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隐婚甜蜜蜜:墨少,宠我! 第252章参加我们的婚礼

时间:2018-07-10作者:宋衣衣

    “反正,过去的事也都过去了,大家还是朋友,偶尔慰问,也是可以。”

    她极力的想缓和气氛,成为掌控全场的那个人,但是此刻的气氛,随着她的话,越发的沉重。

    空气里就像是有解不开的结堵住了命脉,呼吸都变得不通顺。

    殷芷落看着没人说话,更是无人理会自己,脸僵的不知道该做出什么样的表情。

    一时之间,四个人,有四双嘴,都化为了沉默。

    不知何时,顾南尘蓦地甩开了她的手,一副厌倦到无以复加的样子,“你不要再靠近我。”

    他的冷漠,让心态濒临到一种极致缺乏满足的殷芷落突然崩溃,大声道:“为什么!我都要是你的妻子了,这是你该对我说的话吗?南尘,你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冷漠?唔到底做错了什么?爱你唔错了吗?”

    气氛渐渐变得不对劲。

    而事情,也开始朝着一个诡异的方向发展。

    霍寒眸光淡淡,没有插话进去。那句话,就像是触怒到了顾南尘的逆鳞,瞬间,便就让男人怒声呵斥:“你还有脸说你没做错?殷芷落,做女人能做到像你这么恶毒,不惜算计一切,踩着别人的善良拉来垫背,一步一步都是早有预谋,姑

    且不说其他,这次的事情,等项目一完,我让你有受的!”

    暴戾的嗓音,丝毫不留情的话,几乎快要把房间的天花板掀翻了。

    殷芷落听的面色惨白,全身都在颤抖。

    明明自己是个炫耀者,到最后却是这样狼狈。

    这恐怕连她自己都想不到。

    这甚至都是她第一次看见顾南尘脸上会是这么狰狞扭曲,恨不得亲手想掐死她,到底是有多厌恶她?

    首先,软下去的就是殷芷落,眼泪掉了下来,擦干,“对不起南尘,我不是故意的,我不是故意的,当时你我都喝酒了,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后来就会,那不关我的事情啊。”

    顾南尘露出一抹极致厌恶的眼神,像是看一个不知死活的人,“你这个女人,简直没救了!”

    还在狡辩,他不是没有酒量的人,那么几杯酒,就想弄醉他?除非有人在里面做手脚!

    既然说不是她做的,那第二天早上的那些记者呢!又是怎么回事!

    他居住的酒店信息又是谁泄露的,漏洞百出,还有脸在这里辩解!

    无非是在这敏感的时期捏住了他的喉脉,拿捏威胁他!

    顾南尘忍住想掐死一个女人的冲动,这个贱人!

    绕是霍寒,眉头也紧紧蹙起。

    相同的,这还是头一次看见顾南尘从容优雅的脸上,会出现这么蛮狠粗戾的一面。

    翩翩贵公子,每说一句话,不说温柔,但是总是平和,偶尔谈笑风生,什么时候,他的脸上,多了那么多格格不入的表情。

    顾南尘忍着头疼的眉心,按压眉头,梳拢有致的短发,根根散落的清隽,阳光落在清秀的眉头上,眼圈之下,有层淡淡的晕青,想必,是最近在烦劳什么。

    他好像失去了好多过去给人儒雅安然的模样,总是有种阴沉的压抑,充斥在他周身。

    霍寒不断想象着,一点一点,渐渐觉得,那个记忆中的模样,有些遥远。

    “霍寒,我们就要结婚了,你会祝福我们的对不对?”

    刚刚还抹着眼泪的殷芷落一下子就恢复笑脸,看着霍寒,着急的笑容满面。

    “你还嫌不够丢人?有什么资格在她面前提起这件事?我告诉你,会不会娶你,结果还尚未可知!”

    难堪几乎布满了殷芷的脸上,最后一句话,令她平静的脸,再次出现一丝裂缝。

    她要挽回,“南尘,我们本就是媒体公开的对象,你说什么呢?别跟我开玩笑好不好?”

    “谁跟你开玩笑?殷芷落,你算计的了一切,想尝尝反被算计的滋味么?”

    看顾南尘的样子不像是开玩笑,殷芷落有些慌神。

    可是……

    不,不可能,难道他还会拿全顾氏的礼仪来换取一个悔婚?

    不可能出现这种情况!

    唯独顾南尘,恨不得现在就悔婚!

    牵一发而动全身,这是他最厌恶的!

    “南尘,我们有话好好说好吗?伯母都答应了,日子都快确定下来了,你别吓我,要相信我,不管我再怎么样,我是最爱你的那个呀!”

    最后一句话,更像是说,别人的爱,何时超越过我对你爱,我爱你,所以,你也必须爱我!

    “二位,这里不是矛盾相见的地方,有事出去说,不要吵到她。”墨霆谦双手搁置在了床上女人的肩膀上,淡定出腔。

    听见他的声音后,刚刚争执的二人停住了动作,或许是都冷静了,气色,缓缓得到回升。

    顾南尘走到了霍寒的面前,面露惭愧:“对不起。”

    这一声抱歉,也不知道他说的是什么对不起,对不起刚刚自己吵到了她?

    “霍寒,抱歉,抱歉啊,我们就是经常这样争执,都习惯了,很抱歉刚刚打扰到了你。”

    殷芷落也连忙出声。

    霍寒默默的看着她,从她道歉的眼底,竟然看见了一丝得以的高傲,炫耀的恨不得全世界都知道某件她身上发生的事情。

    “没事,不觉得吵。”

    她抿了抿唇,声音清脆柔和

    。

    “那就好,我还以为自己打扰到你了。”

    女人连忙展露微笑。

    那种微笑,在霍寒看来,挺虚张声势的。

    但是她不予理睬,殷芷落就是喜欢这种虚的。

    “有空我会向你解释清楚,对不起。”顾南尘的气息渐渐急促了些,面对霍寒时,脸上又说不出的压抑纠结。

    对不起已经是第二遍了。

    霍寒看着他,依旧是白衬衫,深蓝色领带。

    “你没对不起我。”

    “我先走了。”

    他待不下去了,感觉再过一秒,心就要炸裂。

    不甘与无力交织一起,夺走了属于他内心最美好的纯粹。

    他恨透了这样的自己,一年了,每天午夜梦回时,惊醒的都是同一件事,都要悔上一遍!

    那一晚的大雨之下,他为什么没有着起她进家门!殷芷落见男人离开,有些懊恼,但仍旧紧跟上去,不时回头:“霍寒,其实今天来不是想让你看笑话的,是我们的婚礼就快要来了,特意让你参加,这是我们俩共同的想法,到时候你一定要来参加呀!”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