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隐婚甜蜜蜜:墨少,宠我! 第198章真是鬼迷心窍了

时间:2018-07-10作者:宋衣衣

    霍寒在电话里约好与姜婉烟的见面时间,是早上的九点,八点半左右时,墨霆谦就带着她来到地点。

    “你不陪我一起下去吗?”

    她好奇的看着坐在驾驶座上不动弹的他,眨巴眨巴眼睛。

    水灵澄澈的杏眸,较之以往,褪去木讷,灵气许多,格外明艳。

    墨霆谦摸了墨她的脑袋,“我不去了,你自己去,记得说完就回来,医生还在等我们。”

    “好。”

    电话里,姜婉烟说想见霍寒一面,只是喝杯咖啡,墨霆谦知道,她是想说关于去看戏剧的事情,所以,就没也打算插一脚。

    让她们两个人说就行。

    他在外面等着,当霍寒下车时,就看见姜婉也乘坐来了。

    “好久不见啊。”

    自那日之后,再次见面的第一句话,竟然是以这句话开场。

    霍寒深深的看着她,那些场景,依旧历历在目。

    微微点了点头,表示自己的回复。

    墨霆谦在车内,静静的看着车窗外。

    “我要一杯拿铁,你呢?”

    “我要一杯果汁吧,我想吃甜一点的。”

    她这段时间以来,几乎都是在吃药里度过,压根不想再喝咖啡自讨苦吃。

    服务员接到单后,微笑的致意二位,表示很快就好。

    “为什么只叫我来,不干脆把墨霆谦也叫来呢?”霍寒笑了笑。

    彼时的那刻,姜婉烟也从容一笑,“叫他来干什么,有咱们就够了,何况,有些话,我只想问问你。”

    “要跟我说什么话?”

    霍寒不解的问,眉头微挑,但语气不是很尖锐,只是比她现在说话时,要大的一点。

    “霍寒,你那天,是怎么被抓去的?”

    霍寒僵了几秒,脑海中,莫名想起一些不好的事情,摇了摇头,“你知道了有何用?”

    “没事,我只是想问问你,那天你送护照给我,就离开了,然后就听说你是在那个时候被厉千寻的人带走了,我就好奇。”

    “没什么好奇的,事实就是如此,我已经回来了,过去的事,我一件都不愿多提,你来找我,有事说事,好吗?”

    最后两个字,类似一种轻微的恳求。

    姜婉烟看她像是果断了,可是,话语,又有点不对劲,比起先前对她的冷漠,现在反倒还好些了。

    “是是是,就是来找你的,关于《哈姆雷特》那场戏剧,你知道吗,我是有三张票的。”

    三张票……

    “你手里还有票?”

    “看来霆谦告诉过你票是我给你你们的。”

    “他并没有说你也会去。”

    姜婉烟捂着嘴,笑的花枝乱颤,“大概,他想到时候给你一个惊喜。”

    那种大肆的乐笑,霍寒不知为何,看着很不舒服。

    “所以你呢?”

    姜婉烟笑着拿出了那张票来,缓缓摊在了霍寒的面前,“如果你觉得咱们能一起去,我把我的票拿回来,如果你觉得不可以,我现在当着你的面,撕掉这张票,好吗?”

    龙卷风暴似的问题来的太快。

    霍寒看清楚了,上面的票,果真与她那日在墨霆谦手里的票,一模一样。

    问题又是千回百转的抛回给了她。

    “原来,你真正的意思是,在问我,让不让你去?”

    姜婉烟也不掩饰,点了点头,这时候咖啡与果汁来了,喝了一口咖啡,她淡淡道,“你现在和霆谦是夫妻,你们俩之间,怎么能有外人,如果不希望我的介入,我可以不去。”

    尽管,最后一句话不是真心话,但是她也说了出来。

    霍寒觉得,隔着这两杯饮料,她都能闻见那股谎言的气息。

    这会是姜婉烟心里的意思吗?

    望着两张票,她顿了顿,终究没有说话。

    “怎么,做不出答案?一边不想让我去,一边,又觉得霆谦会怪你,是在纠结这点吗?”

    旋即霍寒将目光扫向她去,姜婉烟端着咖啡,嘴角勾起的弧度很愉悦。

    激将法?

    霍寒不得不佩服姜婉烟左右逢源的这招,看来,无论她答应与否,依照姜婉烟自己所言,她都把自己置于一个无辜的位置,置于结果,都由她来承担。

    那又何必做个坏人呢?

    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脑子有病的人才会这么做。

    “拿回去吧,我不是一个斤斤计较的人,我这人大方的很。”

    她要真是撬的动墨霆谦,她也不会挽留,能被撬走的,都是垃圾。

    有墨霆谦在,就是死了还能拉他垫背,怕什么。

    姜婉烟,又怎么可能让自己喜欢的人受伤呢?

    霍寒想出了这么一套十分符合逻辑的逻辑来。

    “真的答应让我去?”

    “嗯,我都是死过半条命的人了,又何惧风险。”

    姜婉烟对霍寒说的后半句话留了个眼神,微微滞变。

    戏剧的票终究拿了回去,霍寒亲眼看着她重新装回了包包里。

    “还有事吗?我预约了医生,还有些事。”

    霍寒道。

    姜婉烟看着霍寒的身子,撑着下巴,问了句,“你肚子,好些了吗?”

    摸了摸肚子,女人笑笑,心口下一抹苦涩掠过,然她没有表露,只道:“挺好的。”

    “没想到啊,还是没能逃过去。”

    姜婉烟意味深长的说了句。

    霍寒总要因为她的话停顿片刻。

    曾经,第一个女人为墨霆谦堕过胎,没想到,第二个,依旧如此。

    “是我自己大意了,不怪谁。”

    她强调一遍。

    “厉千寻也不怪?”

    姜婉烟当即说出这个名字,隐隐约约充斥极大的仇恨。

    那天,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故意羞辱她!

    脏?什么叫做真正的脏?她只是双方互相需求罢了。

    霍寒呢?第一个男人是谁?第二个男人又是谁,她知道,霍寒的第一个男人并不是墨霆谦!

    亏的霆谦竟然还会和一个不是处的女人在一起,他那样有精神洁癖的人,不管是哪一面,但凡别人用过的,他从来不会再多看一眼,

    非处更是连碰都不会碰的!

    真是鬼迷心窍了才会答应和她这么脏的女人在一起。

    呵,哪怕再爱又如何,他的心里肯定还是梗着一层难以忍受的摩擦吧!姜婉烟是这么想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