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隐婚甜蜜蜜:墨少,宠我! 第194章去看《哈姆雷特》?

时间:2018-07-10作者:宋衣衣

    “确认了时间,下个周五有空吗?”

    电话里,容澈的声音清澈明亮。

    “有空。”墨霆谦道。

    “嗯,那就周五了,我那些朋友会在周五的晚上飞到h市。”

    “行。”

    电话挂断,简单而又重要的一段通话。

    “墨霆谦,你刚刚跟谁打电话呢?”

    霍寒瞅了他一眼,剥了一个葡萄,塞自己嘴里。

    男人看着她毫无奖励的行为,嘴角抽了抽。

    “容澈,确定了下周五帮你看看疾病,现在,你个意识变换的总是有些模糊,有时候,我也不知道哪个是你。”

    霍寒吃葡萄的动作一顿,随即,嘴角勾起一抹自嘲,“对不起,连累你一直为我担忧。”

    “累倒不累,只需要你的一颗葡萄就行。”

    后面那句话,说的有多骚就有多无耻

    。

    男人冲女人竖起一根手指,立在她面前,细白的手指,跟只长长的笔杆子一样,直挺挺。

    他挑眉,意思不言而喻。

    “张嘴。”

    随后,女人扔了一个全皮的葡萄塞他嘴里,自己又剥了一个,将皮剥掉,塞自己进去。

    男人无奈,吃葡萄不吐葡萄皮。

    两个人在房间里戏耍般,偶尔霍寒吃什么,墨霆谦不时要凑过去,女人想躲开他,男人又紧随而上。

    “墨霆谦,你真的好粘人啊。”

    霍寒受不了他的主动靠近,感觉身上贴了块狗皮膏药一样。

    他怎么有时候跟个孩子一样,离不开人。

    男人撑着下巴,看着这一月长胖了不少的她,双下巴都快有了,捏了捏她的脸,“我怕我看不见你,你就又出事,我受不了。

    ”

    “怎么会,就在你眼……”

    正说着,嘴里的葡萄随着舌尖微微一转,顺着唇腔里面滑进喉咙,明显是呛到了。

    顿时,墨霆谦的魂儿都丢了半条。

    “看看,看看!”

    使劲拍她的后背,十几秒后,这才拍出那颗葡萄。

    两人看着弹在地面上的葡萄,彼此沉默。

    友情提示:绝对不要在说话的时候吃葡萄。

    “能让我省点心,嗯?”

    看着她被呛的通红的脸,心里有很多想骂一顿的话,可看见那傻气又怂包的样子,又不知道该从哪句开口。

    霍寒除了讪笑与尴尬,也不知道该说点什么了。

    “我没事,真的没事。”

    就是不敢再吃葡萄了。

    两个人,一个像刺猬,谁靠近了,露出刺来,另一个,像高贵矜持的布偶猫,喜欢赖人,可是又瞧不起人。

    “对了,跟你说件事。”墨霆谦停了下来。

    “你说。”

    霍寒静静的看着他,听他会说出什么事情。

    嗓音清清,略过着一丝清脆的磁性,道:“前些日子,婉烟给了我们俩两张票,莎士比亚戏剧《哈姆雷特》,想去吗?”

    他将两张票摊开,摆在了她面前。

    这或许是一个抉择。

    而且,还是一个异常艰难的抉择。

    “《哈姆雷特》呀,我看过了,大学的时候和顾南……和他一起看过了。”

    她邃将语气一转,那个人名字的最后一个字,她没有继续说下去。

    “听你的意思,是非去不可了?”

    墨霆谦笑了,怀着不怀好意,眼底的幽冷明闪闪。

    故意的是吧,讲给他听,生怕他不知道两个人好过?

    “我没说我要去啊。”

    霍寒觉得他莫名其妙,她什么时候说要去了?

    “你是没说过,你拐着弯的提示我了。”

    “墨霆谦,能不能说人话?”

    霍寒又想了想,转念道,“我只不过是说了和顾南尘一起去看的,你难道就生气了?票还是姜婉烟给你的,她会那么好心?”

    “不生气,那是曾经,我来不及参与,但是,你现在告诉我了,我就很生气。”

    “………”

    “好好好,您是总裁,您说了算,我去,我去。”

    “你霍寒,我的意思,你到底明白多少?”

    他看她无所谓一副任他所用的样子,问着她。

    霍寒哑在了原地。

    良久,“我,去就是了,不就得和你一起去看场戏剧么。”

    她见就两张票,不答应白不答应。

    “英文的,听的懂么?”

    霍寒一个枕头砸了过去。

    “真的听得懂?不用我到时候帮你翻译?”

    第二个枕头,不偏不倚,也砸过去。

    咦,奇怪,病房里,一张床上怎么会有两个枕头?

    ………

    深夜。

    h市某高档酒店双人套间。

    女人喘息的呻吟间断不止,一声一声萎靡入耳…

    “天麟,老师累了,让老师歇会儿好不好?”

    女人双手搂着男人的脖子,她像个可怜少女一样,被他欺负过后,扑倒在他的怀中。

    “老师,你真的好美,尤其是……叫着我的名字,真是太好听了!”

    姜婉烟的嘴角露出一抹得意的笑,却在男人眼中,以为她是在害羞,像个情窦初开的少女,越是觉得她可爱。

    呵,那是姜婉烟故意的,这么些年了,反正这种背后刺激的事情已经不是第一次了,是她玩过那么多男人之后积攒下来的经验。

    男人都喜欢女人在最看似无辜时,嘴里一声声叫着自己的名字,那一刻,让他们觉得,自己是被她需要的。

    “乖宝宝,老师给你的补习,还喜欢吗?”

    “喜欢,喜欢死了!”

    “那就好,以后老师,就这么给你补习,好吗?”

    她主动吻着男人的唇,还未一秒,后者旋即反客为主,重重的将她压在了床上……

    “讨厌,嗯~讨厌啦~”

    她无辜的做出被虐待的样子,声音带着哭腔,眸角,流出泪来,好似委屈可怜,却让身上的人愈加的兴奋。

    情至浓时,在即将勇攀高峰期间,打断的声音响起。

    电话声突然在此时响了,女人的眼睛一瞬间从迷离恍惚中清醒过来,是她的手机铃声。

    “别,让老师接个电话~”

    “管他,我们继续。”男人不愿舍弃这幅好状态,不松开她。

    着迷一样的对她上瘾。

    姜婉烟嗔怪他一眼,见他怎么都不答应,干脆自己托着笨重的身子拿来电话。

    手都是抖的。恍恍惚惚地看见上面的联系人,有些失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