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隐婚甜蜜蜜:墨少,宠我! 第283章一个人来这儿喝闷酒受了天大的委屈

时间:2018-07-10作者:宋衣衣

    “你为什么要来?”逼近她的身影,刚刚还为她打了人的男人,此刻,狠狠的质问她为什么。

    这生气的嘴脸,真是说什么,就是什么,容不得别人对他有一丝反驳。

    墨霆谦的一只手还绵延着血迹,身下,到处都血迹斑驳。

    “你知道自己做什么了吗?”

    男人脸上风轻云淡,一个惬意的冷笑,仿佛主角不是自己,“没看见吗?我打的,怎么了?”

    他的那种蔑视的笑,一度让霍寒觉得,很恐怖。

    菲薄的唇,布满了阴冷的不寒而栗。

    刚刚在凑那个男人时,墨霆谦就像是不顾一切了!

    哪怕身家姓名赔上,也要把人弄死!

    “行了,你喝醉了,回去吧。”

    容澈看了一眼地上倒霉的人,也真是够倒霉,还敢去招惹霍寒,死了都不知道死的。

    霍寒两只手伸向墨霆谦,看着他,“好了,你醉了,跟我回家好不好?”

    “回什么家?你说说,回哪个家?”

    甩开了她的手,他一个潇洒的样子,冲着她溢出一个鄙视的眼神,满满的,都仿佛是在可笑自己。

    霍寒知道他眼神里的意思,刚刚,摆明了是冲动之后的产物,不是他自愿的。

    “我来,是特意带你回家,别跟我闹脾气了好不好?”

    她来这儿是带他回去,不是来这儿跟他闹情绪丢脸,让其他人看笑话。

    霍寒一开始就是镇定的,她看准了的事情,向来不会有多大的出入,会按照她的想法进行下去,但是现在,墨霆谦刚刚的做法,和现在,背道而驰,一个思想奇怪的男人!

    “谁跟你闹脾气?霍寒,你也真是能往自己脸上贴金!”墨霆谦丝毫不掩饰嘴里的欠骂,冷声冲着霍寒道。

    后者淡漠,她习惯了。

    “好,我往自己脸上贴金,行了吧?你跟我回去,好不好?”

    打了人,还有勇气在这儿猖狂,恐怕不会有第二个人了!

    “谁让你来的?来这儿做什么?我什么时候说让你来了?”

    修长白皙的手指,还染着血,有略微干燥的迹象,确实挑着她的下巴,说道。

    面对这样心口不一的男人,霍寒表示很累,可是又能如何?

    任由他捏着,揉着自己的下巴,玩味的取弄,“我是听见说你在喝酒,那现在这样子,怎么回去?这个一个人跌跌撞撞,不让我送你回去,莫非,还想让她送你回去?”

    自始至终,在看见霍寒后,将自己处于一个无辜境界的姜婉烟,算是又被拎出来了。

    是的,全程,姜婉烟一句话都没有,只有无声的沉默,看着墨霆谦醉酒后打了调戏霍寒的人,看着墨霆谦醉酒过后,说着容霍寒滚,却又是一声声让女人恼怒的不愿离去的话,吸引她的注意力。

    这些,她全都看见了!

    “霆谦,既然……霍寒来了,哪我,先走了。”

    女人笑了笑,一副善意纯良的样子。

    自上次在医院两个人互相摊牌后,撕破脸皮,之间就再也没见过一次面,

    这次,相遇来的猝不及防,一点意料都没有。

    墨霆谦没有说话,鹰隼的眸,直勾勾看着霍寒,快把霍寒盯出一个洞来,恨不得将霍寒全身心的镶嵌于身。

    他的回复,此时若是多说一句,都是举足轻重。

    说没说话,都是一种求生欲的表现。

    一直等来的都是沉默的了然,ok,姜婉烟明白了,淡定一笑了之。

    “姜小姐,真是好久不见啊。”

    这时,霍寒向她打了声招呼。

    主动的,嘴角扬起一抹笑,似笑非笑,看似诡异。

    本来这时霍是笑不出来的,因为没有还能笑出来的理由,但是,一想到有些事情,冥冥中,那么多的巧合,眼前的这个女人,本事真的远远叫人不容小觑。

    她所涉及到了领域,真是远远超出了她的想象。

    听见霍寒对自己热情的问候,如姜婉烟那么聪明的一个人,怎么会不给出一点表示,若是不理会,岂不是显得她很绝情?

    “霍寒,好久不见啊,上次看你还是在医院。”

    一旦提起的话题,来的就是这么沉重。

    “是啊,我是住院了,得亏你还一直记着,但现在出院了,什么都好了。”

    霍寒明明白白的道。

    姜婉烟一个微笑,双手摊开,耸肩带笑,“是啊,看见你好了,我也很开心,身体上的事情,终归是好了就好。”

    “不劳烦记挂。”姜婉烟一个凉凉的笑,“不是记挂,我只是看着霆谦为你来回奔波,那样繁忙,在想,是不是你的病情,连累的并不是你自己,而是他?为你,他事事给你做好最好,心里的伤痛,你哪里能体验到,一个人

    来这儿喝闷酒,到底是受了多大的委屈呢?”

    面对姜婉烟尖牙利嘴的声音,字字珠玑,霍寒显得有些吃力,皆是因为她说的最后一句话,“一个人来这儿喝闷酒……”

    “姜小姐,你真是很能感同身受他。”瞬间的,就看见了姜婉烟答应,“是,什么样的事情,在他身边,我多多少少都知道,挥不过去的是曾经,现在的他,比我想象的,要累的很,霍寒,你该庆幸,别总觉得自己受委屈了,他付出的,可远远

    比你多太多了。”

    姜婉烟的话,令霍寒脊背一个僵硬,有些莫名的发直,所牵连的地方,都隐隐带着莫名的揪心。

    目光转向身边的人,都齐齐看向她,容澈,唐小柔,然后,是刚刚说到的那个人,视线,晦涩深沉。

    须臾,就在姜婉烟说完后,“我回去,我跟你回去行了吧?”

    一声低沉的酒熏音,打破了这场平静,是墨霆谦,开口说。

    霍寒忍住心头蓦然涌起的一抹酸味,不知为何,心头,酸酸涩然。

    她在姜婉烟侥幸又不屑的眼底,看见了那魔仅仅只对她的不屑,故意露出给她看。

    对于墨霆谦的话,她也只能给出答案,“好吧,我带你回去。”

    “这里交给我,你们走。”

    容澈径直对他们俩道,烂摊子总是要有个人来收拾。看见霍寒还是有丝不放心的眼神,容澈再说,“警察那边好交代,放心回去就是”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