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隐婚甜蜜蜜:墨少,宠我! 第166章我说了她根本没怀孕!

时间:2018-07-10作者:宋衣衣

    “你松手!别打了!”霍寒仍旧上前,企图拉回他暴躁的手臂。

    厉千寻命令她:“你立刻回房去!”

    霍寒不肯,与他硬碰硬,她不信了,他还敢打自己不成!

    要是不拦着,第二条命,不知道会不会就这么没了,“厉千寻!你冷静些!你没发现你很残忍吗?”

    就在她刚说完“残忍”那瞬,男人再次甩开了她,可不同上次,那一抹重重的力,无意之间,周围忽然天旋地转。

    她明显感觉到,自己的脚下,好像,被什么东西打湿,整个重心,往前滑,向后倾倒,那是楼梯口,下面,是一排排楼梯……

    “不要!”

    恐惧逐然上升。

    霍寒感觉身子经历了几个世纪的碾压,膨胀,一系列的反应,直到她回过神来,发现自己竟然从二楼的拐角,直接滚到了一楼。

    湿湿热热的感觉出现。

    “疼……”

    ………

    距离事发已经是三个小时后了,医生终于来了。

    拿着听诊器,她皱着眉,再次重复了第三遍:“我想你们真的真的搞错了,她根本没怀孕。”

    床上的女人,头上缠着一圈绷带,卷曲弯翘的睫毛,安静躺在原处。

    厉千寻就在身旁,听见这医生已经不是用肯定,而是极其肯定的语气说出那句话,紧紧的蹙起眉。

    “怎么可能?刚刚,见红了。”

    中年妇女医生看了他一眼,听诊器取下。

    用着老生常谈的口吻:“这不是稀奇事,或许,她的月事只有经过激烈的撞击,才有可能出现,中间只是隔一两个月没来,我甚至见过隔大半年的,她真没有怀孕,而且,她反而还有挺严重的宫寒。”

    厉千寻完全愣了,面对这突如其来的情况。

    在她掉下去那一瞬,他整个人都崩溃了,脑子里想过一万遍方式怎么把她挽救回来,可到头来,看着地上一摊血……

    “那为什么会确诊她怀孕?”

    “医德。”中年妇女医生说到这儿无奈的摇摇头。

    厉千寻整个人都是恍惚的!

    没怀孕,霍寒竟然没怀孕!

    “你是她丈夫?”

    医生问道。

    厉千寻没说话,沉默的样子。

    医生以为是,随后说出自己的想法,“你老婆可能有宫寒,月事延迟不能轻视,重则会危及以后孩子的生育,多带去检查,吃些中药调理。”

    医生看他什么都没说,仅是明白了的点点头,无奈的摇头,现在的年轻人啊,结婚可真早,又什么都不懂。

    就要走时,厉千寻拦住了她,数秒:“给我一封堕胎药。”

    医生听见这话,立即皱眉,“我说了她没怀孕!”

    “给我!”

    他的眼神实在是太犀利,又一副生人勿近之态,最后医生不敢不给。

    厉千寻如愿的拿到了,紧紧捏在掌心,那是一抹类似齑粉的东西。

    ………

    深夜,将近凌晨,墨霆谦与一众人抵达了这座小岛。

    过程意外的顺利,一路上,通畅无阻。

    “我们竟然坐了二十个小时的飞机,天啊!”

    还坐在飞机椅上的唐小柔都不愿下去了,整个身子都要麻掉。

    “快点,别磨蹭。”

    容澈皱皱眉,朝她身上掐了一把,“可是你自己要来的,没人逼你,做不到,我就让你送你回去。”

    吓的唐小柔立马精神抖擞。

    “哇,霍寒最喜欢的海岛哎,大海,蓝天!该不会是厉千寻买下来送给她吧?”

    一下飞机,唐小柔没想到外面的世界竟然这么美,虽然还是黑夜,但是,风景能想象到,白天应该十分绚烂了。

    可这话她没经过脑子,不知还有其他人。

    “闭嘴。”

    容澈淡看了她一眼,捂住她的嘴巴把人搂过来,心中很后悔,为什么当时没狠下心把她扔下飞机。

    目光,试探性的睨了睨墨霆谦。

    然墨霆谦早已经听见了,淡墨色的眉,临危不乱。

    他只是余光微挑,轻轻环视了一圈周围。

    “霍寒喜欢岛吗?”连清初好奇,发出疑惑。

    唐小柔躲开容澈的手,解释说,“喜欢啊,喜欢的不得了,以前霍寒说了,想看看大海,体验一下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的感觉,人没希望的时候,就该给自己多些希望,没想到,厉千寻就帮她实现了。”

    这里撇清,到目前为止,唐小柔都觉得厉千寻是对霍寒最好的那个,所以,当时霍寒的电话,她才会给厉千寻。

    她只是看不惯厉千寻的某些做法,太偏激,太偏执。

    墨霆谦与姜婉烟的纠缠,让唐小柔已经倒尽胃口,失去了对墨霆谦的信任。

    而且她来,只是想找回霍寒,并不是帮墨霆谦找回霍寒。

    所以,她一点也不在意墨霆谦怎么看,刚刚,是故意的。

    都是他的咎由自取。

    “那明儿,我也送她一座岛。”连清初打趣的道,旋即,只看见墨霆谦嗜血的眼神对准他。

    “!!!”

    “我一个人,你们自便。”

    墨霆谦拿上工具,刀枪之类的,将瑞士军刀藏匿在身体隐蔽位置,像个平常人一样看不出两样。

    独自上前,只身一人离开。

    “不一起?你一个人确定?”容澈在后面叫住了他。

    男人没有转身,在踏上这里的那一瞬间,他就发现他已经等不及了!

    身体超乎急迫的血液在燃烧循环,有什么东西,快要冲破这具身体,恨不得立马就看见那个女人!

    他真的很想她。

    “算了,他自己要一个人就一个人,容澈,我们三个。”

    唐小柔嗤了声,不待见墨霆谦这种行为,管他,她还不信,他一个人,能有她三个人厉害?

    容澈看着抱着自己手臂一直不敢撒手的小女人,她怕黑,嗤笑:

    “你别小看他,墨老爷子曾经为了锻炼他,把人扔进过训练队,那种横穿整个死亡森林,面对野兽和真实枪战的,最后就他安全出来。

    要不是墨家的财产等着他去继承,没准这人会是个几级军衔在身的军人。”

    唐小柔听见这些话,小露愕然。

    进入到岛上中心去,现在是夜晚,三个人行走的不是很快,其中,唐小柔因为总是磕磕绊绊,容澈干脆背着她前行。

    “容澈,我真不是故意的。”

    拖后腿不是她的本意。趴在男人背上,唐小柔自责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