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隐婚甜蜜蜜:墨少,宠我! 第282章动手打人的墨霆谦

时间:2018-07-10作者:宋衣衣

    “唉你这臭婊字……”

    在看见霍寒讨厌以及厌恶的眼神后,男人立即做出凶恶的眼神恶狠狠的瞪着她。

    似乎在嘲讽霍寒的有眼不识泰山。

    “老子一晚出两千算是良心了!别他妈臭不要脸!黑木耳!”

    “你……”

    霍寒自知词乏,她不是个会骂人的人,更是脏话极少说。

    面对这样侮辱性的词语,故意指对自己,虽生气,却还是沉下语气,良好的教养,让她不会同样反唇相讥来拉低自己的身价,冷静的威胁警告:

    “先生,别再让我说第二遍,你的话很令人讨厌,再缠着我,你不会有好下场的。”

    大门口渐渐踱步而来的男人身影越来越近……

    “穿的是保守,谁知道你张开腿又有多骚?老子出三千,三千行了吧?”

    他就是要看看这女人在床上是什么样子!

    男人双手紧紧按着霍寒的肩,明明是个土肥圆,却以为自己是高富帅,还要昂着头看着霍寒。

    “啊——”

    哀嚎的声音登时响起,所有人都没预料到,刚刚还指着霍寒鼻子骂的男人,此时此刻,被狠狠的打趴在了地上!

    蓦然出现的那道身影汹涌,修长的腿,无比精准的踩在那人的脸孔上,每一步,都令哀嚎咆哮的男人,痛苦不堪。

    “你他妈想死?”

    墨霆谦的神情就跟疯魔了一样,每一拳都是冲着致命的部位朝向,恨不得将那人重重锤死!

    霍寒是愣愣的看了数秒,回忆刚刚只是有个身影渐渐靠近自己,再度睁开眼时,就是眼前这幅场景!

    “不要!墨霆谦你住手!”

    反应过来后,立刻抓住他的手,冲过去抱住他!

    醉酒后的男人,根本按耐不住,任凭霍寒怎么牵制住他,总有机会让他脱离,嘴里不停的朝着那个男人逼问。

    “墨霆谦你别打了,醒醒,算我求你!”

    霍寒看着几秒钟就鲜血淋漓的现场,明明只是几句擦嘴的话,是小事,为何会衍变的这么严重。

    而刚刚还企图调戏她的男人,早已经被打的奄奄一息,浑身上下都是通红色的血迹,鼻腔里,嘴里,耳朵里……

    流淌出的血,渗人彻骨。

    再打下去,怕是会出人命。

    “告诉我!还想不想?”

    “墨霆谦你看清楚,是我啊!”

    “滚!”

    挥别开霍寒,墨霆谦是真不知道压着自己的人就是自己的女人,无情闪开她的动作,拎起地上男人的领子,语气阴狠质问。

    现在什么事情还有比命更重要的?

    “不想了!不想了!你绕了我吧!”

    男人哀哀求饶,满是鲜血的脸,已经破碎不堪。

    墨霆谦是偏执的,一拳一拳锤着男人的脸,阴戾的瞳孔,燃着幽冷的火光。

    他不停不休,动作重复,怒火中烧的眸底,已到一个极致。

    更像是一种无声的发泄,尽数的散尽。

    “我不敢了,我真不敢了,饶命啊!”

    男人恳求道,不停的向墨霆谦作揖,向霍寒道歉,后悔自己刚刚的所言所行。

    霍寒不知不觉间,突然感觉到眼眶酸酸的,她也不知道为何心忽然就被拧的很紧,紧到窒息的令人无法呼吸。

    他一拳一拳揍着那个男人,那种动作,真像老旧的慢电影回放,措手不及。

    那一刻的胸口处,如同被一块大石头重重压着,疼的无法喘气。

    “向她道歉!”

    一声帝王的命令,谁敢不屈服?

    “好好好,好好好我道歉,对不起这位小姐,是我刚刚有眼不识泰山,是我对不住,对不住了,让他放过我吧,我真是快被他打死了!”

    说此间,又遭来一拳!

    “墨霆谦你住手!你看看我,看看我是谁!”

    霍寒用力的在他耳边一声大喊想用力唤醒他的意识,结果……

    涣散的眼瞳,渐渐聚向一个完整漆黑的点,深灰色的眸子,酿出一层淡淡的阴冷,

    墨霆谦像是突然之间的酒醒,刹那,整个人安静,动作不复。

    一个人的眼神,不管是藏匿的有多深不可测,当看见眼底复杂的眼神变化,一眼就能知道这个人在想什么。

    霍寒猜,墨霆谦一定在想,刚刚,他都做了什么。

    男人的眸光落在了霍寒的脸上,清晰的,看清了她的轮廓。

    刚刚只是看见是她的身影,在被人调戏,他就受不了了!

    “墨霆谦,你冷静一下,事情我跟你解释。”

    “滚!”

    墨霆谦醒了,唇齿,无比无情。

    霍寒不知道他为什么又要说滚,心底莫名被这个字说的有些窒息。

    她不喜欢别人对她说滚,这个字,无比的伤人。

    “你听我解释,这个人只是没事找事,教训一顿极可以了,现在你把人打成这样,再打下去会出事,别动手了。”

    拉止住墨霆谦后,后面跟上的容澈和唐小柔出现了。

    还是在容澈大力的阻拦下,让墨霆谦没办法继续什么。

    女人的力气终究还是及不上一个男人的力气。

    “这怎么回事?”后面赶到的容澈,不可思议的看着地上的血迹,以及,岌岌可危,像是下一秒,就要醉倒的男人。

    “容澈,谢谢你。”

    她是死都拉不住那个人,犹如脱缰的野马,没准再说下去,她都会被他打!

    实际上那是不可能的……

    “没事。”

    容澈摇了摇头,看了一眼揉着眉心的墨霆谦,一眼嫌弃。

    打了人还能这样风轻云淡,算有种!

    半晌之后,墨霆谦推开了人,气息奄奄,重重的喘息着气,紊乱的心跳声,不断提醒自己,刚刚他主导发生了什么。

    眼前,一点一点出现了霍寒的身影,是清晰的无比透彻的身影。

    “你来了?”

    醉酒的男人,意识一点一点回笼过来,唇音细微愕。

    下一瞬,他似乎又突然恼了,目光不善看着霍寒,“你来做什么?”

    这几秒之间的转换,真像极了一个神经病之间的变换。

    霍寒感到深深的无奈,揉了揉额,“你刚刚打人是为什么?现在又问我来了,墨霆谦,你真的很矛盾。”像是被拆穿了脸上挂不住情绪的样子,墨霆谦的眉,浓郁起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