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隐婚甜蜜蜜:墨少,宠我! 第294章得不到就摧毁

时间:2018-07-10作者:宋衣衣

    “慢着!”

    “等等!”

    “等一下。”

    转身那一瞬间,霍寒未曾料到,这么整齐一致挽留她的话,三个人竟然同一时间说出口。

    殷芷落,唐小柔,还有顾南尘,都让她不要走?

    惊疑片刻,她微微皱眉,状似不解。

    唐小柔也奇怪的看了一眼殷芷落与顾南尘,眼神里貌似在问:你们想干嘛?

    她举起手,解释说,“你走了我当然也得走,等我换下衣服,一起离开。”

    霍寒自然答应。

    至于另外两个挽留她的理由……

    “那个,六月初六是我和南尘的结婚日子,怕你不知道,再提醒你一句。”殷芷落欲言又止,到最后,却是说出这样一句话。

    眼神,霍寒瞧见,她心知不是这般简单,殷芷落的眼神有意的在那条裙子上停留了一二秒。

    精致的碎钻星空裙,别致优雅。

    是让她穿还是不穿?

    霍寒到底不知道她究竟想表达什么。

    至于顾南尘……

    眼睑落下一片阴翳,平日澄澈若明的眸子,这一刻漆黑浊浓,迷而淳的声音,清磁低撩,“无须在意别人怎么说,你做了什么心里知道就好,清者自清,就当像从前那样。”

    提及刚刚的话,他这是在为她辩护殷芷落故意说出前女友言论的话题?

    霍寒是这么想的。

    转瞬,她就看见殷芷落挽住顾南尘的手臂,“南尘,妈说了,你今天得好好陪我选几件礼服,既然霍寒说要离开,那我们就不要打扰人家的事,去选礼服吧?”

    顾南尘没有说话。

    霍寒的心倒是被什么敲了敲,大概因为听见了殷芷落嘴里的那声“妈”。

    谁的妈?

    顾南尘的妈吗?

    叫的好亲密,看样子,婆媳关系相处的很好。

    也是,殷芷落这样一个精明算计的人,事事定然做到最完美,没讨到顾家人的满意,这门婚事,恐怕也不会这么顺利。

    冥冥中,自有天意啊。

    “霍寒,我们走吧。”唐小柔随后出来了。

    “嗯,好。”

    临走之时,霍寒一个微微回眸,却发现眼角的余光,分外灼热,有一双眼睛,一直在看着她。

    她明白……

    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径直往前走。

    ………

    三十分钟后。

    同一家店里,刚刚霍寒脱下的那身深蓝色星空长裙,这时出现在了另外一个女人身上。

    她走后,殷芷落就拿来了那条裙子。

    镜子面前,裙摆之下,宛如一个星际般绚烂璀璨。

    她不停的看着自己,抚摸这条裙子的边边角角,嘴角,扬起喜悦的笑。

    真美,呵,霍寒能穿的好看,她同样能。

    顾南尘立在一旁,没有看这边,一直拿着手机,时不时打电话,嘴里,全是一些工作上的事情。

    殷芷落想给顾南尘一个惊喜,于是,一小步一小步走了过去,拍

    他肩膀:“南尘的快说说,好不好看?”

    她看见了他看霍寒穿这条裙子时那种痴迷的眼神,她相信,换上这条裙子,同样可以揽获他的眼神。

    一个旋转,撩动裙摆,脸上笑的优雅愉悦,殷芷落还特意在顾南尘面前转了几圈。

    下摆渐蓝的弧度宛如一个超自然的星空呈现,这条裙子,还当真是漂亮无比。

    “谁让你穿上的?”

    一句冷漠的声音。

    顾南尘转过头,眼神,就已定格在这条裙子上,而不是穿着这条裙子的人身上。

    像是听见了一句极其可笑的话,殷芷落显然没料到顾南尘会对自己说出这样的话。

    凭什么霍寒穿就是穿,她穿就不能?

    再者,他凭什么每次都不给她好脸色看?

    满腹委屈,女人的眼眶泫然泣下,“我问你我穿的好不好看,难道你不应该夸夸你的未婚妻?下个月咱们就要结婚了,为什么总是拿着一副和我有仇的样子来对待我?”

    “别把你肮脏的眼泪染黑这条裙子。”顾南尘看着她就要落泪,说道。

    手指落在裙子的摆尾处,殷芷落一瞬间僵硬,整个人四肢无力,就像是被剥离最深沉那一抹灵魂。

    是内心深处的一道硬伤。

    “你……”她生气的看着顾南尘,男人面色不该,没有多余的表情,只有眉间一道重重的不悦,是她擅自穿上这条裙子所带来的。

    多余的其他表情,真是一丝一毫都没有。

    或许说,他已经麻木了。

    殷芷落见着他这样看自己,比不穿这条裙子时还冷漠,还以为穿上这条裙子会讨来他一时的好感,没想到,结果竟适得其反!

    她也不再怨他,自顾自点头,“好,我不穿,我不穿就是,行了吧?”

    “你就没资格穿。”

    瞬间,殷芷落整个身子都是置身于某种静止的状态,倒不是顾南尘的那句话,是她内心,忽然深深的在怀疑自己。

    究竟为何,她那里不如人?

    “霍寒在你心里就那么重要吗?我也是个女人,我们除了这张脸不一样,哪里不是同样的?”

    彼时的瞬间,顾南尘冰冷的手指挑起她的下巴,说:“你还知道这张脸不同?就是因为这张脸,我感到无比恶心,你有她一半都让我看着舒心?”

    然后,是狠狠的甩开。

    殷芷落指尖抓起裙子,下一秒,价值七位数的星空裙被覆盖在外的那层薄纱,有珍贵的碎钻所镶嵌的表面,在她的指尖,狠狠的,撕扯,碾碎。

    一塌糊涂。

    双眼裂开深缝,顾南尘怒吼,“你他妈疯了!”

    “对!我就是疯了!我不配穿是吗?她也穿不上!我让她这辈子都穿不到这条裙子!”

    自己得不到,也不愿让霍寒得到,然后就是毁灭!

    “疯子。”顾南尘一眼厌恶。

    身上的星空裙早已经被撕扯的不成样子,顾南尘焦虑的自然不是价值七位数。

    他面色凝重的走到导购面前,“那条裙子,还有没有?”

    “先生,您说的是卖的吗?卖的话是没有了,全球唯一一件,这也是这件裙子的独一无二之处。”听闻,顾南尘转身回到殷芷落面前,望着她身上破碎的裙子,眉头,皱的极致阴沉。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