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隐婚甜蜜蜜:墨少,宠我! 第159章那就当做练习

时间:2018-07-10作者:宋衣衣

    “嫁给我,好吗?”

    耳边,他呢喃的声音是那样的含情,抑郁冰寒的眼,因为她融化了许多冰冷,染上一丝一瞬的柔和淡淡。

    深情俊美的眼,为她挽起的弧度,足以用温暖来形容。

    璀璨的水滴心形钻戒,在太阳光的照耀下,闪着巨大的琉璃缤纷。

    夺人眼球,这起码是颗鹌鹑蛋大小了。

    霍寒真真是措手不及,没有想到,原来那个孩子,是他刻意安排的,就为了这一幕……

    她的手指正被他握着,只要她的一个点头,立刻,她就能拥有那枚属于全世界的女人都爱的钻戒。

    是啊,多美的钻戒,求婚,不就是要这样吗?

    答应了和他在一起,这件事,早晚都要来的……

    她微微往后缩力,奇怪的却发现他的手也在暗中加力,禁锢住她的指尖,摆明了,必须say“yes,i,do.”

    “你为什么,不通知我一声?”

    她只能傻傻的说出这么一句可笑的话,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

    “给你一个惊喜,喜欢吗?”

    他还是单膝下跪的姿态,爱慕的眼神,只增不减。

    霍寒只想说,这对她而言,惊吓二字更合适。

    不过,从嘴里说出来是不可能的,只得归于心底默默吐槽。

    周围,有人看见这一幕,都尖叫起来,有的鼓掌,有的加油打气,嘴里念叨的是世界各地的语言。

    热情而奔放的外国人,怎么高兴怎么来。

    霍寒感觉到了那些炙热的眼神,被看的实在是僵硬,她不喜欢被人围观的感觉,可是现在,她不得不做点什么了。

    “我,都结婚了,你让我怎么再去……接受你?”

    霍寒看着他一点一点垂下的视线,又立刻解释了一遍:“我的意思是,至少,你让我把孩子生下来,到时候,我恢复自由之身,再……好不好?”

    这样,弄的她真的好有负罪感,总觉得,她是一个刻意不守妇道的荡妇一样!

    闻言,一直单膝下跪的男人突然点了点头,然后,手捏钻戒,不顾她的答应,直接套进了她的手里,任凭她弯折手指,他还是贯穿进去,脸上冰冷的微笑,让霍寒心生怯意,只能顺从他。

    周围的人,以为是求婚成功,也听不懂霍寒的话,兴奋的为两个人鼓掌祝贺:“congratulation!”

    那是祝贺你的意思,显然,是在对厉千寻所说。

    霍寒听厉千寻用流利的语言回复,还有些,她听不懂的法语,俄罗斯语,她惊讶,他竟然知道的这么多。

    “我答应你,那这个求婚就当做是练习,戒指你戴着,我到时候,还要送一个独一无二的给你。”

    厉千寻沉静的嗓音道,只手搂住她的腰,用两个人才能听清的音量,说出那些话。

    霍寒的心里悄然松了口气,幸亏他答应了。

    “吻我。”

    他命令,转而,声音故意扬起了些许声音,“my angle, kiss me.”

    尖叫声再度袭来,外国人的热情是与生俱来的,冲着霍寒鼓掌助威。

    有那么一瞬间,她整个人都是慌张的。

    脊背明明在晒太阳,可是出的却是冷汗。

    厉千寻的唇很薄,几乎薄到快没有,紧紧的阖着,就像一条犀利的线一样。

    犹如蜻蜓点水,迅速收回。

    霍寒知道,如果没有这一下,接下来不会好过的。

    厉千寻很满意,在她的脸上留下一个淡淡轻啄,拥抱着她,“等我,八个月后,我一定给你一场盛世婚礼。”

    霍寒被他按在了怀心,身子半倚靠在他身上,虽然不是第一次了,从前,也经常靠着他,但如今每一次的靠近,只会让她愈发不安。

    这种感觉,就像一个粉色的气球一直在吹,干瘪时,你渴望它快快大起来,可是到了一个度,你越吹,心里的重量就会越大,变得沉重,生怕那个气球,下一秒就会炸裂。

    夜晚,霍寒有些意外,当她以为还是居住在那个小木屋时,厉千寻带她来到了另一所地方。

    不再闻见有海水的咸咸的味道了,而是一栋朝南的干净整洁的地中海式别墅。

    “那栋房子,只是我偶尔欣赏大海时的落脚点,这里,才是以后我们共同生活的地方。”

    厉千寻将一把钥匙放在她掌心。

    进去,隔音效果真是一级棒,开门和关门,简直是两个世界。

    “房间在二楼……我在你隔壁。”

    他淡淡道。

    暗暗在心尖松了口气,霍寒抿唇点了点头。

    雪白墙壁的油画,简单大方的布艺沙发,楼梯,是储物书柜设计而成的台阶,没有欧式风格的厚重庄严,是她曾说过的最爱的款式居住环境。

    心口忽然觉得酸酸的,霍寒深深的呼吸了两口新鲜空气,为什么,他总记的那么清楚。

    “佣人只在需要的时候召见,其他时候,只有我们俩。”

    “嗯,我知道了。”

    他张开手臂,一上一下。

    “什么意思?”

    霍寒不解他摆出的姿势。

    “我抱着你上去。”

    二话不说,话毕的那瞬,他已经将她打横抱起,楼梯是走在书柜上,设计的很有味道。

    “好啦,我自己能走。”霍寒嗔了他眼,自己跳下来,难不成还要抱着她进房不是。

    厉千寻没强求,点了点头,“自己下楼梯的时候,一定要注意安全。”

    他的视线,聚焦在她的肚子上。

    “知道了,我要去看看我自己的房间了,你别再跟来了。”

    就在二楼门口,她走进去就把门关上了。

    “呼……”

    背靠门上,霍寒感觉整个身子终于可以放松一下了,连喉咙,都不用那么紧张。

    背匍匐在门上,她像只蜗牛,慢慢下滑。

    所谓的房间,的确,还真让她意外了,和在厉家时,几乎差不多,而厉家的,又曾经是在霍家时的影子。

    真奇怪,他这样一步一步复制过来,究竟有什么意义呢?

    地上早已经买的绝版的布偶娃娃,他在哪里找来的?霍寒大致的看了一眼房间,这里的确比小木屋强多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