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隐婚甜蜜蜜:墨少,宠我! 第199章被催眠的霍寒—心里话

时间:2018-07-10作者:宋衣衣

    “都说了些什么?”

    离开后,墨霆谦随口问了一句,他在远处看了半天,听不见一句话,隔着车窗,的确是挺好奇两个女人之间,能谈出什么话。

    “没事,没说什么。”

    霍寒绝口不提,话题,也不准备往这方面带。

    “是吗?那你过来,让我看看。”

    他主动侧过身子去,靠近霍寒,后者看着他奇怪的样子,下意识向后一避,男人的左手,悄悄捏了下她的脸,“在撒谎,嗯?”

    不善于撒谎的人,总是很容易耳朵发红。

    捏捏她洁白的小耳垂,“你暴露了。”

    霍寒转过身去,窝着个头搁在车窗边沿,凉风吹进,吹醒了她的一些意识。

    问不出所以然,还能如何,不问了呗。

    男人的嘴角勾了勾。

    ………

    半个小时后,终于回到医院。

    所有人都在等待霍寒,今天,要有一件大事发生。

    一众整齐的医生立在门旁两侧。

    “精神一类的治疗方式,就是最好在病人无意识的情况下,且要在放松的状态下进行,那样,效果发挥的最好。”

    主修这方面的医生简单的跟墨霆谦做了个介绍。

    “催眠?”

    好像电视上,也是这么说的。

    “嗯,只有通过催眠,我们才能究其根本,发现其中的秘密,加以解剖,了解她的内心深处,这是精神必备的。”

    霍寒默默咽了咽口水,被人带到了床上。

    医生让其躺下,双手放于腹部,紧接着,在那些人的指令下,她闭上双眼。

    可是第一次,好像有点不太行。

    霍寒几次睁开眼皮,懊恼道:“怎么办,我好像真的睡不着。”

    “很正常,不必紧张,尝试幻想你最想做的事,终于达到了,想想那是什么感觉。”

    她再躺回去,钟表就在她的眼前,转啊转。

    “不行,好像真的不行。”霍寒还是摇头,无力抗拒道。

    她现在根本睡不着,怎么测试呀!

    “放弃吧,这种状态下,反而会加速她的精神刺激,从而让她的意识更加强烈,不可。”

    一个医生阻断。

    “在想别的事情?嗯?”

    墨霆谦问她,只是去了一趟外面,心跳显示中高等频率。

    “脑子有些乱,怎么办?”

    “你要是怕谁在你睡着的时候把你偷走,那大可放心,我一直在。”

    霍寒听见他的话后,颇为认真点了点头。

    “我再好好进入,再试一次。”

    霍寒开始主动提议,须臾,她握住了墨霆谦的手,“你别走,好吗?”

    所有目光,汇聚在这相相握住的手上,然后,面面相觑。

    “开始吧。”

    墨霆谦紧紧的与她十指相扣。

    终于,这一次,好的多,当钟表不停的轻轻摇晃转悠时,目光随着一点一点轻轻张开,轻轻闭上……

    “霍寒,我现在,进入到你的梦里,记住,是梦,是虚假的,谁都伤害不了你,我可以保护你,只要,你听我的话……”

    是医生的声音,一句一句,柔和到令人忘记呼吸。

    “告诉我,你有害怕的事情吗?”

    众人气息紧屏,不发出一丝声音。

    “有。”

    神奇的,床上睡着的人,真的说话了。

    唐小柔震惊不已,憋在容澈怀里不敢对视霍寒。

    怕自己一不小心,就会说话。

    “好,你说,告诉我。”

    医生慢慢悠悠对霍寒说。

    只听见女人声音带着哭腔,而墨霆谦,也感觉到自己紧紧被霍寒握住的手,正被她用力拧着:“我怕很多事,我怕爸爸再也不会醒过来,他是个植物人,很难再开口说话,我更怕他醒过来之后,知道我承受的苦,觉得我委屈,但是我不委屈,一点都不委屈,我很早就明白,我的选择,会给我带来什

    么,任何人,任何事,都不仅仅只有一面,好的坏的,我认了。”

    墨霆谦就在她的身旁,静静的听着她把话说完。

    心脏,总觉得忽然之间沉沉的。

    “很好,我继续问你,你继续来回答……”

    “好。”

    她答应的很畅快。

    医生说如果她的回答很顺畅,没有隐隐约约,一般就是心智在很放松的状态,已经放下了戒备。

    “你是不是整日整夜的都是在担心着你的父亲?然后,觉得整个人,心脏很沉重?”

    “有,但是,我更想念未出世的孩子,因为我彻底失去了他。”

    此言一出,所有的目光,都深聚在她脸上,她不知道,这些人,也都在心疼她。

    “你很爱那个孩子,是吗?”

    “是,不仅仅爱,更是我的寄托,那个孩子,对我很重要,如果他能留下就好了,我也就能早些解脱了。”

    墨霆谦的眼神微微一滞,因为最后一句话,实在是太耐人寻味。

    医生在此之前说过,催眠过后,谁都不能发出声音。

    “所以,你是失去了这个孩子,让你很痛苦,变得压抑,整日,郁郁寡欢,是吗?”

    “他终究是从我身上掉下来的,如何不伤心难过?很痛,心里很痛。”

    “所以,你的烦恼,一半都是因为这个,是吗?”

    “是。”

    医生继续跟进,“这是一半烦恼的来源,那还有另外一半压使你弦断的事,又是哪些?”

    打破砂锅问到底,这就是医生要的。

    沉默了,渐渐的,空气里,一切无迹可寻。

    就连其他人,都不禁对这一古怪迹象不明所以。

    “霍寒,霍寒,你在吗?”

    “我的心里,一直的都住着一年前。”

    半响,在所有人都未预料到时,她忽然说出这句话。

    一年前,那代表了什么?

    在场的,与她有关的,没人不知道。

    唐小柔更是知根知底。

    “你是指,一年前,深压在你的内心,让你觉得很难受,总是想哭,这又是另外一件事,能否告诉我……”

    “你能替我保密吗?”

    医生笑出柔和的声音,“当然,这是我该为你做的。”

    女人清淡的嗓音染上一点一点挣扎,墨霆谦察觉到,她的手指,正在一刻不停的用力裹着自己的手指,生怕什么会消失不见。“一年前,是我最不堪的一个时期,我整整被他折磨到现在,就连如今,我都带着深深的自卑。我很惶恐,真的,有时候,自己的心里都会不自觉的流泪,我知道我又多愁善感了,但是始终在我脑海里打转的那些东西,我抹不去,太脏了,那晚脏到我自己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