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隐婚甜蜜蜜:墨少,宠我! 第240章突然病发的霍寒

时间:2018-07-10作者:宋衣衣

    不出所料,之前姜婉烟对厉千寻所说的气气他的心上人,果真就在执行。

    女人笑了笑,随后,从身上又不知道是哪个追求者所送的奢侈的包包里,拿出了一本红本本,正是不久前,她所收到的海景别墅的房产证。

    鲜红,亮丽。

    赤果的动作,徐徐呈现。

    染着豆蔻般的红手指,保养得当,根根细腻,微微翘起小指,动作,柔和曼妙的推到了霍寒的面前。

    “我知道他肯定不会同意,所以,我只有这一个办法了,今天来见你,就是想把它还给你。”

    看着房产证,霍寒的眉头已经隐隐皱起,只是不动声色。

    苍白的唇,轻轻用舌头舔舐一圈,增加些许红润。

    与姜婉烟比起来,她现在真的很狼狈。

    她是不整理的头发,还是素颜朝天,身上的衣服,完全是落人一大截的土里土气,病号服。

    而眼前这个女人的身上,气质超凡,妆容优雅精致,一颦一笑,都散发出不一样的气场。

    同为女人,做不到欣赏,但是霍寒觉得,如果她是个男人,对于姜婉烟这种前凸后翘的尤物,极致的身材,也会忍不住多看两眼。

    难怪惹那么多男人垂涎三尺。

    就比如现在,姜婉烟来见她,穿着十分低的领口,吊带雪纺,只要一点点低头时,隐约可见那一道未穿内衣,暴露出的旖旎。

    “谁的房子?”

    她干脆收回视线,询问房产证的由来。

    差距就在那儿,不自取其辱。

    也是奇怪,为什么女人的胸永远有大有小?

    笑了笑,姜婉烟的脸上很自然,“事情是这样的……”

    一番解释,将这栋海景房由来的过程告诉了霍寒,后者,脸一点一点僵住。

    每一个毛孔,都在收缩之中。

    霍寒努力告诉自己,她没事,手指的力,一点一点收缩在掌心之间

    。

    拼命说没事,越是有事。

    这栋别墅,是墨霆谦送给她的!

    “……霍寒,现在你清楚了吧,我真的不能收,这栋别墅,价值八千万,我怎么能要,给你。”

    姜婉烟将房产证再次主动的推到霍寒的面前,本已经就可看见,偏偏还要靠近一些。

    女人冷静的声音溢出,“价值八千万,确定吗?”

    “嗯,88754655.42。”

    “四舍五入,就是九千万了。”

    “嗯,算是吧。”姜婉烟自己也点头。

    霍寒仅笑了笑。

    看霍寒不说话,姜婉烟眸子一转,虽然,她就是想故意拿来给她看这份房地产,让她知道,在墨霆谦那,始终都有她的一亩三分地。

    但是她现在想想,与自己的计算有一定差别,霍寒的反应,超乎寻常的冷静,让她很意外。

    按道理,不应该很生气的质问她房子为什么会在她这儿?

    价值八千万,堆积起来,那些现金,足以压死人。

    “霍寒,你别生气,我是特意还给你的,这份礼,我是绝对不会收的。”

    “你看见我生气了吗?”

    霍寒只觉得头有点疼,揉着眉心。

    “既然是他送给你的,我也管不着。”霍寒道。

    她的视线还是格外留意了一眼那张房产证,唇角勾起的弧度,自嘲自讽。

    墨霆谦,真是神一样的男人!

    能渣到这种令人匪夷所思的地步,她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会嫁给他!

    女人嫁人之前,果然要好好擦亮眼睛,不能盲目。

    为了一点小钱,出卖自己,嫁给人前男神,人后渣男的这么一个大混蛋,断送了以后。

    头越来越疼。

    这话惊的没叫姜婉烟差点下巴掉到地上。

    有些失态的脸,惊起一片涟漪。

    “霍寒,看来你真的很识大体,这么信任他。”

    这话,也不知道是夸奖,还是讽刺。

    索性,霍寒也无心理会,她现在很头疼,什么都不想说。

    烦躁的柳眉间,淡雅覆盖,这层之下,是很阴抑不安。

    “早知道,我也就不必浪费口舌,我现在还给你了,你到时候替我转交给霆谦吧。”

    霍寒扶着头,脑子里,感觉像是快要爆炸了一样。

    她遇见烦心的事,就会这样,必须要赶快吃药。

    可是视线……

    眼前的姜婉烟,是两个,不,三个……四个?

    重影散乱,无尽类似于光影一样的人在她面前摇摇欲坠。

    “姜婉烟,去帮我拿下药,快!”

    霍寒疼的直不起身子来,捂着脑袋,热汗散尽。

    姜婉烟站在霍寒的面前,审视着霍寒的全身上下,看着她痛苦至极的样子。

    霍寒的精神病还没好?

    看着她越是痛苦的样子,她心里忽然滋生了一种长久的快感。

    “姜婉烟,去帮我拿药!”

    霍寒再一次命令她,这次,命令的强势。

    然姜婉烟一句话都没有,更别说去帮霍寒拿药。

    她的脑袋好疼,在膨胀,好像某个地方,在火山的中央,喷射而出。

    “霍寒,你的头很痛对吗?我听说,你有神经病,真的假的?”

    她故作好奇,向霍寒靠近。

    没有人会喜欢自己被称作精神病这三个字,更别说一向对这个称呼本就敏感的霍寒。

    霍寒直接剜了她一眼,手按压大脑紧窜的某个位置,自己起身准备拿药。

    药被姜婉烟先一步拿到手里了。

    “拿来!”

    怒斥。

    “别生气了,我帮你倒茶吧,你等会儿。”

    女人的眼底一点一点生出一抹得意,根本没有要倒茶的姿态,一直站着说着,手里拿着药,不松手。“我知道霆谦对不起你,在你我之间,权衡利弊有太多不得已的苦衷,和你结婚时,他就说被迫,可是自始至终,我和他都在克制,我们知道这样对你不好,所以也都尽量远离彼此,但感情说控制不住的!你也知道,刚刚那栋房子,其实是我让他买给我的,当然这和他会主动送我,毫无差别,我要什么他都会去满足,霍寒,实不相瞒,任何人跟他比起来,霆谦最大的不同,就是我们已经是认识了十几年的

    人,在时间点这个位置上,我已经远远胜过了你……”一字一句,落在了霍寒的脑子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