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隐婚甜蜜蜜:墨少,宠我! 第208章这是一部悲剧,最后无一生还

时间:2018-07-10作者:宋衣衣

    姜婉烟深深的看着对自己毫无回应的人,目光,有一丝憎恨,不甘……但更多的,是自讨没趣的脸上羞赫。

    在霍寒依偎于墨霆谦之时,她的眼神,片刻都不曾松懈过。

    戏剧的开幕来的突然,全场的光,齐齐关闭,仅空出一条缝隙,穿越无数个人头,那是投影仪的光,射向舞台,演员。

    戏剧场上,演员早已经准备就绪。

    “喂,你探头探脑的在看什么呢?”

    李茵不禁好奇,连连细问将目光乱转的翟天麟。

    观众席上,李茵坐在第七排第三个,左边的,就是翟天麟。

    “你看你的,废话什么?”

    翟天麟嗔了她句,彼时的瞬间,他恍然一眼看见了那个心目中所念之人——姜婉烟。

    “老……”

    眼睛里闪出狡黠轻松的惬意。

    他没有说出嘴,很快就识相闭嘴了。

    姜婉烟在他的前面两排,侧脸睨见的方向,是女人淡笑优雅的袅袅。

    果然,老师不论在哪里,都这么迷人。

    翟天麟的目光一直紧锁姜婉烟的身上,没有丝毫闪退,直接而决绝。

    李茵很不解,于是,眼神也跟着偷偷看过去,但是因为她的视区刚好隔着一个大叔身影,她个子小,被刚好挡住,压根看不见姜婉烟,所以,也就看不透翟天麟究竟在看什么。

    舞台上,演员的声音说着,淡淡吐露……

    “可是正像一个贞洁的女子,虽然淫欲罩上神圣的外表,也不能把她煸动一样,一个淫妇虽然和光明的天使为偶,也会有一天厌倦于天上的唱随之乐,而宁愿搂抱人间的朽骨……”

    舞台上的演员是英语流利出嘴,明白的人,自然明白,听不懂的人,也只能随着剧情,继续一头雾水。

    “听的懂吗?”

    墨霆谦凉凉的嗓音轻而缓,淡淡道,胸怀之中,她柔和的身子依偎于他身上。

    “我都说了我听得懂,干嘛总想让我出糗?”

    女人抬起眼来,腮帮微鼓,好不爽!

    他勾唇,不语。

    “霍寒,你都好些了吗?”

    姜婉烟中途试探的问了几句,霍寒不冷不热搭理,可这句话,刚好说在墨霆谦与霍寒聊天间,不搭理,恐怕不行。

    女人脖子一歪,轻轻挽笑,“我很好,不用一直担心我,安静看戏剧?”

    霍寒该如何说,她真的很好,至少,好不好,也不用她姜婉烟担心什么。

    她不用她三言两语就来打动,好像平日里,两个人有多熟络,明明,现实中的关系,是那么危险。

    姜婉烟笑的很自然,听见霍寒的话,优雅的撑着半边脸,“你明知道我担心你,这次请你出来看戏剧,就是想给你陪个不是,上次是我的错,都怨我,要不然,你也不会发生这么多事。”

    嘴里说着是道歉,霍寒的眼底有些挣扎,姜婉烟的脸上,哪里又有道歉的样子?

    撑着半边脸,眉梢微翘,更像是暗暗的耀武扬威。

    算了,她又何必在意,那根本没意思。

    有免费的票不来,那是傻子的行为,有不愿看的眼神,偏偏还去看,那也是傻子的行为。

    她不是傻子,两者都不遂他人愿。

    戏剧进行的很稳当,演员无论是台词与功力,都十分富有魅力,这是一出悲剧,台词的奥妙,以及人物关系剧情,跌宕起伏。

    姜婉烟将话凑过来,低语,“霍寒,你知道吗?”

    后者在猜测她又想说什么。

    “你应该知道这部剧的结局吧?”姜婉烟秉着好奇的眼神看着她,期待她会说出什么结果。

    “全死了?”

    霍寒的话出腔。

    姜婉烟淡淡一笑,点了点头,“看来你真的看了,对,全死了,一个都没活着。”

    霍寒怅然,说出自己的见解,“莎士比亚能将人物捏造的富有灵魂,其实,这也并非就是他最后的悲剧,当一个人的使命完成,就像哈姆雷特知道父亲之死,他存在的价值,已经没有孰轻孰重。”

    刺杀国王成功了,最终,自己也遭受一击,不能将他人之过,衍生到自己的身上,杀父之仇,也终归还是隔着一层世俗,那是他人之事,既然你先招惹,终究也躲不过这一劫。姜婉烟笑了笑,眼底似乎对于霍寒的话,有丝颇为意外的惊讶,“所以,你认为,如果老哈姆雷特没有寄信托梦给哈姆雷特,哈姆雷特没有一开始的复仇刺杀,就后面发生的这些,故事的结局,也会是另外

    一个?”

    “我没这么说过。”

    伟大的莎士比亚,如何是她能揣摩的起的?

    听见她的话,姜婉烟的眼神回归了平静,一丝淡淡轻蔑涌过。

    戏剧一点一点过去,台上的戏码,分分钟,就能将人带进情绪当中去,看懂了的人,是真的赚到,看不懂的,还在求知若渴请翻译。

    “翟天麟,你能看懂吗?”

    李茵有些惭愧,没想到自己英语一百三四十的人,有些词句,她还是翻译不过来,根本不知道对面在说什么。

    “当然看的懂。”翟天麟想也没想就说出。

    大概,这是英国留过学的好处,外语交流起来,简直不废脑力。

    “那你……可不可以教教我?我有点真的听不懂。”

    李茵一脸渴望期待的样子看着他,双手合十,祈祷。

    翟天麟看了一眼不远处的姜婉烟,姜婉烟刚刚和霍寒说完话,已经平静下来,他自然也就没再多看,暂时松懈几分钟。

    “哪句?”翟天麟不耐烦道。

    “对,就是刚刚那句,什么意思?”

    台上,作为台上主角的哈姆雷特,刚刚说了一句话,

    “to be,or not to be, that is the question……”

    “你连这个简单的都不知道?生存还是毁灭,这是一个值得令人思考的问题。”

    翟天麟不假思索直接翻译,言语简洁,精准,俨然,这难不倒他。

    李茵被他蔑视的眼神唬住,抿了抿唇,或许,她的知识可能真的都是在课本上,一句这样简单的话都听不懂。

    “我,我的英语不是强项,数学才是我的强项。”她默默解释了下,也不懂为何看见他蔑视的目光,总觉得很自卑。

    “行了行了,继续吧,我又没说什么,这么在意别人怀疑你?”李茵咬唇,重新将目光放回到了舞台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