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隐婚甜蜜蜜:墨少,宠我! 第223章李茵醒了

时间:2018-07-10作者:宋衣衣

    此时的另外一间病房, 离惊险的手术已经过去了三个小时之久。

    床上,人终于醒了过来。

    李茵半睁开眸子,就瞥见,床头旁,立着几个熟悉的人的脸孔。

    第一时间,她看见了自己的母亲。

    “妈妈……”

    她的声音很沙哑,干涩,那是极度缺水的症状。

    “快,替她拿棉签蘸些水上去,这样会好一点。”

    温柔的女声淡淡的嗓音,弥漫着房间,令迷糊的李茵,忽有一丝清醒。

    李茵的母亲立刻着手去办,连连点头,“谢谢老师,谢谢老师了。”

    “不必,救人一命,可胜造七级浮屠,我求都求不来呢,何况,这还是个好孩子,不救我可不是人啊。”

    李茵的视线朦朦胧胧,声音,她听的很清楚,是那个女人……翟天麟喜欢的老师,姜婉烟。

    她怎么会来这儿?

    她努力稳定心绪,甩掉脑海里的疑虑。

    缓缓睁开眼,终于,在一阵清醒之后,看清了病房里的人,她,翟天麟就在她的身边,还有林阳,自己的母亲。

    “李茵,你终于醒了。”

    身旁的林阳就出声,蹲在她的身边,眼神,十分的自责。

    李茵知道自己经历了什么,已不需要过多说明,摇摇头,冲林阳笑的苍白,“别担心了,我不也没事了么。”

    “还没事?被人打的大出血,没有我老师,我看你早上天入地去了,是我的老师救了你。”

    翟天麟嘴贫,一张嘴就把人奚落的没完没了。

    “说些什么呢?闭嘴。”身边的姜婉烟嗔怪一声,眼神示意了一下李茵妈妈的身影。

    翟天麟意识到嘴快了些,自愿投降。

    “好好好,我闭嘴,嗯?”

    手,揽住女人的腰。

    嘴里,满满都是宠溺。

    真像女友教导自己的男朋友。

    磁性的嗓音,萦绕在女人的耳廓旁,撩人过分。

    姜婉烟露出一副少女怀春的样子,别扭的扭了几下,可恶的说:“闭嘴就闭嘴,干嘛借机撩我?”

    如果有容澈他们任何一个人在,姜婉烟是绝对不会让翟天麟碰自己的,但是这里没他们,她没有拒绝。

    “我的女人,我不撩谁撩?”

    两人之间毫无畏惧的低头咬耳朵,声音只在他们两个人之间流转。

    女人被逗的少女心泛滥,他说的荤话她当然也懂,两个都不觉得应该要避讳什么。

    “那……今晚留下来陪我,好不好?你昨晚都没来。”

    姜婉烟委屈道。

    翟天麟丝毫不避讳,往姜婉烟脸颊轻轻亲了下,“嗯,昨晚有事,今晚有空……”

    “讨厌,还有人呢,”

    真是像极了情侣间的调戏小暧昧。

    李茵沉默的看着这边,淡淡的抿了抿唇。

    昨晚进了一趟“魅”之后,她好像忽然间明白了很多。

    男女之间,原来,能做的事情,那么多。

    李茵的母亲这时拿着棉签蘸着水来了,一

    边为李茵擦,一边,幽幽痛骂,“咱们家今年真是杀千刀了,你爸才走多久,你就出这种事,让我今后可怎么活啊!妈真是差点心脏病吓出来了!”

    “对不起,妈,是我不好,让您担心了。”

    李茵难过的咬唇,提及一次父亲,心里就很难受。

    一旁的林阳也很自责,清秀淡冷的眉,布上惭愧:“阿姨,是我不好,连累了她。”

    林阳很内疚,差点因为自己,李茵就那么没了。

    看着她浑身都是血时,他当时差点疯了!

    他宁愿昨晚就真的被沈千瑜……也不愿看着她之前那副浑身都是血的模样,他绝对不允许她再做出那样的傻事。

    李茵的母亲嫌弃了一眼两个孩子,“小小年纪,不学好,去不三不四的地方,出事了吧?李茵,我什么时候让你去那种交际地了?”

    最后那句话,很严厉的声音。

    李茵攥着被子,手指吃紧一二分。

    跟着女人腻歪的男人终于回过头来,昨天,或许也有他的责任,是他强硬的要带着李茵进去的,要不然,也不会有后续的事情。

    “别责怪她了,是我带她进去的。”

    翟天麟出声,维护了句。

    李茵的母亲视线看了一眼翟天麟,不像是好惹的人,唉声叹气了句,随后,挥挥手,“算了算了,是她自己不争气,怪的了谁。”

    听见翟天麟的陈述,姜婉烟有些不自然的质问了,“你带她一个女孩子去那种地方做什么,就熟到这种程度了?”

    从话里,不难听出她的吃醋。

    翟天麟哄着诱着女人,又是亲又是抱,“没,不是你想的那样,我想进去喝几杯,她人就在车上,我就一起带进去了。”

    他自动省略了中间的原因。

    姜婉烟自然不会真追究,只做做样子罢了。

    这样,才能证明她对他的在乎。

    “以后,不许再这样了,人家还是学生,怎么能带坏小朋友?”

    “好,只带坏你,行了吧?”

    翟天麟看着喜欢的女人,她略带占有性的话,让他很开心。

    “不关你们的事,是我自己,是我主动要揭开沈千瑜的面目,我不可能亲眼看着她给林阳下药我不管,林阳是我的同学。”

    李茵向自己母亲解释,无疑,移花接木。

    谁听进去,谁明白话里什么意思。

    “算了,妈也不追究你了,好好学习,知不知道?”

    李茵的妈听见她的话后,嘴忽然像松了口气。

    林阳大概明白了李茵刚刚为什么要说最后一句话。

    清冷的眉眼,敛下几缕沉默。

    他开腔:“李茵,阿姨,你们放心,我不会让我爸放过沈千瑜的,会为你们讨回一个公道。”

    “要是真的,那最好不过。”李茵的母亲自嘲的笑了笑。

    “林阳,我不想再牵扯一些事情了,能不能,让我和我妈,以后能安静的过日子?”

    她不管沈千瑜以后怎么样,沈千瑜家里权大势大,再管估计也不能动她半根毫毛,她只希望以后自己和妈妈,能好好的。“这点你放心,我能保证。”翟天麟突然插话进来,霸道的语气,充满了肯定,“沈千瑜绝对不会再敢动你,我已经警告过她……除非后果她自负。”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