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隐婚甜蜜蜜:墨少,宠我! 第77章白玫瑰又怎能与红玫瑰相提并论?

时间:2018-07-10作者:宋衣衣

    “一句话就能把你恶心成这样?那我接下来要做的事岂不是……”

    彼时的瞬间,女人身上的衣服豁然被撕碎,男人双手拎起她衣领的两边,提高,用力一扯,扣子飞溅,雪白的锁骨潋滟柔皙,紧紧缩着的弧度,极其无辜。

    迷人危险的地带,此起彼伏。

    “你凭什么就这样认为我?那你呢!”

    霍寒提起脚用力踹他,勉强把他踢下床。

    紧紧的捂住身上最后一层屏障,衬衫被撕碎了,无法再穿回,只能勉强的用双手护住自己。

    她现在无比讨厌他,不分青红皂白就给她定义了一个不耻的罪状,如果他还敢继续下去……

    然后墨霆谦丝毫没有被霍寒的话影响,扭了下脖子,类似活动筋骨的热身,阴沉着俊脸,只手攥过她的一只手,控制住她,让她遮挡不住自己。????如此明显的羞辱!

    霍寒再也忍不住,提起脚就要再来一脚,可是他却有预知的能力一样,一只手臂压在她的腿间,旋即让她动弹不得。

    濒临崩溃的女人思游渐渐散状,接近暴走,“你就是在怪我昨晚和顾南尘在一起过夜了是吗?墨霆谦,你又有什么资格怪我?平心而论,结婚刚开始,你和姜婉烟过了多少夜我又说了什么?就连新婚夜,人家一个电话就把你叫走了!”

    “所以……你这是在怪我新婚夜撇下你,让你独守空房?”

    墨霆谦接上她的话。

    霍寒被气的晕头转向,她不是这个意思,她只是觉得……

    忽然,墨霆谦将脸靠近,唇,有意无意掠过她腮边的细腻,嘴角勾起半边轻讽。

    指尖向着水蛇般纤瘦的腰缓缓上升,肌肤滑嫩,连带颤过一阵阵酥麻,摸索在她后背,一声轻轻的扣开声,胸前一片散荡。

    最后的一层衣料被他无情抛却:“墨太太,今晚让你好好爽一回,弥补新婚夜对你的亏欠。”

    霍寒全身的毛孔都在紧缩之中,焦灼惶恐,不同乱窜,企图逃避他贴过来的唇,想躲掉这场“杀戮”。

    “你想自己动是吗?”

    看着她不安分的样子,喉咙已经干涩到说不出话,浑身紧绷,他暴戾道。

    霍寒忘记了自己可以说话,惧怕的双眼,只不停的摇着头,控制不住发抖的自己。

    阴沉下俊眸,男人启开合道:“那就别他妈乱动,安分点我来。”

    墨霆谦一个用力顶开她合拢的膝盖,含住她脖子处动脉血管的位置,内心的火已燃烧到绝谷地带,唇齿撕撩,惊的她一声声涟漪不止。

    “啊……”

    “啊……”

    “啊……”

    …………

    不知时间过去了多久,昏昏沉沉的眸光无数次辗转不止,霍寒只觉得一个世纪恐怕都没有这么久远。

    痛,彻骨的痛,累到无力起身,就连微微抬起下手,都在发颤。

    她没有力气了,连眨下眼皮都需要莫大的勇气。

    被掰折成千百种奇怪的姿势,羞耻,生无可恋。

    “醒了?”

    耳边,某个人的声音倒深沉魅惑,与她不同,他是餍足之后的畅快,无限愉悦。

    墨霆谦就像是有无限的精力一样,永远都弹药充足。

    “滚。”

    霍寒轻吐处这个字,不想再说话。

    尤其,是和他。

    一切羞耻的画面都是那样清晰,她无法做到坦诚相见,就像现在,她不想转过身去,觉得很恶心!

    “滚?再来吗?”

    身后,一只手抱住了她的腰,带着揶揄轻嘲的口吻道。

    霍寒闭着眼睛,她明明已经很累了,但这时候,蓦地睁开,是愤怒的!

    “你够了好么?我都说我不要了,你听不懂人话?”

    “女人说不要,就是要。”

    床上的男人理直气壮说。

    “可是我就是不要了,你明明就读懂了我的意思,故意的对不对?”

    一直不肯收手,她过程都昏厥过去好几次,这个混蛋,是欲求不满还是欲望强大,满脑子里都是这个?

    “据我刚刚了解,你是个名副其实的女人,而且,异常的让我感到很满意,因为在交流过程中,我们异常配合的完美,你越说不要,我就越是想给。”

    墨霆谦依旧理直气壮的样子道。

    蓦然,霍寒回头,捂住被子以下部分,隐隐咬着下唇,瞪他,“你是不是觉得女人都是说不要就是想要?说不想就是想?说不可以就是可以?”

    到底是驾驭

    过多少人,才得出这套狗屁理论?

    墨霆谦直直的看着她的眼,一副横气十足的样子,淡淡挑眉,“难道不是吗?我给的时候,你也不是要了?”

    “那是你强迫我的,我说了我不要!墨霆谦,你是上过多少女人,才得出这样‘道理’的?”

    霍寒想了想,觉得自己刚刚那句话不对,“呵,这大概是姜婉烟女神的意思吧?别把对着她的那套放到我身上来,白玫瑰还是白玫瑰,又怎么能与红玫瑰相提并论?”

    她不是抬高自己贬低她人,只是,这世间任何的一个女人,都不会喜欢男人把自己当成另外一个她,要么,她宁愿不要!

    墨霆谦一点一点皱起眉,对霍寒的话,衍生了眼底下许多晦涩的复杂。

    他伸出一只手,淡淡解释:“一年前是个意外,终归是我对不起婉烟,她为此为我流掉过一个孩子,就连现在身上的体弱多病,都是因为那次流产,霍寒,我不想再听见你说关于我和她的事,我和她之间只有缘,没有情,我所能给她的,都是我应该弥补的亏欠。”

    第一次,霍寒从他嘴里知道了关于姜婉烟的事,虽然事情很意外,因为,为什么都是一年前呢……

    “她现在所有的痛都是我造就的,事已至此,我不能不管。”

    霍寒看出他的固执,意外,怎么都是意外呢……

    “所以,你对姜婉烟没意思,只不过,看见她,就想起曾经对她犯过的错,现在,也一直想去弥补,就算是能给她的最后安慰?”

    墨霆谦没有说话,捧着她的脸,轻轻一吻。

    霍寒躲开了,“那要是一辈子呢?一辈子你都要这么去弥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