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隐婚甜蜜蜜:墨少,宠我! 第91章买牌位

时间:2018-07-10作者:宋衣衣

    在霍寒的劝说下,墨霆谦最终还是答应明天回h市,今天晚上,她要买点东西带回去,好不容易来次s市,不能白白的来。

    晚上,墨霆谦开着车,霍寒坐在副驾驶座上。

    窗户打开,这种晚上出来游玩的感觉,无比的畅快,凉风呼啸,比平时更加的舒爽。

    “好久没有过这种感觉了。”

    霍寒不禁感叹,自家里破产以来,她从来不知道玩是什么,身兼数职,每天巴不得有25个小时,现在,没想到还能看看夜晚的霓虹灯,实在是太满足了。

    墨霆谦看她无比高兴的样子,笑的灿烂,心中,也缓缓舒坦起来。

    女人伸出一只手,尝试刺激的感觉,强大的冷风呼啸灌穿她乌黑的长发,一根细腻不经意间沾上了她的唇,微笑时眯起的眼眸,恍如高悬挂起的月牙。

    他,只忍不住想去拿掉那根头发。????“对了,上次小柔说她奶奶想买一个牌位,她找了半天也找不到老人家想要的那种,我知道是哪种,墨霆谦,去古玩市场吧。”

    “牌……位?”

    这什么鬼东西?

    看他皱起的眉,霍寒不以为然,“这牌位就是个象征,是小柔她奶奶要的,供奉祖宗,没办法,老人家一辈思想都这样。”

    “买那种东西,不觉得很不吉利?”

    “墨霆谦,你怎么也想这么多?就一块牌位而已,难道噩运马上就会降临到我头上?”

    她每次去唐小柔那,总会看见奶奶嘴里念这块牌位神神叨叨,她知道,那是奶奶想给小柔爷爷放置的一块牌位,老人家一个人最后在世,七十多岁了,这恐怕是唯一的寄托了。

    现代化城市变化的太快,这种东西,已经很少有人知道,就是买,估计也没人卖,所以,她只是想成全一个老人家的心愿,让她安心。

    “随你。”墨霆谦不予置评。

    s市的古玩市场果然名不虚传,就像国外的跳蚤市场一样,这里人满为患,各地的人前来进行自相选购,各种稀奇古怪的东西,应有尽有。

    霍寒一下车,就挤进来了。

    “墨霆谦,你看。”

    女人手里拿着两个仕女娃娃,放在嘴巴各自亲了下,欢喜的很很,下一秒,那两个东西就被男人扔回去,嫌弃的瞪她,“脏,让我看见你去亲这些东西,别怪我现场帮你擦嘴。”

    他不想间歇性亲吻这些东西!

    霍寒本想逗逗他,听见他说这个,真是太没趣了。

    “你回车里去吧,我自己逛会儿。”

    她实在是不想让自己所有的热情全部被这个人给毁了,她喜欢这些奇奇怪怪的这种东西,总觉得,十分有趣。

    墨霆谦没搭理她,仍旧跟在身后。

    “找牌位,找完就回去。”

    他不想浪费时间在这些东西上。

    有些事情,更应该拿出时间多来交流。

    霍寒当即嗔了他眼,回去回去回去!做什么都是早点回去!烦不烦啊!

    也是巧了,刚走三两步,就看见了目标出现。

    “墨霆谦,快看。”

    一个老头的摊位上,正摆放着唐小柔奶奶需要的那个牌位,简直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还愣着干什么,买完立刻回去。”

    霍寒刚想走去,哪知,没想到一个老太太已经经快她一步买走了。

    两只眼睛,傻在原地,“哎,哎……”

    墨霆谦看着,脸色说不出的阴沉。

    “老爷爷,您这儿还有刚刚卖掉的那东西吗?我也想买一块。”

    卖东西的老头看了霍寒一眼,似乎在好奇,这么个年纪轻轻的人,买那东西做什么。

    “有啊,你要买?”

    她点头如捣蒜。

    卖东西的老头似乎还是很不愿相信,但有生意上门,有钱进就行,“我这儿是没有了,你要是要啊,恐怕得跟我去家里拿,我到家里再拿给你,要不要?”

    犹豫了一下,霍寒想,也就今晚的时间了,“成,那您家是住哪儿?”

    老头子就指了指不远处,一座孤零零的木屋子,有些偏僻,“就是那儿了,我家里要什么样的都有,这邻里乡亲,都是上我家去拿的。”

    “好啊,那我跟你去,也不远。”霍寒一口就答应了。

    “我去。”

    男人突然插进来,直接把她的话弹回,“你到这儿等,我跟他去。”

    老头子看两个人也算是般配,又见墨霆谦以为自己会吃了霍寒的样子,摇摇头,“你这儿小伙子,怕我一个七十岁的老头子对她做手脚啊?你这是信不过我了?”

    墨霆谦还想说话,霍寒已经压低声音制止他:“你要是再敢说,回去你自己睡隔壁,你去了有什么用?又不知道我要的是哪种,还不是到时候要我去?就这么点距离,很快的,没那么多阴险狡诈。”

    他是商场上待久了吧,看什么都这么黑暗。

    墨霆谦沉默了会儿。

    “小姑娘啊,你就应该让他留下来看我这儿摊儿,我就偏不让他去,等你回来啊,我可带好好打他一脸。”

    霍寒在脑海里想了想这男人看地摊的样子,不禁好笑,麻利的跟着老头子就走了,“爷爷,那就让他在这儿等等,我跟您去。”

    墨霆谦皱起眉头来,“霍寒,霍寒!”他

    准备再跟上,彼时,手机蓦地震动。

    再看霍寒时,人已经不见了。

    上面的署名令男人的眉头一赫,迟疑数秒,他按了接听,但仍旧向着霍寒刚刚离去的路前行,试图把她拉回来。

    “我人在外地,这么晚……”

    两三秒钟后,只见墨霆谦的脸色疾风骤雨,瞬间变色,他脚步移回,地摊儿早已无人看守。

    …………

    “大爷,您家就在前面吧?”

    霍寒打开了手机的灯,借着这微弱的光,勉强看清黑灯瞎火的路。

    怎么比手指的路要黑啊,这路还怎么走?

    “就快到了。”

    老头子笑了笑,伸手一指,带着霍寒向着那栋小木屋里走去,霍寒紧随其后。

    终于——

    “我就说吧小姑娘,这就十几分钟,很近的。”

    老头子摸了把汗,打开门,将霍寒带进去,昏暗的灯光一片模糊,里面,还真有各种各样的的牌位,堆积的像座小山。

    其中,锯木叽叽的声音不绝于耳,还有正在赶制削木的……一群男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