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隐婚甜蜜蜜:墨少,宠我! 第225章三个人都是RH阴性O型血

时间:2018-07-10作者:宋衣衣

    对方不知道说了句什么,只见墨霆谦刻骨犀利的眉,愈发的阴冷骇然。

    “这是最后的条件,答不答应,随你。”

    从男人横起微凛的眉,就可看出他完全失去了耐心,完完全全的,都是隐忍扭曲到浓稠的暴戾。

    眉,浓到骇然,冷到凄骨。

    对方一声冷笑,都是对他所说的话存在蔑视,“墨霆谦,我真不知道,你是从哪里还有跟我谈判的权利。”

    “有。”

    男人的削薄的唇,开启一下。

    “呵,说说看,你有什么权利?”

    对方的语气,嚣张不屑。

    “厉千寻,这是你最后的机会,如果你能眼睁睁的看着她死,我能成全。”

    他的语气,不像是开玩笑。

    然而,对面的厉千寻,舌尖抵着腮帮,唇齿兴味,狭长的眉眼,勾勒寸寸可笑,“让她死,和让她回到我的身边,两者,对你来说,都差不多,别说是让她死在我面前,在你的面前,莫就不是?”

    他一语戳中了男人心底下那抹不快,锋利无比。

    “好不容易是rh阴性o型血,然而呢?你并不可以接受配型,实则很懊恼吧,因为我的却可以。”

    放肆而不羁的浅笑,一声得意的回旋,皆是因为他体内流淌的血液资本。

    对,厉千寻也是rh阴性o型血,他比墨霆谦更幸运,他能为霍寒进行肾脏移植,而且,他非常健康,各项指标,都是近乎完美的与霍寒相辅相成。

    他的存在,完全就是拯救霍寒而来。

    只是,两人之间,交涉的条件,一直卡在原地。

    墨霆谦可以出集团的百分之五十,平起平坐,为霍寒换来那一颗肾。

    而厉千寻,简单,他救了霍寒一条命,从此,霍寒就是他的人。

    与墨霆谦从此两不相干。

    厉千寻不稀罕那些股份,他不缺钱,他给他开出的那些,宛如白纸堆积面前。

    而墨霆谦,从一开始,就知道这是一场必赢,要么必输的战役。

    两个人惊人一致的都是rh阴性o型血,上天,到底还是更加眷顾了厉千寻一些。

    “你的强行要求,只会给她带来更多的不快乐。”

    墨霆谦说。

    “只是时间的问题,我相信,我交给时间,他会替我办好这件事。”

    一年不行,就两年,两年不行,就三年……

    岁岁年年,月月日日,等习惯早已经渗透在指缝里,融入了生活中,爱情,亲人,孰轻孰重,这才是最重要的。

    厉千寻的想法就是如此。

    曾经,在那个孤儿院里,两个孩子,不就是从无亲无故,山水不相识到最后的相依为命么。

    所有的事情,为何总需要一个证明的过程,然后再去结局,他偏偏要先结局,再倒逆着回去。

    “我说了,除了人,我都可以给你。”

    男人再次重申了遍,带着决然的余音。

    厉千寻不然,冷笑几声:“看来,你很乐意看她安静的死去,这样,也好过睡在我怀里,是这个意思么?”

    后面,带着另类的嘲讽讥诮。

    墨霆谦浓重的眼神已经搁置在了医院透明的玻璃上,此刻,他只想——

    “嘭!”

    刚刚还完整清晰的玻璃,瞬间,纹路懒散,顷刻间,像一串佛珠,线,断裂,一个,是洒了一地,一个,是碎了一圈。

    怒火疯狂的发泄在了上面。

    对方怎么会错过这一幕,声响,依旧很大,从电话端传到了另一端。

    厉千寻心情看起来像是很不错,从得出报告那一刻起,怕是这个世界上,最快开心的一刻。

    “墨霆谦,你就以为你能得到她?你又清楚她多少?”

    在岛上时,霍寒已经告诉过他,两年,过去了半年了,她只有一年半的时间。

    条件,只是一个孩子。

    现在呢,墨家老头子知道她宫寒,情况应该有变吧。

    他甚至掌握了她所有的消息,比在她身边的人,还清楚的过分。

    用厉千寻的话来说,就是,做霍寒肚子里的一条蛔虫。

    她的肾脏脾肺,他全都知晓,甚至全身各处,都有属于他的痕迹。

    游离在她的身上,近乎偏执的掌握她一丝一缕变化。

    墨霆谦眉眼微动,听见他的话,淡淡拧了下眉,恢复安然,“你清楚结婚证这三个字的意义么?”

    具有最直观的法律效应。

    “你知道厉千寻这三个字的破坏力么?”

    “……”

    对方的话,令他僵在原地。

    他像是自嘲,又像是不顾一切的威胁,“一个人,一生怎么能只活一个身份?”

    话里的另外一个意思,换个身份,就不能在社会生存了?

    直到最后这个电话挂断的时间,已经过去了半个小时,通话记录,34分23秒。

    望着刚刚流逝掉的时间痕迹,墨霆谦指尖紧紧攥着手机,一言不语。刚刚,那散成碎状的碎玻璃,悬浮在窗户上,蓦地,他朝中间一扔,沉默泰然,手机,冲向最中间那个点,对,拳头刚刚存在过的位置,刹那间,所有的玻璃,像一张网,弹在外面,细小的碎玻璃,一颗

    一颗落在窗外,凝聚,坠落。

    “天啊,先生,你的手出血了!”

    路过的人,不免被这幕惊悚。

    就有医生来了,看见他修长骨指上的血,不断往外渗透,粘稠浓黑的血,孩子瞧见,被大人捂住眼睛。

    “先生,我帮你包扎下吧。”

    医生说道,握过他出血的手,关节的皮,都被摩擦破了。

    “我问你一个问题。”

    “好的您说,我可以为您解答。”

    医生看着墨霆谦的眼十分漆黑,寒如深檀,浑身的气息,更是如临冰窖,心中有些颤颤巍巍,但还是极其稳住呼吸,白大褂里有纱布,镊子,简单的处理,是没问题的。

    “三个人都是rh阴性o型血,为什么,只有一个人,可以给另外一个人配型?另外一个,是被抛弃了么?”

    闻言,医生有些顿住,她刚刚听见的是什么?

    “为什么?”

    男人再重申一遍,眼底下的认真,深邃的眸,黝黑发亮,一度让这位医生自以为产生某些幻觉。这……问的什么问题?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