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隐婚甜蜜蜜:墨少,宠我! 第156章推翻调查结果

时间:2018-07-10作者:宋衣衣

    “……是,总裁。”

    当徐悠刚挂断电话,通报孟珊珊的求见之后,旋即,就听见里面传来的声音。

    “进来。”

    深沉的嗓音从门缝中穿梭透出,带着略重的沙哑深沉。

    大概,这是徐悠也很少听见的墨霆谦的嗓子会哑成这样。

    孟珊珊没有犹豫,转身,走进去。

    偌大尊贵的办公室安静清冷,男人坐在黑色皮革的大班椅上,只手撑着眼角,听见动静,微微抬起一丝视线。

    意外的,两个人对视上。

    孟珊珊感觉自己的心脏被吓了一跳,那双眼神,实在是太锐利阴鸷,有些让人退而却步

    “墨总……”

    她小心翼翼的问候声,双手交叠,动作十分拘谨。

    墨霆谦倒不然,极其清冷的淡扫了她眼,“说说看,看见什么了。”

    男人青色的胡渣衍生在嘴角下方,说话时,微微蠕动

    。

    眼圈之下,一层浓浓的暗影,是连续熬夜的后果。

    气色略显颓唐,可偏偏这幅没精打采的样子,与一股自带凌厉交织在一起,那种说不出的味,更浓。

    有些人,颓废的,都那么吸引人。

    孟珊珊有些看痴了,回过神时,耳朵渐渐红润。

    “墨总,这几天我新闻我都看见了,虽然别人不知道,但是我知道,发生的那起事件,就是霍寒。”“那天,我去机场接我姐姐,刚好,有个身影映入我的眼帘,我定睛看了片刻,才发现那个人就是霍寒,她拿着一样东西交给了一个女人,然后,两个人还不知道说了什么话,停留了数分钟之久,最后,那

    个女人登上了飞机,霍寒就离开了。”

    这番话,某一句,其中让墨霆谦延伸在额角的指尖微凛,眼底下,一丝暗涌划过。孟珊珊继续说,“我好像当时还意外了呢,因为霍寒脸上平平淡淡的,我不知道她是不是来送朋友,可是,如果是送人,不应该是微笑送别吗?而且,那个离开女人的脸上,单就她一个人在笑,于是,我觉

    得很好奇。”

    “确定是霍寒?”

    墨霆谦耷拉着眼神,凉凉回问,

    “确定,我已经不是第一次见霍寒,怎么会认错,而且,我姐姐也看见了,那个人就是霍寒。”

    墨霆谦只手掩脸,不修边幅的俊孔无限深沉魅惑,眼底,暗藏掠影

    。

    一个是霍寒,那么另外一个,就只有是姜婉烟了……

    她面无表情……

    姜婉烟在笑……

    离别……

    一连串的思考陷入他神经想象当中,墨霆谦看向孟珊珊,“当时,谁还跟着霍寒?”

    “好像有个保镖。”孟珊珊仔细回复。

    “你记得她是朝那个大门口出去的?”

    “t2机场的门口。”

    墨霆谦摩挲下颚,狭长凌厉的眼,此刻深深眯起。

    t2机场的出口对准的路是朝西,而车竟然被遗弃在了东部郊区,南辕北辙的路线,真是可笑至极。

    孟珊珊看墨霆谦思索的样子,猜到自己所提供的线索应该是有用,心下松了一口气,“墨总,能不能答应我一个条件?”

    墨霆谦在深思当中,没答应,也没拒绝,孟珊珊趁机将自己的话道出:“墨总,既然现在我已经告诉你这么多,那关于项目一事,能不能……多给我些时间?”

    她今天特意来,就是为了做成这桩买卖的。

    霍寒不见了,她是最后的目击者,这是老天爷给她的机会。

    忽然,在她刚说完话时,墨霆谦忽然站起身,用一种瞬间想到了什么样的眼神对视她,孟珊珊的心被吓的嘭嘭跳。

    他拿起外套,衣裳在空中一个三百六十度大旋转,飞扬落下,直到脚踏出门,“可以。”

    他走了。

    徐悠不明所以,看着墨霆谦一反这几日的常态,竟然出来了,不禁疑惑。

    “我出去一趟。”

    他说完,身影就已经越过人家,消失在电梯中。

    “你跟总裁说什么了?”

    徐悠烦躁又戒备的瞪着后面出来的孟珊珊,后者凉凉的视线睨了他一眼,无可奉告的样子。

    孟珊珊从不知道,墨霆谦的行动会这么迅速,其实她的这些信息,说句实话,都无关痛痒,为什么还是这么着急寻找呢?

    ………

    赶到机场时,墨霆谦第一时间来到t2的门口,和往常一样,这里停放了很多车。

    “地上,给我认真找。”

    他派人来了,就不信,找不到一丝线索。

    身边的保镖都是训练有素的家伙,面对危险情况,不可能着急的连一丝线索都不留,素质不过硬的,也不可能成为他的手下。

    听见孟珊珊说霍寒还带着一个保镖,他立刻就想到了。

    果然,如他所料,在某个角落里,一块撕碎的布料,扔弃在极其隐蔽的草丛中,吸引了视线。

    那上面有血,布料还牵连着丝线,一看就是斗殴过程中,生拉硬拽下来的。

    “拿去鉴定,另外,去调查这种衣服的材料,谁在用。”

    集团性的组织,都是会有自己的生产链,不管在体形外貌上,还是专属标志,都会有统一的装束。

    至少,他的墨氏是有。

    费尽心机来这样制造意外,让两个方向故意产生偏差,让他们怀疑不到哪儿去,看似制造的完美,明知监控死角记录不到,再完美的贼,也会落下一步手脚。

    除非他真正没做过。

    “总裁,您看,这儿还有。”

    一枚白色的纽扣赫然涌现,温良的观感散发出清润的质地,这扣子,真像玉雕琢的。。

    墨霆谦拿起随从收集来的东西,放在了眼前,淡淡的眸光中,闪过千丝万缕的复杂。

    “也是捡到的?”

    “是,就在这附近。”

    他的眼神定格在了扣子上,脑海里,想起那天早上起床时,他为她备好的那件衣服,乳白色的宽松大裙子,胸口,有四个扣子……

    将纽扣牢牢的攥在了掌心,握住。

    一直持续到了夜晚,昏黄的灯亮起,所有的人,警察,检察官,法医……记者甚至重新报道了此次事件的发现。推翻了上一次事件的调查,再次商量事情的前因后果。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