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隐婚甜蜜蜜:墨少,宠我! 第265章踢中了!

时间:2018-07-10作者:宋衣衣

    距离昨晚,时间过去了是十一个小时。

    “昨天一大早就上楼休息,休息的怎么样了啊?”

    一大早,老爷子坐在餐桌上,眼神谲异的看了看眼前两个人。

    都低头喝着粥,没怎么说话。

    “还行。”

    “还行。”

    一瞬间,异口同声。

    周围的佣人,听见后又是抿嘴偷笑。

    霍寒看了他一眼,墨霆谦看了她一眼。

    然后,各自安静的继续吃着碗里的早餐。

    老爷子见状有戏,咳嗽了声,夹来馒头包子,一个,顺手给了左,一个,特意给了右。

    对双方道:“吃多些。”

    霍寒得到的是包子,梅干菜馅儿的,她平日爱吃的。

    墨霆谦自然是馒头。

    “爷爷,我吃不下了。”

    霍寒看着又多出来的包子,有些为难,真是塞不下了,她都吃饱了。

    “给我。”墨霆谦没有犹豫,对她道。

    下一秒,女人把包子咬了口,继续吃,男人沉默。

    这场景,真有点像女人说不要,男人却故意强硬挤进,指使第二天女人不满意,抗议了!

    时间,倒退到十一个小时前——

    漆黑的夜幕里,四只眼睛望着对方,深邃幽静的眸,深不见底。

    “为什么,你不是不准我出院吗?”

    “没有,只是形式所迫。”

    女人在黑暗中奇怪的眨了几下眼睛,“说说看,形式所迫是什么意思?”

    这时,她听见他一声难受的闷哼,从他低沉的喉里溢出。

    大腿,清晰的感觉到……有股异常的艰难,夹杂在其中。

    她怎么不知道他什么意思,大脑懵懵的,气息,陡然在黑暗里加剧,从口腔里崩出的呼吸,砸在他肌肤上,焦灼的很。

    深呼吸,稳住,稳住!

    “明白了么。”

    耳边,传来他压抑的嗓音。

    霍寒不懂他嘴里的形式所迫什么意思,但是现在,她清楚的知道,他想要什么。

    媚眼如丝,手指,在他胸口画圈圈:“你且告诉我,形式所迫什么,我嘛……”

    那一刻,墨霆谦随后用力吻住了她,手指,无师自通伸进她的衣衫,破碎的撕裂声,逐渐响起。

    她挣扎,他进攻,她再后退,他却紧紧的抱住她,一只修长的腿,直接将她压的无法逃脱。

    满是危险,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然而,下一刻,一个黑暗中无法预料的事情发生,当时,霍寒都以为自己要死了!

    墨霆谦差点没把她掐死!

    她竟然一脚在被子里踢中了!

    那声痛苦的溢声,回想起来……

    当时,霍寒也傻眼,也觉得哪里不对劲,结果没想到真的触碰到了,全身都在紧张的战栗啊!

    “噗!”

    碗里的粥,被她喷了出来!

    对面,男人满脸阴沉,看着碗里,手上,甚至……脸上,都有她喷出来的残羹盛宴。

    “对不起对不起,我没忍住。”

    “噗……”又笑了。

    当时,她就是这么跟男人说的!

    “我不是故意的,墨霆谦我不是故意的!”

    男人当时掐着她的脖子,一边密汗浓稠,一边某处战栗,简直崩溃。

    “还不是故意的?想弄死我?找其他的野男人改嫁?”

    “呜呜呜……我不敢乱踢了,我也没想改嫁,墨霆谦,我真不敢了……”

    她也很无辜啊。

    “现在,立刻给我过来!”

    对面的男人放下碗筷,身子坐在椅子上,向后倾的姿势,“很好笑?”

    脸上,一脸的不耐烦。

    霍寒该怎么形容昨晚呢?

    算是逃过了,又算,没逃过。

    彼时的瞬间,便就看见了墨霆谦走了过来,绕着餐桌,对,直接拎起她,“吃什么吃,去公司。”

    “不行,我不去,我要在家好好休息。”

    她才不要和他去公司,还不知道会被他啃的连渣都不剩。

    哪里容得下她答应不答应,手腕被男人紧紧攥着,朝老爷子一声告辞后,期间,她所有的动作,完全是被动存在。

    男人在玄关处换好鞋子后,决然的踢掉她脚下的拖鞋,打横抱起她,两根手指,勾着她的高跟鞋,场面很沉稳,很霸道。

    屋子里的人反正都看呆了。

    “少爷是真疼少奶奶,连路都舍不得让走。”

    “是啊,可不是昨晚累着了,心疼的紧啊。”

    “少奶奶是不是又要有了?”

    老爷子默默听着身边这些女佣人细细的闲言碎语,换做过去,他会严厉呵斥,然后无人再言,今天,默默的选择吃着粥,听了一早女佣人嘴里开局一场景,内容全靠编的故事。

    ………

    霍寒被窝在车内,鞋子被扔进了角落,墨霆谦,一条长腿横在她双腿上,逼她动弹不得。

    “我自己能走,鞋子给我。”

    “还没到。”

    “可你也得让我穿鞋啊,没鞋子我待会儿怎么走路。”

    “你不是说你能走吗?”

    霍寒陷入一片深深的鄙夷当中,她就是不给她穿鞋是吗?

    算了,不穿就不穿。

    双脚一蹬,踩在座位上,抱膝,管他呢!

    墨霆谦满脸还是阴沉的,一条长腿,使劲压着她,“别乱动。”

    “待会儿下车你抱我?”

    公司门口,他真敢?

    “叫你别乱动,没听见?”

    大佬坐姿的男人倾靠在后座,背靠着柔软的背靠,一声喟叹。

    “你怎么了?”抿了抿唇,注意到他的不同,脸上,还挂着一丝苍白憔悴了。

    不知道的,还以为昨天他被怎么了。

    不就得轻轻……碰了他一下么?

    “霍寒,昨晚那笔帐怎么算?”

    “我不是故意的,真的,墨霆谦。”

    霍寒道。

    “真不是故意的?你不知道,它有多重要?”

    “知道,”霍寒点头。

    关乎她以后的幸福生活,是这个意思吗?

    所有的话,好像都是这么说的。

    “现在,我给你一个机会,哄好他。”

    他的语气,膨胀到了一个顶点,捏着她的下巴,挑起,挑眉的道。

    霍寒发懵,这……这……

    她艰难的纠结,表情很无语。

    “墨霆谦……别……”眼神,很无辜。

    怎么可以!车上,还有人啊!霍寒不断告诉自己,用眼神去祈求他,然男人,禁闭双唇,目光决然。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