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隐婚甜蜜蜜:墨少,宠我! 第187章不嫌脏的可以留下

时间:2018-07-10作者:宋衣衣

    “什么叫她过的比我好?”姜婉烟立即回呛,不以为然,“她哪里过得比我好?她有的,我都有,墨霆谦什么不会给我?只要我说要,他就会给!你也太高看霍寒几斤几两了。”

    在女人面前,谁都不会承认自己过的比谁差。

    况且,在她看来,那个女人,是抢走了她的男人。

    厉千寻看着她的样子,不屑一顾。

    蠢不可怕,可怕的是自欺欺人。

    脖子上,锁骨,一直蜿蜒向下,都是别的男人留下的印记,狰狞放纵的痕迹,是有多令人作呕。

    现在穿着一个衣衫不整睡衣的女人,长发凌乱,纵欲过度的样子,在那些人眼中竟然还被捧为女神。

    私下滥交,约p成瘾,这间屋子,也不知道进来过多少男人。

    “霍寒过的哪里比我好了?在墨家,墨老爷子那样一个财阀势力的人,让霆谦娶她根本不可能!要不是那老头子脑子有问题,就是霍寒也不是个简单的女人,她的城府有多深谁又能知晓呢?”

    一个个都围着她转,可别被她迷了视线。

    厉千寻觑了她一眼,淡描:“再如何,也比自愿千人枕万人骑的女人强太多。”

    姜婉烟听着“千人枕万人骑”六个字,想冲过来打厉千寻,只不过,还没靠近男人的身,就已经被身后的保镖拦下。

    “厉千寻,我诅咒你永远都得不到霍寒!”

    姜婉烟不甘示弱道。

    男人掀眼,凉凉一笑,“又嫉妒霍寒了吧?”

    他转身离去,身后,蓦然传来姜婉烟挣扎的声音,不甘心就这么归于平静。

    快要出去时,女人身上的脆弱布料直接被黑衣男人保镖撕碎,因为她的不停强来,保镖逼不得已直接撕个干净。

    姜婉烟狼狈的坐在地上,满身刚刚事毕的痕迹全权裸露而出,苍白的脸上嘴唇咬的出血。

    厉千寻没有转身,眉头皱了皱,“不嫌脏的可以留下。”

    所有的人,目光流连了一眼,须臾全部跟着他离开。

    ………

    霍寒被转移进了医院。

    说第二天一早就去的,

    醒来时,四面洁白,病房是vip,环境很好,没有任何杂音。

    被子悉率的声音响起,她揉着眼,旁下无人,这是陌生的环境,不禁感到有些害怕。

    “好的,谢了。”

    “不必不必,墨总,贵夫人的安排,我们都会保密进行,您放心,康复方案,也会今早进行。

    ”

    外面的第一个声音,好像是墨霆谦的!

    “墨霆谦!是你吗?你在不在啊?”

    霍寒带着一丝害怕的声音冲外面喊,不确定,所以,畏缩的躲在被子里,生怕外面进来的人,不是他。

    男人的身影即刻就出现在她面前,看见她窝的根只受惊的兔子一样,两只耳朵都不禁软趴趴,无奈的叹笑,摸了摸,即刻搂进怀,“是我,这么早就醒了?怎么不多睡会儿?”

    霍寒紧紧的抱着他,心底下,安心了很多。

    身上的病号服,长发落下,没有任何胭脂水粉,早晨,她素白的脸,显得有些憔悴。

    “我不想睡了,眼睛一闭上,总觉得能看见宝宝。”她顿顿的声音钝钝的说,懵懵的,好像还没清醒过来。

    温柔的她。

    墨霆谦察觉到了。

    嘴角一勾,他张开怀抱,“那,要不要到我身上坐会儿?”

    搂着的她身子软软的,换衣服时,他就在旁,给护士搭手,软的跟没骨头一样。

    霍寒犹豫了下,随后,默默点了点头,“好。”

    她缩的跟只球包子一样,塞进他怀里,眨着一双略空洞的眼,哪知男人背后的“阴谋诡计”。

    墨霆谦发现了,温柔时的霍寒,好像很依赖他,刚刚询问了医生,可能是那段时间,她最无助时,他的出现拯救了她,所以记在心里,让她觉得能依靠。

    下巴抵在女人的头顶,她默默朝他怀里拱了拱,寻求一个更舒服的姿势。

    半响,霍寒不解开腔,“我为什么要到医院来?你不是说我的精神没问题吗?”

    墨霆谦揉揉她的头,牵了下嘴角:“是没事啊,但是,我还是放心不下,等你彻底好了,我就让你出去,嗯?”

    女人微微嘟起了嘴来,似乎对这一消息来的很突然,不太愿意接受。

    “那你也该跟我商量商量吧?”

    “你之前在睡觉么,我打算等你醒来再告诉你,谁知你就醒了。”

    霍寒撇撇嘴,哪里,分明是先斩后奏。

    “听话,都是为了你好,我是你老公,你要明白我的心意。”

    墨霆谦一边说,声音故意严厉一些,彼时,就轻轻握起她的手,放在唇边轻啄,她的指尖有股淡淡的护手霜香味,沁凉沁凉。

    湿润的感觉扩散在了指尖,霍寒虽然觉得怪怪的,但是,并没有违抗他,任他吮吸,只觉得墨霆谦这样……好像一条大尾巴狼。

    伺机而动,随时拆她入腹内。

    “墨霆谦,我要是好不了怎么办?”

    她忽然幽幽出声,连带着,语气好似绝望,这样的自己,总觉得,就快要死了一样。

    可精神病不是绝症。

    “不会,我不会让你有事。”

    昨天,她问了自己相同的问题,墨霆谦也想知道,不一样的她,回答出来的,究竟又是什么。

    “我是个神经病对么?”她不觉得神经病这三个字是异类,直接道,甚至是让墨霆谦,都感到意外。

    昨天,她可是很抗拒的。

    “你是霍寒,墨太太。”墨霆谦淡淡的纠正她。

    “可我就是个神经病啊,墨霆谦,神经病到后面,会很恐怖,可能还会伤害你,如果可以,我希望,你别看见我那副样子。”

    说着,她抿嘴笑了笑,淡然又自卑。

    大概,这是实话。

    没想到,两个人格,霍寒所希望,都是不希望他再看见自己那脆弱狼狈的一面。

    墨霆谦拧了下她脸,“你懂什么,就你想的远,谁伤害谁还难说,就现在,你伤的了我?”

    “可以后呢?我看见过,有个神经病,半夜拿着刀,砍死自己的丈夫,太可怕。”

    她说着时,浑身发抖了下。缩进他怀里,有些纤瘦的脸在他胸口搞怪的摩擦了几下,嘴角却洋溢出满足的微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