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隐婚甜蜜蜜:墨少,宠我! 第149章好,别到时候人财两空

时间:2018-07-10作者:宋衣衣

    他的身影依旧屹立的安静,纹丝不动。

    甚至一点移动的痕迹都没有。

    “咻!咻!咻!”

    空中,风声又连续响起三下鞭挞,这三下抽打纷纷落下,可是惊讶了一众人视线。

    老爷子竟然毫不手软!

    被打的可是少爷,什么时候,老爷会这么舍得了?

    众人在心中暗暗推测出两种原因,第一,老爷子这么生气,肯定是为霍寒肚子里未出世的曾孙。

    ????第二,霍寒。

    毕竟这样严厉的仗责墨霆谦,前无史记,还是头一次!

    墨家就墨霆谦一个,老爷子如何会舍得他受罪,看来这次,是真的气到了!

    “……爷爷责备的是。”

    墨霆谦真也没反驳,默默承受即将第五下的鞭打。

    “你还知道你错了?把她一个人扔家里?究竟是什么人叫她出去的,调查没有?”

    老爷子心中极其痛心,

    好好的两个孩子,就这么没了!

    一种不详的征兆,环绕着他。

    原以为都预料会有第五次的到来,哪知,老爷子突然放下了手里的鞭子,对墨霆谦说,“一定给我调查清楚!不管是谁,我都不会放过!”

    “嗯。我明白。”

    身上的刚刚四下鞭挞,男人宛如任何事情都没发生,没有丝毫的怯弱,血色的印记,明明那么明显,可是,他却丝毫不在意。

    上楼时,他前脚关门,后脚,就有人跟来了。

    “少爷,让我来为您擦药吧,我看您都受伤了。”

    一个扎着两条花辫子的女孩走来,十七八岁的乡下丫头,跟进来做事的,眼神颇为害羞。

    墨霆谦看了她眼,“你过来。”

    女孩心中跟抹了蜜一样,立刻就来,“少爷……”

    “好了,去把这个月的工钱结了。”

    墨霆谦拿过药,后面那句话,才是要对她说的。

    “啊?”

    “下个月不用来。”

    说完,男人啪的将门关上。

    外面的人一阵凌乱,反应过来,嚎啕大哭。

    墨霆谦立在门背,对于那哭声,无比的厌恶。

    脱下身上雪白的衬衫,他的侧身,浑身精瘦,刚刚被老爷子鞭挞过的地方,都惨不忍睹。

    血色朦胧,一条又一条的印记,清晰到刺眼球。

    一串手机铃声传来。

    墨霆谦没注意署名,因为在擦药,直接将电话免提:“谁?”

    “我。”

    两个都是简短到极致的对话。

    顾南尘

    手中的动作一顿,墨霆谦迅速握起手机,药先搁一旁,“无可奉告。”

    一句话,将对面的人准备了所有的话,直接噎住。

    “墨霆谦,让我知道这件事跟你有关,别怪我拼尽一切也要让你墨氏祭奠霍寒!”

    “就这么盼着她死?”

    男人的嗓音一贯轻嘲。

    “墨霆谦,你他妈还是人吗?新闻里,别他妈以为我没看见!”

    顾南尘如果现在就立在墨霆谦前面,一定会狠狠的揍上墨霆谦一拳!

    “好,继续你的新闻。”

    寡淡的声音,漠不关心。

    墨霆谦没有多言,随后,把电话挂断。

    说实话,一个人擦药,真的很累。

    大约几分钟后,电话又响了。

    “调查清了吗?”

    这一次,墨霆谦极快接听电话。

    “总裁,总裁……重大发现!”

    徐悠那边直喘粗气,满是紧张之后的震惊。

    “说。”

    “嗯,中午十点左右,夫人去了机场,但是总裁,您还知道吗?夫人,不仅仅去了机场,还去了风情苑一趟。”

    刹那,墨霆谦阴沉的眼愈加的深邃。

    “再说一遍。”

    “总裁,夫人于十点二十几分,到达的风情苑,也就是姜小姐的住宅,小区保安说,看见过夫人。”

    手中的力赫然一大,蘸着膏药的胶棒棉签已经被男人徒手折断。

    于此时,男人的脸的漆黑深沉,“继续说。”

    “保安看见夫人手里拿着一个纸袋,怕是谁需要的东西,匆匆离开了,对了,保安说,夫人来时,和出来时,脸上,完全不一样。”

    “继续。”

    “然后呢,夫人就开车走了,车丢弃在了机场郊区,于是顺着机场,我也做了调查,原来,夫人手里拿的,是姜小姐遗忘在家的护照,两个人在机场只停留了几分钟,就没再言。”

    “然后?”

    “事情就出在了出机场的时候,总裁,这里很诡异,偏偏夫人的车刚巧就停在了一个死角,监控没有拍摄到,所以,至今无法断定,究竟夫人的车,是怎么会开去郊区的。”

    墨霆谦过滤了一遍,了然于胸。

    灵异事件是不可能,看来有些事情,是该好好来算算。

    “继续跟踪,不惜一切代价。”

    “明白,总裁!”

    徐悠也为失踪的霍寒捏了把汗。

    男人立窗户旁,视线,有那么一丝恍惚。

    好像那个倩影,还在,然而当他伸手想触摸时,一阵风,溜过掌心。

    她每次这个时候洗完澡后,便会看几眼星星,他问她这有毛病的怪癖跟谁学的,她说是向上天许愿,保佑她明天之后的每天都平平安安。

    这是她的习惯,每晚不对着上天许个愿,睡不着。

    到底是有多怕意外降临,会这么诚心诚意虔诚的祈求老天爷?

    今夜,那处空空如也。

    墨霆谦没有闲着,擦药后,换上一件新的衬衫穿上,随手扔弃刚刚那件。

    他从来都不信那些把戏,要说霍寒会出这种意外?

    绝对不可能!

    一个月前。

    当晚带着霍寒从晚宴回来。

    他便接到一个电话。

    对方的语气十分冷漠,丝毫不客气,“我要霍寒,说吧,什么条件。”

    要霍寒?他墨霆谦的女人?

    “要人?”

    “立刻给我!”

    “呵,我的女人,你想要?”

    对方直接说出条件,“两百个亿,外加集团股份的百分之四十九,如何?”

    他没有记错,厉千寻当晚就是这么说的。

    他不得不重新考量他到底娶了个什么样的女人回来。

    “我有四百亿,集团的百分之九十占股,需要将我的女人拱手让人?”

    “就是不答应?”

    对方的声音很阴冷。

    “我不需要。”

    “好,别到时候人财两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