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隐婚甜蜜蜜:墨少,宠我! 第93章我以为你不会来了……

时间:2018-07-10作者:宋衣衣

    “厉总,是大小姐的声音,真的是她!”

    “撞!”

    一声巨大的轰隆声,黑色的商务轿车猛然窜入,被撞击的两边门瞬间倒下,无数的尘土飞扬,呛人的沙砾伴着一股强风毫无章法的涌进人眼,人嘴,模糊到看不清人的轮廓!

    木房里的几个大汉都楞了,所有的动作停了下来,刚刚还好好的,这怎么就……

    直到灰尘清晰,一席修长俊雅的身影逆光而立,他缓缓走来,迎着所有目光,深邃墨色的双眼,是那般嗜血的可怕。

    因为他的目光太过渗人,其余的人看见,立刻避之不及逃跑,刚刚那个准备脱裤子的,又重新拎起裤子,赶紧跑,然而,不止他一人,外面还有人,一个,都跑不掉!

    “不要碰我……不要碰我……”

    地上,这细弱游丝的声音依旧在呐喊,不过,她的声音完全嘶哑了,眼神,涣散而空洞。????地上,狼狈的留下丝丝片片的衣衫,全身都在颤抖的女人,她死命的护着自己的身子,手里,紧紧拽着一样东西,是牌位,雪白的背上,有几道抓痕,红血丝充盈。

    他亲眼看着这一切,拳头捏起,咯咯作响。

    这种凄厉的目光,就像是看见世界都崩塌了!

    “立刻,把腿锯掉,每个人。”

    分三次说完这句话,每一声,极致的阴戾浓缩在其中。

    他的手段向来残忍,没有人能阻挡。

    脱下外套,盖在了女人的身上,裹住她,用自己力所能及的一切,抱起,“别怕,我来了。”

    霍寒的目光接近呆滞,嘴唇,颤抖苍白,感受到身上不再是那些恶心游离的手,是熟悉的气息,他熟悉的脸,双手一松,牌位掉落,眼眶,一塌糊涂。

    “我以为你不会来了……”

    眼泪在那瞬间蹦射而出,头埋在他的胸口,从没想过,第二次,依旧是他的及时出现。

    “不是我是谁?我说过,我要保护你一辈子。”

    那个人,只能是他!

    厉千寻眸光一厉,眼神看了一眼那几个人,立刻,屋内哀嚎的声音接连不断,这里是木工房,锯子大把,所以,他才会那样连眼都不眨残忍的命令。

    浓浓的血腥立刻飘散而出,他不带皱眉,整张脸死寂,抱着女人离开了这儿。

    临走时,“全部废掉。”

    “是!厉总!”

    “啊!救命啊!不要!不要啊!”

    “救命啊救命啊!我们知道错了!不要!我的腿!”

    “啊啊啊!!!”

    此起彼伏的痛苦声接连不绝,在这个偏僻阴凉的房子,形成无比的残暴黑暗。

    ………

    “还怕?”

    上了车,他没有松开她,依旧是抱在手上。

    不想松开,好不容易的失而复得,这是他花光了所有的运气换来的,倘若一松手,又要重新攒够。

    过程,真的很痛苦。

    霍寒呆着双眼,迷惘的看向他,时光如白马过驹,当年,同样是这个人,在一群人之中将她解困,说着相同的话:“我来了。”

    曾经,他的眼神也是这么冰凉,不近人情,拒人千里之外,好像谁欠他似的,现在,多了一份锐利,他还是他。

    “厉千寻,谢谢你。”

    霍寒说。

    一滞,她的话令他移目瞥来,深沉的眼中,淡淡柔和,像一根紧绷的线,突然,松了。

    “你说什么?”

    “我说,谢谢你,是你救了我。”

    霍寒双手掩面,恐惧仍晕散心尖,脸很痛,火辣辣的感觉,而背后,雪白的皮肤上,一道道淅淅沥沥的血丝,也在酸疼膨胀。

    “嘶……”

    她忍不住溢出了声,紧紧皱起眉来。

    厉千寻一看便知,崩着嘴角,犀利的眼,看向她的上身,“脱掉衣服,我先帮你擦拭一遍。”

    她后面的伤口正被细菌感染,灰尘一定有,必须尽快清理。

    “不用了,去医院再说。”

    霍寒低头,手指偷偷拉紧衣服,不让他靠近。

    厉千寻眉眼一横,哪里管她,征求不了她的同意,那就不要,直接扒了她身上的衣服,残存的布料勉强遮掩住重要部分,车内晕黄的灯照在她雪白柔软的肌肤上,柔和一片。

    大概呆了三秒,他立刻垂下眼眸,剧烈的咳嗽。

    薄薄的唇珠不停细细抖动,表情僵硬,那一双冰冷孤寂的眼,破碎了一丝高冷,有些慌张,耳垂,悄悄爬上红。

    “我不看,你转过身去。”

    他扭头道。

    霍寒泄气,把衣服穿回去,“不用了,到时候去医院再清洗吧。”

    下一秒,窗子打开,身上的大衣,他的外套,被他就那样亲手扔了出去,干脆,利落。

    霍寒:“……”

    他拿出车上早就备好的消毒液,用棉签蘸着,在她背后,顺着痕迹一点一点清洗干净。

    “呃……”

    力道有些不敢恭维,几次让霍寒疼的直哼哼。

    “很疼吗?我再轻点。”

    厉千寻看着她皱的发冷汗,手指不自觉就会捏着棉签,老是三两下,棉签就这么被他折断。

    “算了,马上就到医院。”

    “硬是要跟我对着干是吗?”

    呼吸悄然一重,话音加狠,重新拿起棉签,他蘸好消毒液,深深的呼吸几下,把握好力度,顺着伤口缓缓轻轻的触碰,轻滑,收回,这最后,终于才好些了。

    “披上。”

    他解开身上的衬衫,从她身后裹住,自己上身空空如也。

    精瘦的肌肉,八块腹肌,胸口处隐隐有个字母纹身,贴近心脏的位置。

    从前的瘦骨嶙峋,到如今的铜墙铁壁,一看就是常年健身的效果。

    腰部的人鱼线,若隐若现。

    “谢谢。”霍寒背对着他,低头扣着扣子。

    忽然,他扭转向她的身子,亲自上手,为她将扣子扣上,“我来。”

    固执的动作不容置喙。

    那眼前明晃晃的胸口,白花花的肌肉实在是不可忽视,霍寒的眼神当即尴尬到无处安放。

    到医院时,厉千寻都是抱着她进去的,他不让她着地,一双手,从见到她的那刻起,更没离开过她。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