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隐婚甜蜜蜜:墨少,宠我! 第221章墨霆谦说,我就是RH阴性O型血

时间:2018-07-10作者:宋衣衣

    霍寒,和她暗地里争了那么多年了,因为一个顾南尘,她抛弃了最珍贵的友情,抛弃了最信任的人,在爱情面前,友情与亲情,真的会一文不值。

    不过幸好,这些付出,值得。

    因为终于,她胜利了。

    从前,她是霍家众星捧月的公主,而她,只是一个靠着父母低保过日子的可怜虫。

    她羡慕她每次上学都有专车接送,有那么爱她的顾南尘,在外人眼里,他们是郎才女貌

    所以,她那时暗暗发誓,一定要比霍寒过的好!

    虽然这个过程很漫长,漫长到她都快要放弃了。但是现在,就连老天爷都在帮她。

    一年前,霍寒因为失去处子之身,顾南尘说不要她,连遭殃的,还有整个霍家,被最亲的人给端锅了!

    一时间,从众星捧月的小公主,变为贫民,霍寒的处境简直是天堂与地狱的最佳形容。

    现在一年后,原本以为她嫁人了,至少,不是嫁给顾南尘,那就好了,可没想到,是墨家,她这一生,还真是稀奇了。

    可好景不长,没想到,现在身子又出这样的问题……

    殷芷落掩饰不住嘴角的弧度,所以,她终于是守的云开见月明了。

    ………

    带着一颗着急的心,顾南尘赶到医院后,第一时间就冲到霍寒病房这边来。

    恰巧,就看见女人在吃粥,男人拿着勺子一口一口输送到她嘴边。

    刹那,目光相接。

    女人嘴角苍白,带着难以掩饰的憔悴。

    面色,淡淡的青色与白色交相衬托,血色,一根一根脸部显示,那是虚弱无力的象征。

    顾南尘的到来,为房间增加了一丝暗涌。

    早上时,容澈他们都已经走了。

    唐小柔原本执意留下。

    后来,还是霍寒说不必。

    免得两个人到一起会抱着哭。

    于是,在容澈的行动下,唐小柔被无情扛走了。

    他的到来,令霍寒目光一凛,然后,是慌张的转身,粥,也不喝了。

    墨霆谦静静的看着她突然改变的动作,手里的粥,愣在原处。

    “不吃?”

    被子里,女人立刻嗯嗯了几声,还有话语,“我不想见他,让他回去吧。”

    指的,大概就是门口进来的男人吧。

    “好。”一声回应,墨霆谦机械的动作将粥放下,随后,走向门口进来的男人,“她说,她不想见你。”

    闻言,顾南尘微侧身,看向里面,眉因为墨霆谦的话而拧起,视线里,有丝飞快的阴戾闪过:“我不信,除非让她亲口告诉我。”

    接着,他进去时的动作愈加有些强势。

    然而,墨霆谦长臂一拦,阻止他的行为。

    两个男人,彼此横对,不相上下的身高,气势上,不分伯仲。

    “让开。”

    “我说了,她不想见你。”墨霆谦重复一遍。

    彼时的瞬间,胸口,差点遭来一拳重击,男人反应快到一个极限,握住即将砸向自己的拳头,两个人,胶着。

    “让我进去。”

    顾南尘的声音很决然,即便拳头被人紧紧箍住,依旧稳当安然。

    这一次,墨霆谦没有再回复,而是蓦地将他推了出去,可是,身手敏捷这种东西,大概两个人都是练过的。

    在他即将要将顾南尘推离时,后者,一个转身,从门槛,从他的背后,借位窜入,一只腿在外面,一只腿,在里面。

    床上的人,听见轰轰烈烈的声响,无力的掀开被子,“够了!别吵了!”

    “……”

    “……”

    霍寒凉凉如寒冰的视线注视着他,开腔,“你走吧,我不想见你。”

    既然他想听她说,那她亲口对他说就是。

    这句话,无疑是给顾南尘一个打击

    。

    “为什么霍寒?告诉我个理由好吗?”

    天知道,他已经快疯了一样的担心着她,因为肾源这件事,真的差点就崩溃了!

    找到一个合适的肾源有多难她不是不知道,而且,她血型还特殊,rh阴性o型血,这种血本就极少数人才有,为什么偏偏……就落在她的身上!

    霍寒躺在床上,面无表情,“没有理由,不想见就是不想见,以后,都不要再来了。”

    “我想救你!”顾南尘说出内心最直接的想法。

    这一刻,霍寒才有了点反应,可是……

    她转过身来,笑的平常,“不必,我有墨霆谦就够了,他能做到的,与你而言,我想,定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顾南尘的内心所有的盛情全在这一刻熄灭。

    该是预料之中,却是想象之外。

    就那么恨他?恨到这样到巴不得离他远远的?

    他到底要怎么做,才能让她接受自己对她的好!

    一个机会,一个转圜的余地都没有?

    内心无比的焦虑,“霍寒,我认识的人脉广,或许,我能帮你从中找到一个合适的肾源,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这关乎你的性命,不要随随便便跟我置气。”

    “抱歉,我们没关系了,何来置气之说。”

    霍寒重新躺了回去,她很累,身子,很容易就泛起疲惫。

    大概,这就是一点一点逝去生命的过程。

    “你是熊猫血,你知道你现在有多危险?!”顾南尘歇斯底里的低吼,很不甘霍寒对自己冰冷的回应。

    她在拿生命开玩笑,同他抵抗,誓死不从他的示好,他绝对不允许这样的胡闹。

    霍寒没有再说话,沉默的面对他的言语。

    自始至终,半边身子倚靠在门框的男人,发话了,“能找到,一定。”

    他肯定的语气令人不容置喙,偏偏,这明明是件很虚的事,他怎么能下这样的狂言。

    顾南尘冷笑了声,“你是什么血型,是rh阴性o型血么?你也知道这种血型的珍贵之处,不是,就闭嘴。”

    墨霆谦双手环胸,他的姿态,真的令人捉摸不透。

    “我就是rh阴性o型。”墨霆谦突然说。

    一瞬间,气氛陷进了数秒的静止。

    窗外的风,吹进来,吹在朦胧的视线里,令人有些晕眩。

    连一根针掉在地上的声音,都能听见。霍寒也重新看了过来,在他话落地那瞬,不可思议的露出惊愕的眼神。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