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隐婚甜蜜蜜:墨少,宠我! 第78章能结就能离

时间:2018-07-10作者:宋衣衣

    在霍寒离开不久后,殷芷落就来了,手里提着早餐,看见屋内只剩顾南尘一人,疑惑了眼,转瞬,走进去。

    她没有问霍寒去了哪里,将东西放到桌子上,走到顾南尘的身边:“你醒了,吃早餐吧,我买的都是粥,对胃好。”

    他是胃出血带穿孔,差点就要命,幸好赶到医院及时。

    顾南尘立在床边,站姿,眼神,都保持霍寒离开时的样子,听见她的声音,才微微动了下。

    看了一眼那些粥,目光一泠,“不吃。”

    闻言,殷芷落的眼神一黯,她猜到了。

    “霍寒,是离开了吗?”

    对于这句话,她不问也得问,恐怕只有这句,他才会回答她。????“嗯。”果不其然,男人沙哑的喉咙轻道,还追问了句:“昨天,是你打电话告诉的她?”

    殷芷落翻开了塑料袋里的早餐,一碗白米粥,淡淡的米香味飘散出来,她端过来,放在他眼前,“你吃,我就告诉你。”

    顾南尘看了一眼那白粥,实在是没胃口,但转念一想她的话,还是接到手里。

    殷芷落看他接到手里,然而并没有张口,自嘲一笑,终是一抹心酸自吞腹内。

    “我是问霍小雨的,我没有她的号码,听霍小雨还说,都是墨霆谦做的,他不想让霍寒的手机里存其他人的号码。”

    其他人,也包括他。

    顾南尘看着白粥,听她说的话,神色淡然,然仔细再看,眼底的那抹不甘,浓烈异常,悔恨万分。

    最终还是不愿张开嘴,把粥又放下了。

    “霍寒不幸福。”他说。

    殷芷落看向他,眸子停留在他放下的那碗粥上,有什么东西,破碎了。

    顾南尘揉着眉心,眼角突然间很痛,是昨晚醉酒过后的副作用。

    殷芷落想帮他,被他断然拒绝。

    “你回去吧,我不用谁来照顾。”

    下了驱逐令,顾南尘的话指向性很明确。

    不难看见,殷芷落的眼底也有两片晕青,只不过,她抹了粉,化了妆,用力的掩盖了下去。

    听闻他的话,女人的眉眼紧紧拧起,眼眸之下,潋滟的水光顷刻泛滥,在沉静下突然爆发:

    “为什么你的眼里只有霍寒?霍寒霍寒霍寒,永远都只有她一人,我呢?为什么你就是不看看我?我到底哪里不如她?换做是霍寒买来的这碗粥,你还会这样对待吗?也是甩脸色给她看吗?顾南尘,我对你有多好就爱你有多深,为什么你就是视而不见?”

    所有肚子里的话一瞬间倒出来,殷芷落平日里斯文安静的样子,在顾南尘的眼中得到一丝破解。

    她怒吼,哭泣,挣扎,不甘的控诉他对她的冷漠,不悦于他为什么会是这么冷血无情。

    男人掀起眼帘,视线平和淡然,看着她哭的这样悲伤,只淡淡眯下眼眸,说:“我是为了你好,长痛不如短痛,受不了可以随时离开,没人逼你。”

    也是,一切都是她咎由自取的,不是吗?

    他没有逼过她,没有对她有过任何一丝误解,没有把她当做特殊对待,尤其是像霍寒那样,从来都是这个样子。

    可人就是自私的,越想得到一个人,就越是想侵占他的全部。

    从前,她的愿望就是每天能看见他。

    当他分手后,她觉得有了希望,事实上,当时顾南尘对她也不错,尽管只是一个替代,她也甘愿。

    然而时间过去,他好像清醒了,没有把她当做例外,和从前一样,可她早就陷了进去,无比想站在他的身边,同进同出,感情如何收的回来——覆水难收。

    殷芷落忽然又像想明白了一样,恳求着顾南尘,“不要,我不要离开你,对不起,我刚刚的话只不过是一时心急,南尘,我不是故意要那么说的,我就是……就是在想,我知道你爱的还是她,但是她现在都结婚了,对象还是墨霆谦,你就没想过看开一点?”

    这似乎并不是问题,顾南尘冷着双脸,紧绷着下颚,看着她的双眼,坚定的吐出一句话:“既能结婚,就能离婚。”

    离婚……

    殷芷落震惊到难以置信,俨然不相信他竟然会说出这样一句话,离婚,让霍寒离婚!

    究竟是有多不舍得,才会说出这么疯狂的一句话!

    到底霍寒好到哪种程度,才会让他这么不惜一切代价都要把她夺回来?!

    她现在在怀疑,是不是曾经所做的那些,都是白费。

    在无意识的情况下,都让他用来向她证明他究竟有多爱那个女人!

    为什么那样不堪的一个女人,都可以得到他的独宠!

    殷芷落的脸完全僵硬,没有任何的表情,唇角的弧度滞留在原地。

    …………

    鉴于上一次的“深入交流”后,霍寒这几日都不敢再和他在一起。

    她搬回了墨宅,墨霆谦不准,最后还是她以大姨妈的名义,说怕他半夜忍不住,还是分开为上。

    “七天,女人的大姨妈都是一个周期,对吗?”

    离开时,墨霆谦看着从手机百度上搜索来的信息,念给霍寒听。

    这本就不存在,她只是掩人耳目罢了。

    于是随口附和他,“对,七天,这几天,你就好好与手作伴。”

    听出她的意思,墨霆谦一个冷凝。

    回到墨宅时,这几天她都没在家,佣人看见她突然回来,喜不自胜。

    “老爷老爷,少奶奶回来了,少爷不是说这几天少奶奶都是在他那儿睡的吗?我赶紧去熬好鸡汤,可得好好补补。”

    一回到墨宅,刚进门,刚刚那些话,霍寒就听见是做饭是张婶说的,脸上瞬间爆窘!

    补什么补,她好好的。

    墨老爷子看见霍寒,眼角也带笑,小九九早猜到了。

    “回来了?”

    “嗯,爷爷。”

    “进来吧,我听霆谦说了,这几天,你去了他那儿,是吗?”

    霍寒不知道为什么,感觉全家上下,那眼神,都透着诡异的笑。

    该死,墨霆谦那个混蛋究竟说了什么?

    “是的爷爷,他带我去了,离公司也近,我也就答应了。”

    此话说的正好,彼时,一个佣人笑出嘴,“少奶奶,你少哄骗人,少爷都说了,是特意补齐了一个洞房花烛夜给你,害羞什么。”

    霍寒:“……”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