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隐婚甜蜜蜜:墨少,宠我! 第98章再晚一天她都不愿意

时间:2018-07-10作者:宋衣衣

    “墨霆谦,你别太过分!”

    霍寒背离他的双手,企图用这丝力气脱离他的桎梏,双脚乱踢,她整个身子都陷入进他的怀里,身上单薄的病号服,也因为自己的动作,凌乱不堪。

    领口下降,露出白皙的锁骨,她拼命的用力呼吸,企图用最大的力量来反对他的行为。

    “霍寒,你不对着我来你是不舒服?”

    墨霆谦冷而硬的脸凝着她,紧紧的禁锢她的双手,逼迫她动弹不得。

    “到底是我硬要对着你来,还是你总是逼着我让我做不喜欢的事?”霍寒瞪他。

    “只是再晚三天,就这般不乐意?”

    霍寒冷笑一声,再晚三天?????再晚一天,她都不愿!

    “墨霆谦,我先回去,你就这般不乐意?”

    须臾,霍寒一声惨叫,手臂被他的手指紧紧箍着,勒出了红痕!

    “现学现卖?”

    男人眯起狭长的凤眸,危险的样子。

    霍寒每次都讨厌死了这个男人用这种手段逼迫她,绕是说再多的话,也依旧在他眼前没用。

    彼时,刚刚出去的人,这时候回来了,然,进来的,并不止他一人。

    厉千寻身边站着一个女人——姜婉烟。

    “霆谦,原来你在这儿啊。”女人先进来,目光惊讶,落在墨霆谦的身上。

    男人的眼神寡淡,手指,依旧紧紧扣住身上的女人。

    “嗯。”墨霆谦低沉一应

    “放我下来!”霍寒这时候又忍不住道,有别人在,恐怕,他不敢做什么吧。

    然而墨霆谦没有任何的动作。

    霍寒凝住双眼,小动作把指尖抠进他腰身上,用力拧,只见男人的眉宇即刻皱起,手指的力也加大,但是,就是没将她松开。

    蓦地,一个身影走来,将霍寒的双手搭在自己的手臂上,硬是从墨霆谦的怀里把她抢夺,撕扯的力道很猛,霍寒借势,眉头一蹙,挣脱掉他的束缚。

    厉千寻沉默不语,固执的搂着霍寒,一双如黑夜中蛰伏的野兽的黑眸,死死对视墨霆谦,“没听见她说放开她?”

    萦绕在周身寒魄的气息,浓稠强烈。

    墨霆谦的双手的确空了,霍寒逃脱了。

    两个人身心对立,在身高上,不分伯仲,气场分外强大。

    凝结在空气当中的冷寂,能把所有人冻死。

    “你们,你们这是做什么,大家都是朋友,好好说话不行?”

    姜婉烟这时候出声,用脸上柔和优雅的笑,化解此时凝固僵硬的现场。

    目光在墨霆谦与厉千寻流转,眼底下,隐隐的,能看见一缕复杂不解的疑惑,但不可否认,某抹不屑,也暗藏其中。

    “不熟。”

    “不熟。”

    突然,两个声音同时出现。

    空间之中,两抹完全相对的尴尬处境完全暴露出来。

    此话一出,另外两个身影直接愣住,霍寒看向墨霆谦,墨霆谦看着霍寒。

    姜婉烟看着墨霆谦,墨霆谦看着霍寒,厉千寻直凝墨霆谦,墨霆谦对视霍寒。

    “好看吗?”男人挑眉,嘴角勾了勾,即将伸手过去予以回应。

    霍寒当即一个冷凝,扭头转向他处,避开了。

    两人之间无声的动作,另外两个人看在了眼里。

    须臾,姜婉烟走了来,走近霍寒的身边,“霍寒,今早我已经跟你解释过了,如果你还是因为昨晚的事跟霆谦闹小脾气,那就真的太不值得了。”

    这番话,令霍寒眉眼一触深动。

    与此同时,墨霆谦拖住了姜婉烟的手,“不必解释,叫不醒一个装睡的人。”

    “不,霆谦,我听说了,昨晚霍寒受伤,大部分原因都是因为你不在,如果,你在的话,或许就不会发生这件事了。”

    姜婉烟自责惭愧道。

    男人紧紧的皱起了眉,看向霍寒,对姜婉烟回复,“不是你的错,换做任何一个人,都不会不在乎。”

    “可是霆谦……”姜婉烟欲言又止,扶额为难的咬唇,看向霍寒,“好,以后我会注意,但是霍寒,霆谦,是真的对你好,你要珍惜才是。”

    自始至终,霍寒没有插嘴一句,静静的看着他们两个人对话,听姜婉烟的意思,是在说她一点都不懂得珍惜了?

    “姜小姐,看来你为我和他做过不少努力。”

    霍寒皮笑肉不笑。

    绕是这句话一出,另外的几个人,都不由得怔了怔。

    复杂难安,看不清她究竟想表明什么意思。

    而厉千寻,阴柔深邃的眼神,因为霍寒的话,染上一丝嫉妒,寒冷的眼,酿出制冷,“合不来,何必将就?”

    “你不要说话。”霍寒看着厉千寻,以命令的口吻。

    男人即刻沉默,不知是下意识的,还是条件反射,闭上了嘴。

    霍寒看他不说话,老老实实的,便自己道:“昨晚已经过去了,我想在意也在意不了,我的话放在这儿,三天,我不会等的,今天就和小雨回去,墨霆谦,你好好陪着姜小姐。”

    “霍寒。”墨霆谦沉声回复了声,耐心,似乎快被消耗完。

    霍寒没有理会他,说完,走到窗户边,身旁的厉千寻这时也走了过来。

    那边气炸的男人看着这幕,阴鸷的双眼扫过她的脸,恨不得现在狠狠撕破她脸上的平静,他最是讨厌她脸上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为什么对于别人,总有那么多让他见不到的表情?

    对于厉千寻,她有恐慌,有难以言说的痛苦。

    对于顾南尘,她有逃避,有无法形容的悲伤。

    而对于他,永远只是一副披着假笑嘴脸的嬉笑狡黠,这女人,永远在想方设法让他怎么高兴怎么来,然而从未,有那么一刻觉得他又是否是真的想看见她脸上那种虚假的笑?

    姜婉烟深深的看了一眼霍寒与厉千寻,把墨霆谦拉了出去。

    关好门,“别生气了,她这会儿只是在气头上,我也是女人,知道她什么想法。”女人一副不忍心的劝说道。

    “不,她就是故意的。”唇齿冷漠。

    “霆谦,都是我的错,以后,我会少联系你的,我真的不想成为横在你们中间的芥蒂。”

    墨霆谦禁闭双唇,抿唇像条直线。

    ………

    “昨晚,你怎么知道我在那儿的?”

    霍寒询问厉千寻。

    提起昨晚,他的视线不禁柔和些许。

    “无意间看见他从那里出来,公司最近投资的项目就在那块,就想到了你,没想到……你真的在。”

    他言简意赅,目光灼灼。

    霍寒听着他的解释,微微挽唇,除却之前的种种,无可厚非,昨晚,如果他没来,后果绝对不堪设想。

    “千寻,关于昨晚的事,真的,要谢谢你。”

    随后,霍寒深深的一鞠躬。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