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隐婚甜蜜蜜:墨少,宠我! 第272章她勾引谁了!

时间:2018-07-10作者:宋衣衣

    整个过程下来,霍寒已经大脑一片空白。

    “不要……”

    男人听见了她的话,动作也确实微微一顿,领口敞开,精瘦的肌肉腹肌轮廓硬朗,过程中衣衫已经不知不觉解开。

    勾勒着性感。

    薄情绯色的唇,半边嘲弄。

    黑眸幽幽冷冷睨着霍寒:“不要什么?”

    “你说呢……”有什么区别?

    他故意装傻不知道的吧,故意这样。

    主导意识的神经,在他恶劣的撩拨之下,反反复复绷紧拉直。

    然墨霆谦不为所动,继续。

    ………

    严格意义上来说,再次醒来的霍寒,是懵滞的,就在刚刚不久前,她竟然昏了过去。

    至于后面,一点印象都没有。

    醒来时,墨霆谦蹲在她身边,指腹微凉。

    他手指,满满的都是冰冰凉凉的触感。

    霍寒冷笑一声,夺过来他手里的药,“我自己来。”

    导致这个结果的,明明就是他,可是却偏偏一副好好先生的样子,真是够坏的!

    看着落空的手,墨霆谦这会儿心情不错,所以,没有在意。

    任由她“胡闹”“委屈”的嗔怪自己,语气耐心:“可以,那你自己来。”

    “你先出去。”

    她自己说着都觉得臊的慌,脸上出现不平常的红,只要一回忆起那个感觉,整个人很长一段时间都是头皮发麻。

    男人唇角微掀,却是用另外一句话,堵住了霍寒的嘴,“看你难受,我一心感慨,就想试一试,都说这是让女人最快闭嘴的方法。说的没错。”

    听着他这么不要脸的答述,霍寒冷笑,真想抽他一个嘴巴子!

    闭嘴的方式千千万万,怎么就是这样无耻的了?

    “别说的这么冠冕堂皇,你骨子里恶劣到那种地步,不觉得羞耻么?就算你再想……你也不能不顾我的意愿就……”

    霍寒埋怨的小声出腔,声音越来越细,但同样,骨子里,不退反进,大有势必论出格对错的意思,令身前的男人滞凝。

    这就是顶撞。

    眉头一皱,彼时的瞬间,墨霆谦看着她不悦的撅起的嘴,忽然说了这么一句话“你,就这么喜欢自欺欺人?”

    在霍寒以为接下来他就要就此沉默之际,准备开口时,他又说了一声让她羞的无地自容的话,“死鸭子嘴硬,刚刚你什么感觉,痛快不痛快,承认一句有那么难?”

    “……”

    她,她什么时候死鸭子嘴硬?

    对了,还有,为什么又要承认,凭什么,明明他刚刚的技术很烂好不好!

    才不要承认!

    办公室的这间房间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跟家里是没法儿比,但是要做些什么,空间是绰绰有余。

    一段小小的争执过后,男人便立起了身。

    他淡色的薄唇轻轻舔舐了一下外唇,细嫩的嘴角略微可见有丝诱红。

    是刚刚作物的结果。

    犀利凛然的下瓣,泛着一抹诡异的微肿,增添妖冶。

    双眸,从刚刚压抑凝滞的迷离里抽离出来,恢复深沉内敛,命令霍寒:“先穿上衣服。”

    刚刚的事情就算是过去。

    从衣柜里,他单独拎出来了一件透明衬衫,这是唯一能让她勉勉强强穿的的。

    这里面没有她的衣服,只有他整齐划一,刮风下雨都是白色加西装的衣服。

    霍寒答应,没有矫情拒绝,她没了衣服,只能先暂时穿他的了。

    雪白的双腿在他面前晃来晃去,走个不停,闪耀了眼睛。

    墨霆谦忽然有些后悔,没把她放去家里,留着在身边祸害自己。

    明知道他刚刚就是吃了道开胃小菜,还没管饱。

    他现在,真是越来越嘀咕了有些事情,从先前的预料,到最后的一发不可收拾,是什么样的滋味。

    “我看你好像没心情工作,是不是我吵到你了?”

    霍寒双手拘谨的安放在双腿上,眼神看着他的情绪变化,这是她坐着不动观察得来的结果。

    墨霆谦就是一直在解扣子,时不时眸光阴沉森寒的虚觑她一眼,反正反反复复保持在始终动作不安,杀气隐隐暴露的边沿,直觉,她好像不应该待这儿了。

    “出去是想和刚刚那群人再打一架,讨回心里的不甘?”

    墨霆谦丝毫没有犹豫的就这么开口。

    霍寒:“……”

    行,他厉害,这都能扯到刚刚那件事。

    “不是,我只是觉得,我在,你好像都无法安心工作。”

    撑着下巴,她两只手交叠搁在沙发的扶手上,一张素雅的小脸,朝着他这边看来,说出自己内心真实的想法。

    墨霆谦是看着她的,聆听她的声音,否则,又怎么会第一时间因为她的话,陷入短暂沉默。

    “你的确是影响到了我。”他的目光,不掩饰的看着她,“我该说这衣服是为你量身定做的么?”

    竟然能穿出这种味道来。

    霍寒无语了:“……等等,什么勾引!”

    她勾引谁了!

    没说话没张嘴,怎么就勾引了?

    “……我。”他一个字道。

    霍寒扶额,揉着发疼的眉心,这男人究竟要她怎么做,她才是对的?

    坐在这儿无缘无故说勾引,哼,她没有好不好,虽然里面没衬裤之类的,的确很烦。

    墨霆谦是懊恼的,他一开始就知道情欲这种东西会有多让人迷了心智,失了分寸,若是只针对一个人,更是以后,会被他人掌控。

    他还从未可知,一次次的沦陷过后,会是无比期待下一次的发生,的确,是有人开始在挑战他这个底线!

    他幻想过幽幽夜色之下,逼的她情难自已,逼的她无路可退。

    就是因为很久没有这种感觉了,先前是顾忌到她的身子,所以现在,无比迫切的希望立马就能感受脑海里预想中的感觉。

    灼热的视线,落在了霍寒的身上,将女人盯的都不自然,全身一点一点的发直发烫。

    霍寒注意到了他幽深的视线,心底好奇,在看着自己,他想干什么?

    静静的坐在原地,他不动,那她也不动。

    从桌子的距离到沙发的距离,不算很远,但是也不是很近。“你在紧张?”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