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隐婚甜蜜蜜:墨少,宠我! 第292章摔跤,被他救

时间:2018-07-10作者:宋衣衣

    随后,唐小柔穿着嫩黄色的礼服也出来了。

    “霍寒,你好了没啊?”

    她低头整理腰带,根本没注意发生了什么,没有听见霍寒的回复,不免狐疑。

    抬头张望了一眼,机警的视线很快注意到霍寒不见了。

    忽然,目光凝聚在顾南尘身上,震惊又意外。

    只是三四秒,唐小柔火速明白了。

    眼珠子还是不免转了转,他怎么会来这儿……

    “霍寒呢?”张口问他。

    顾南尘亦是看见了她,眸光浅浅,初生暖意的眼底,早已经冲着一个位置睨去,指了下霍寒刚刚进的那个更衣室。

    唐小柔得知跑进去,掀起帘子,只见女人坐在地上赤着双脚,白皙的足踝踩踏冰凉的地板,脚趾憋屈的蜷缩,双手抱膝,双膝曲起,那十根圆润如玉的趾头,因为紧张,而缩成一团。

    这种姿势坐在地上,看着有些可怜。

    唐小柔探进个头来,在帘子里冒出,幽幽的语气:“这裙子这么好看,被你这样坐会弄皱的,赶紧。”

    不由分说,就把她拉起。

    “他还在外面?”

    霍寒任由她拉着。

    “你说呢?我也真是奇怪了,你到底是在怕他看见吗?穿的这么漂亮,就应该该让他好好多看看才是,让他知道瞎了眼才会选择山里的野鸡,走!”

    “别。”霍寒立刻选择制止,“小柔,以后那种话别再说了,容易引起误会,而且,刚刚他都看见了,你出去,先让我把衣服换下。”

    哪里容的下她换衣服?唐小柔听见这话差点没被气吐血,直接连人拉了出去:“换什么换,这身星空礼服就是为你专门设计的,我帮你选的,多好看!是怕别人看见说不好看吗?除非他眼瞎了才会说不好看!反正你也是要穿着去

    参加他们婚礼,现在,就当是提前预习,好了那个殷芷落,给了她压轴你的机会,知道你穿的这么漂亮,待会儿一定会穿件更好看的来压过你,她这人就是这样,嫉妒心强。”

    霍寒扶额,她哪里有想过要压过谁,“小柔,我真没你说的那样,对我而言这也只是件礼服,我可不想把它作为什么利用的工具。”

    “那你在怕什么?我还只是随便说说,你就当真?哦~你该不会是怕顾南尘发现你的美,在婚礼上甩手走人,重新回来追求你?这样,让人家新娘一个人结婚多没脸见人啊?是不是?”

    唐小柔最后这几句话,完全就是冲着外面的人说,男人听了还好,女人听了,可就……

    于殷芷落而言,今天的意外相遇,打心底里是不喜悦的。

    她只想和顾南尘好好选几件礼服,并不想遇见什么熟人,何况还是她们这样的熟人。

    从看见霍寒全身的那一瞬间,她承认,她嫉妒了!

    那件裙子,美若天仙,如果现在不是出现在霍寒的身上,她一定会立刻买下来!

    她不能保证会和霍寒穿的这么好看,但是看见霍寒穿着这件裙子出现在顾南尘的面前,她就无比的想撕碎撕烂那条裙子!

    妒火在心间熊熊燃烧。

    纵然脸上平静,但还是有一丝蹦不住,殷芷落的脸色,很阴沉。

    “

    如何,好看吗?”

    唐小柔硬是强拉硬拽霍寒,扯到顾南尘的面前,嘻嘻笑。

    对,做给殷芷落看的。

    她唐小柔就是故意的。

    “小柔,你不要再说了!我真的生气了!”

    霍寒百般想让自己脱离她的手腕,可这小妮子是吃了秤砣铁了心要把她酿在这儿,何必难为她?

    手腕渐渐有些发红,见唐小柔还是不松开自己,霍寒蓦地用力一个甩扯,可是力太大了,她脚下没穿衣服,地板有些滑,纤细的足底,就那样脱离了地心引力……

    一瞬间,脊背所有的汗都凝聚在了蝴蝶骨的位置,想尖叫,可是还有这些人的注视,她宁可闷声跌倒……

    腰部,刹然传来一双温和力俱佳的手,瞬间有种踏实的感觉,嗓音,带着一丝担忧牵挂,“怎么这么不小心。”

    睁开眼,霍寒全身僵住的看着眼前之人,清秀儒雅的脸孔,深邃俊挺的眉宇,那一抹自带的淡柔冷然气质,都是那个他。

    双眼,含情深切的凝望自己。

    忘记了挣扎,失去了重心,只剩下周遭他有力的拥抱与静止的画面。

    奇怪,呼吸让心脏牵扯的竟有些痛。

    “没事了。”

    顾南尘对她说,手绕过她的腰部,扶起了她。

    “……谢谢,我自己可以。”霍寒连声急说,后知后觉退离他的范围,她发现自己的嘴里,全都是涩涩的味道。

    夹杂一丝苦味。

    “帮她拿双鞋过来。”顾南尘吩咐导购的声音响起。

    “好的先生,立刻就来。”

    导购小姐拿来了一双白色的毛茸茸拖鞋,上面还有两个兔子头,露趾的款式,貌似还蛮可爱。

    红色的脚趾头裸露,与她雪白的肤色相衬,就是一双分外纤美的玉足,好看不已。

    顾南尘的眼神也在上面留意了一会儿,目光中,带着一种近乎强烈的炽热。

    “……谢谢。”

    霍寒又道,说真的,她现在也不知道该跟他说句什么,心脏只一直砰砰跳。

    对他,现在也只剩下谢谢二字了。

    两个人不约而同渐渐地沉默,眼神,却又总是无意间突然对视。

    这比僵硬气氛来的更加的可怕。

    “霍寒,你下次可真要小心了,南尘可不是每次都会在的,挑要挑个好时候,也别总是当着他都的面不小心摔了碰了,你叫我情何以堪?你说是不是?”

    打破了这种常规气氛,是殷芷从中突然横过来一句阴阳怪气的话。

    指向性很明确,带着浓重的色彩。

    霍寒听而心旋即紧了紧,她认栽,接下来殷芷落说什么,她都不会回嘴。

    事出在她,怪她勾引顾南尘,再解释都解释不清楚。

    殷芷落过来了,从刚刚顾南尘一系列帮助霍寒的场景,她全部纳入眼底,就差嫉妒的发狂。

    心尖那抹愤懑,随时随地,好像就要引爆。但她告诉自己,必须保持良好的颜面,大方善良的样子,这样,看起来才配做顾南尘的妻子。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