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隐婚甜蜜蜜:墨少,宠我! 第222章你想让我亲眼看着你死是不是?

时间:2018-07-10作者:宋衣衣

    墨霆谦颀长的身影气息泠然,萦绕淡淡寒冷。

    身子静静的靠近霍寒,只不过,接下来他的话,却又令人另一个心境,“检查报告下来了,我并不符合配型条件。”

    心脏,就是在这一瞬间上天入地。

    这像什么?

    在一个乞丐最无助可怜之际,在快要饿死的时候,有人给了他一个馒头,正当他要下咽时,但是,那个施舍者告诉他,那是个有毒的馒头。

    霍寒深深的看着墨霆谦,脸上的气色,转回了平静。

    闭上眼,她想让自己置于一个没人的地方,这样,安安静静的睡上一觉。

    没有痛苦,没有纠缠。

    “你真的是rh阴性o型血?”

    顾南尘有些不太敢相信,直到墨霆谦从西装袋里夹出那份报告,两指,横在了他面前。

    顾南尘飞快拿了去,当事实摆在他的面前,不得不相信。

    “没想到,你也是rh阴性o型,我只是o型,少了个rh。”

    他淡淡自嘲,内心无比却无比着急,那该怎么办,好不容易有一个rh阴性o型血,可是配型不符合,那谁来救霍寒?

    那是要从人身上活生生挖去一个肾,即便找到了,能自愿付出这样代价的人,怕也是极少数。

    这种无能为力,这种煎熬又痛苦的滋味,令顾南尘心如刀割。

    那张报告单,一无是处。

    紧接着,霍寒看见墨霆谦立在了自己的身前。

    “你刚刚,是希望我能救你,是这个意思吗?”

    霍寒点点头,她不否认。

    但是希望是零,她也接受。

    墨霆谦挽了下唇,捻起她的一抹头发,拿着,攥在掌心,“我救不了你,但我会让别人来救你,知不知道?”

    “如果救不了呢?”

    他凭什么把话说的那么直接,好像,就可以救她一样。

    “没有如果。”

    他回答的异常的坚决。

    霍寒只觉得可笑。

    呵。

    “有谁还是rh阴性o型血?”顾南尘插话而入,着急出声。

    霍寒是随遇而安,她说了,不强求。

    如果没有,那便是没有。

    用沉默应对顾南尘的询问,逼的男人心急如焚。

    然墨霆谦也是没说话,可他不同,深沉内敛的眉眼,有一丝细微悸动。

    看着两个人都不说话,顾南尘有那么一刻想一走了之。

    可是他不能,这里有他无法割舍的人!

    蹲在了霍寒的面前,他从紊乱的情绪当中,极力剥离一丝杂乱,维持自己的心跳,“霍寒,这不是儿戏,这是命,是你以后能不能活下去的希望,求你了,也让我也能好过些,行吗?”

    他的语气,裹着恳求,暗暗带着一丝威胁。

    “你为何总要庸人自扰?顾南尘,你可以不管的,我没说过有求于你。”

    “你想让我亲眼看着你死是不是?打算用来惩罚我一辈子?”

    顾南尘毫不犹豫道,汹涌的语气,逼的霍寒无路可退。

    深呼吸,床上的女人气息本就薄弱,听闻这句话,胸口蓦地加剧了跳动,可是她的呼吸是会引起胸闷头痛的。气若游丝,掺杂深深的无力,眼底,可笑的看着他,“我几时打算惩罚你了?顾南尘,能不要自欺欺人?我的事情,和你有什么关系?动不动就往自己身上扯,我真的不想再和你有一丝联系,厌恶的滋味就

    是这样,我现在懂了。”

    她对顾南尘态度激烈的争执,落在了旁人的眼底,男人眸光深邃。

    越是想知道更多的事情,便是无法得知。

    静静的看着,有些事情,答案自己会溜出来。

    顾南尘听见霍寒对自己的回复,僵硬气绿的脸上,线条犹如刀刀狠狠划过,硬的紧绷发直。

    面对霍寒总想逃离自己的态度,他真的很伤心,可是又能如何,都是他一手造成的,他没有说不的权利。

    他恨,恨那天晚上的雨夜,转身进了家门,而不是冲出去拥抱她!

    这是痛,是痛的爱而不得的执着,自作孽。

    终归,还是顾南尘最先软了下来,对霍寒说,“好,我不逼你,我只是问你,究竟想不想活下去,换肾是大手术,你的态度模棱两可,让我模糊了。”

    “我不强求,行了吗?”

    她不耐烦的说了句,这是最后的尺度了。

    “你究竟是……”

    “她需要休息了。”一声淡淡的警告,

    墨霆谦的声音。

    说来也奇怪,一直夹在中间的,竟然会是他。

    顾南尘不会袖手旁观,“墨霆谦,你拿什么保证她一定会有救,我看你的样子,半分都不着急。”

    “所以,要像你一样,着急就有用了?”

    他的讥诮,来的总是快到人闪躲不过去。

    顾南尘脸上的阴戾很浓,冷声鼻腔里轻嗤了一声。

    “你们都出去吧,我只想一个人好好休息会儿。”

    霍寒干脆直接道。

    这一声,两个男人同时沉默了一下,随后——

    “好。”

    墨霆谦答应。

    “不行,你身体这么虚弱……”顾南尘拒绝。

    到最后,房间里,只有她一人。

    墨霆谦将门关上,“现在可以好好休息了。”

    他的嗓音,暗暗藏着轻到快感受不到的揶揄。

    霍寒看着他诡异的眼神,来不及思索,身上的沉重让她无处遁形,两个人之间对视了一眼,她沉沉睡去。

    ………

    门外——

    拳头猛的朝着墨霆谦砸过来,男人攥住,身后另外一拳也涌现了过来。

    在眼睛平视的角度,两只手,与之相接。

    继续的,是刚刚未完成的无硝烟的战争。

    门一合,两个男人便就相互搏斗。

    “还来?”

    “刚刚分出胜负了吗?”

    “没意思。”

    “那继续。”

    谁都没有轻了力道,每一下,都惊险又刺激。

    气息直喘。

    墨霆谦深深呼吸着,看着顾南尘像发泄一样的动作,拿他出气,“有完没完?在这里做没用的事情。”

    “你扪心自问,霍寒出事,和你,能脱的了干系?”

    顾南尘紧追不休,拿架势,势必要有一个要赢。攥住横在眼前的拳头,男人鹰隼的目光锐利泠然,“脱不了干系,也是我和她,你,没资格。”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