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隐婚甜蜜蜜:墨少,宠我! 第273章过去只是一场梦

时间:2018-07-10作者:宋衣衣

    灼热的视线,落在霍寒的身上,将女人盯的都不自然,全身一点一点的发直发烫。

    霍寒注意到了他幽深的视线,心底好奇,在看着自己,他想干什么?

    静静的坐在原地,他不动,那她也不动。

    从桌子的距离到沙发的距离,不算很远,但是也不是很近。

    “你在紧张?”

    墨霆谦看穿了她的表情,眼前的笔记本早已经没有在工作,双手离开键盘,静静的看着她。

    “没有,我紧张什么?你快工作吧,等一会儿徐悠来了,我换好衣服,我就先回墨宅。”她低下头说完。

    “为什么要先回去?”

    墨霆谦听见这句话,立刻就走来,工作也不要了,站在她面前。

    霍寒渐渐抬起头,淡粉色的唇,抿了抿,“你安心接下来的工作,我知道,我一定打扰到你了。”

    她不应该穿着一件真空的衬衫一直养眼在他面前,对于一个已经几个月没碰过她的男人来说,这是无形的撩拨。

    刚刚,给她擦拭身子时,也不知道有多大的忍耐,让他还是蹦不住,才会对她做出那些。

    她这才反应了过来。

    墨霆谦的眼底明显的有一丝愕然,愕然她竟会委婉都说出了他的确是被她影响到的事情。

    “所以,你现在知道,还是打算离开?”

    一丝轻嘲的声音飘出来。

    “什么,墨霆谦,难道我一直在这儿耽误你?我不要,我会有负罪感。”

    脖子一昂,视线一跳转,望向其他方向。

    “说到底,意思就是明知道我难受,可是却还是不打算做些什么补偿我,这个意思对吗?”

    他的话,让霍寒身子黯然一怔。

    粉拳微微握起,“墨霆谦,你别太痴心妄想了,刚刚,你也没考虑我的意见,就那样,我都没说你,你还想怎么样!”

    “第一,我不嫌你脏,第二,你是我的人,还没意识到,我想对你怎么样都是我的权利?”

    “你……”

    霍寒不得不咬牙切齿,为什么总是给他一个好脸色,他就会蹬鼻子上脸!

    “我嫌弃我自己脏,行了吧?我脏的要死,被不知道的男人乌七八糟的羞辱过,你还吃的下去,我对你应该感恩戴德,行了吧!”

    她恨脏这个字,恨死了!

    可是一个脏的人,又又什么资格恨脏这个字眼?

    恨自己,可笑么?

    原本轻快的氛围,转眼之下,随着墨霆谦的那句话,急转直下,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霍寒苍白着脸色,捂住脸颊,杏仁般的眼眶之下,那一抹浓的可怕的暗沉,正令她又恨又厌。

    “我真是奇怪了,说不嫌你脏,偏偏自己又生起闷气,你们女人,发起火来的点,真是永远叫人无法揣测。”墨霆谦冷不丁的对着霍寒一番轻嘲。

    没有同情,没有多余的安慰。

    他真是见鬼了,说了不在意,她真是脑子有坑,会去想那些不愉快的过去的事情,自找不痛快,有时候她的脑子真的是笨!

    霍寒撇了他眼,既然针锋相对,那她也来!

    “女人生起气来都是有理由的,只是你们这些男人不懂,也不会去发掘,只觉得我们作天作地,你什么时候在意过了?就来这样指责我?”

    霍寒说的声音极大,摆明了是要跟墨霆谦对峙下去。

    该死的女人,总有千方百计来跟他一张口把话绕晕!

    墨霆谦皱起英俊的眉,他真是每次看见这女人这幅样子,就想伸出两只手,掐在她脖子上。“我只是挑明我不在意,你就提起过去让你不痛快的事情,我何时想过让你不开心?一切总是你自己以为的那样,你又和我想起过同一件事?”墨霆谦凉凉的声音裹着一层清凉的妥协,他的语气注定是要先

    放软的。

    霍寒撅着嘴,拳头紧握,下唇都被自己咬出血迹,那些不痛快的事,隔三差五就要拎出来一遍,她也不想,可是没办法,心里的疙瘩在啊!

    双手掩面,内心深处荒芜的地带,真是寸草不生。

    沉默了好一会儿之后,霍寒也开口了,“对不起,刚刚我想太多了,不是我以为的那样,我道歉。”

    她认错的姿态,可是看着还是那么高傲。

    墨霆谦此时看着霍寒的表情,双眸下垂,沁冷的脸,有层她标志性的高处不胜寒之态,总之,这个主动认错,并不是很自愿。

    但能让这个女人主动下来,他今天也是破天荒头一次见。

    一句话,知足吧!

    “没有谁会在意谁的过去,霍寒,你要知道,每个人连自己的事情都做不完,谁还会有心思来管你的事?”

    这是他对她说的一番话。

    霍寒愣了愣,她没觉得这句话不好,可是,安慰人的话谁不会说?

    针最后扎在谁的身上,那才是最重要的。“你的话我会记得,但是墨霆谦,有些事情,我也能反驳你,有些人,就是闲的没事做,会变着法儿的来找你的污点,哪怕他今天的钱还没赚,明天,为了不吃午饭,也要揪着你的黑点过一遍,花这些时间

    来找你,你是高高在上的人,生活的地方,不会明白底层的某些人,会经历过什么。”

    人微言轻的时候,一个最无能的时候,她经历的太多了。

    这件事,当年传遍了她整个大学圈,所有人都知道,她是个破鞋,和人厮混,最后被顾南尘踹了!

    除了唐小柔,她从那天起,再也不认识其他人。

    总是安慰她,她腻了,宁愿拿现实来讽刺她,更让她受用。然,墨霆谦的眼神,隐隐的,一丝晦涩难掩流逝,唇齿间,溢出的话,凉薄的淡笑,叫人产生错觉:“霍寒,你既然能说我没经历过你的痛,没资格论述你,你呢,又有什么资格随随便便定义一个人?谁都

    经历都是难说的,好与不好,平衡点在哪里?”

    “被千夫所指时,那还不够吗?一个人背上莫须有的骂名,被泼墨水,就连现在,同学聚会一次都没有聚过,仿佛过去,只是一场虚浮的梦,你明白那种滋味吗?”霍寒即刻用力的回嘴,她有很多的答案。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