摇摇头,脸上,写着一丝丝疑虑,回忆的样子说:“其实,我还是有所好奇,我是极力反对他们两个,可是以我对霆谦的了解,从小到大,我就锻炼他的决定能力,所以,他做任何事情,都不会犹豫,在自己眼底,认定了就会一路死磕到底,更不是个会听话的人,我行我素雷厉风行早就习惯了,谁也改变不了他的想法。”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