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隐婚甜蜜蜜:墨少,宠我! 第207章戏剧开始1

时间:2018-07-10作者:宋衣衣

    翌日。

    夕阳落下的都差不多,一点残羹还在外,车已备好。

    “别忘记我的药,都带上了吗?”霍寒询问道。

    “放心吧。”

    墨霆谦从袋子里拿出了几粒药片,外加一小搓齑粉。

    那是她自己的药,霍寒记得很清楚。

    “走吧。”

    到时,就看见姜婉烟立在戏院门口,一席淡裸色长裙,长发飘飘,在人群之中,气质超群。

    女人的脸上,今天化了个极其庄重的妆,整个人看上去,放眼身旁,几乎没有她的对手。

    “霍寒,霆谦,你们到啦。”

    随着她脸上高兴的笑容,紧接着,便就有人将目光投来,像是在说:这位女士,你的美感染到我了。

    相比于霍寒,她的素雅清洁,毫无脂粉在脸,两个人形成鲜明的对比。

    “霍寒今天怎么了?脸色看上去这么苍白?”

    姜婉烟好奇的道。

    “没事。”

    墨霆谦揉了揉女人的头,紧接着便搂着她的身子出去。

    后者孤身一人,淡漠寡淡的视线,原地停留几秒,紧随而进。

    ………

    学校。

    此时的校门口,已经是人影松散。

    “李茵,今天我送你回去吧,前些时日的事我已经知道,沈千瑜那些人,我会警告她的。”

    李茵立在校门口翘首以盼,看着眼前的林阳,“不用了,我已经有约了。”

    林阳看她时不时探头,在张望什么,不觉明历

    :“你在等人吗?谁啊?”

    李茵看了看他,摇摇头,“不必,林阳,你先回去吧。”

    林阳看她等待的眼神,心底的疑惑越来越重,“李茵,你以前不会这样的,你能不能告诉我,你究竟在等谁?”

    见林阳的喋喋不休,李茵有些觉得莫名的烦躁,眼神微微一狠,“说了不必,你自己回去吧,行吗?”

    林阳的眼神充满了无辜,“李茵……”

    少年纤白的手指刚伸出去,手就被无情避开,“林阳,你能不能不要再这样?”

    “我怎么了?”林阳无辜,眼神更加无助,压根不知道李茵为何要对自己这样言语。

    李茵看着他,挑明了说:“沈千瑜喜欢的人是你,以后,能不能不要再纠缠我了?”

    “李茵,你不觉得这句话是错误的吗?她喜欢我,于我何干?我就得非喜欢她不可?”李茵说时便迟疑了一会儿,顿了顿,彼时,点了点头,“对,你不喜欢她,也可以,但请你也别再来碰我,每当你来找我的时候,知道我内心所要承受的重量吗?你知道她们上次差点把我怎么样嘛?都是你

    ,还不都是因为你林阳带给我的!”

    李茵所有的话吼了出来,刹那,所有的情绪消融其中,所想要告诉林阳的,她都已经说完。

    林阳在听见话后,明显觉得十分愧疚,想说什么,内心又自责。

    他都知道了,李茵因为自己,的确是受到了沈千瑜很多莫须有的捉弄。

    “对不起……”淡淡的嗓音,噙着少年十分真诚的话。

    “不必。”

    女孩的声音,突然衍生一丝喜悦。

    “走,上车。”

    十米开外,一辆奢华极致的车型停留在门口,驾驶座,露出一张极致帅气的脸,翟天麟的皮囊也是副好底子。

    “嗯。”握紧书包的袋子,李茵看见里面的人,笑了笑,点头,默默上了副驾驶座。

    “李茵……”

    林阳就在眼前,看着李茵上了翟天麟的车,有那么几瞬间,想冲过去,可是当他还未来得及反应,就已经看见心喜之人,跟着别人离开。

    车上,气氛很和谐。

    “这是什么?”

    李茵看着副驾驶座上有几排未开封的酸奶,有些不明白它们为何会被放置在这里。

    “买给你吃的,拿去。”

    翟天麟一副大气的样子说。

    也是觉得很奇怪,只是路过时看见酸奶,就想起了她,就买了。

    味道,总感觉莫名搭配。

    “嗯。”

    李茵开了一瓶,用力吸一口,两边的脸颊,因为用力,深深陷进去,雪白的脸,显得有些枯瘦。

    “好喝吗?”

    男人看她吃的甜甜的,不禁好奇,一瓶酸奶也能在她的嘴里吃的那么欢,真是奇葩。

    “很好喝。”

    李茵点头如捣蒜,将酸奶拿了过去,彼时,意识到什么,即刻收回。

    默默的,为翟天麟开了新的一瓶。

    “你还算懂,我这人,衣服从不穿第二次,别人吃过的东西,我也不喜欢再碰。”

    只默默吸了一口,翟天麟便没再碰那酸奶。

    真难吃……

    亏的她都吃的下……

    一路上,翟天麟带着她狂奔,刺激的感觉,享受风的速度,跑车飞出的那一刻,犹如利剑出鞘,万般急速。

    到时,戏剧场的人都已经差不多坐好,一排一排的观众,整装以待。

    “身体没任何事情吧?”

    俯身贴近霍寒的身边,墨霆谦再三确认。

    “没事。”

    女人摇头,笑笑。

    墨霆谦坐在左侧,姜婉烟是最右,中间就是霍寒的位置。

    “霆谦,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怎么感觉霍寒身体很糟糕?以前不是这样的呀。”

    姜婉烟担忧的样子询问,几次眼神朝着霍寒射来,一点一点的,都是内心无端的好奇与猜测。

    墨霆谦能说什么。

    自从那次接受治疗后,霍寒的病情似乎更加严重了,不仅仅情绪反复,就连身子,都每况愈下,有时候,能看见她血色全无,只剩下嘴角倔强的咬着嘴唇的最后一抹力。

    “无碍。”

    男人仅二字道,不由分说,将女人拥过来,手指紧紧抱着她的臂弯,让她整个人,靠于自己之身。

    来时说过好几次不让她来,可是她始终是不答应,一再坚持,只能成全她的意愿。

    “墨霆谦,我这样好多了,不用担心我。”

    “嗯,我不担心。”才怪。

    后面二字,在内心默默念出。

    姜婉烟在一旁,默默看着,没有言语。

    当全场所有的灯光漆黑,没有光影,浮现的,只有空中因灯射而扬起的灰尘,一片安静。

    “就要开始了。”姜婉烟淡淡道,眼角,倾泻了一下身旁位置,霍寒歪在墨霆谦的身上,没有任何回应。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