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隐婚甜蜜蜜:墨少,宠我! 第75章不敢一丝反抗

时间:2018-07-10作者:宋衣衣

    任何事情都会出现第一次巧合,但如何同样的巧合有了第二次的发生,那就不再称之为巧合。

    曾经,她们是无话不说的好闺蜜,在学校,粘在一起,如胶似漆的地步,一条裙子都能两个人穿。

    霍寒深知殷芷落是个什么样的人,安静,不入洪流,属于人群里不起眼的,把话总藏在心里的那样一个人。

    你很难和她做到坦诚,除非你够“干净”,排除任何她想要的人和事。

    否则,那层纸会永远存在。

    就如同她们中间隔着一个顾南尘,这就是永远都会存在的芥蒂。

    当在顾氏时再次重新看见她的第一眼,眼底里对她隐藏的尖酸刻薄,她明白,那些欢声笑语,彻底已湮灭在回忆里!

    殷芷落这时走近霍寒,立在了顾南尘的身旁,唇腔中,染上自嘲自讽的蔑视:????“你以为我不想等他醒来再说?我还想当着他的面说,霍寒,你是怎么做到伤害了他还这样理直气壮的?”

    霍寒听着最后一句话戚笑感慨,“你为何就一口咬定是我伤了他?一年前你不是看见了吗?我就差以死相逼了,我跪下来求着你们一个个,你们都是怎么对我的?你喜欢顾南尘我知道,可是我也是你的好朋友,真心实意善待于你,在两者之间,你就这么毫不犹豫?”

    殷芷落的眸子闪出半丝慌张,眼神分明是在逃避什么。

    霍寒接着说:“还记得我十八岁生日那年吗,我被你们灌醉了,都不知道吧,刚好去上卫生间,隔着包厢,我听见我的好朋友在我喜欢的人面前说着我的坏话,说自己喜欢他,告白……甚至不惜

    做地下情人,哪怕是随叫随到的p友,殷芷落,这也就是你了?”

    抽丝剥茧,这些话说出,殷芷落的眼神变得凄厉起来,脸色羞耻:“那你为什么不早挑明,怎么了,这就是我的选择,有错吗?”

    “你没错,宁愿去做他不光彩的泄欲工具,都不敢光明正大,这就是你的选择。”

    此时,救护车终于来了。

    …………

    翌日清晨。

    微风掠过窗台,撩过一丝丝淡雅极致的柔和,沁凉的冷空气缓缓输送进来

    房间安谧,病床上,男人轻影修长的睫毛缓缓轻刷,眯着眸,苍白无力的唇,染上了一点点憔悴。

    此时的他半睡半醒。

    “霍寒,霍寒。”

    嘴角无意识的呢喃这个名字。

    缓缓的,狭长封闭的两只眼刺进一道光,突然的视觉传达,令他的意识愕然复苏。

    只手撑起身,皱着眉头,按压眉心。

    须臾,他这才发现,床沿边沉睡的女人不醒,均匀微弱的呼吸,预示她睡的十分深沉。

    长发稀稀散散,露出半边精致淡雅的侧脸。

    “霍寒?”

    顾南尘震惊又倍感意外,她怎么会在这儿?

    手指为她挽起掉下的几根黑发,光滑的发质绕过手指,心尖,也躺过无数暖流。

    所以,昨晚都是她在照顾他?

    女人还是没有醒,只皱了皱眉,眼圈之下两抹深度的晕青,足以看出她很疲惫。

    顾南尘感觉脑袋里像快要爆炸的气球,这些都是昨日余留下的酒后副作用。

    起身时,胃部隐隐感觉到刺痛,但他硬是下床去了,将女人扶起来,重新抱上床,为她盖上被子。

    瞌睡容易着凉,看她的神色就是一整晚都没睡好。

    细细的看着床上的人,顾南尘匍匐在旁,仔细看着她的眉眼,手指顺着她的脸颊细细抚摸。

    霍寒是人尖上儿的美人,放在人里一眼就能注意到她,她的美不是张扬尖锐,是清新淡雅,没有攻击性,雅致柔和,这种美,即便是女人,都会很喜欢。

    “是你照顾了我一整夜?我就知道,你一定不会不管我。”

    顾南尘高兴的在她额头落下一吻,心尖被暖流充斥包裹,握住她的一只手,唇在手背不时吻一下。

    许是动作太大,女人迷迷糊糊的睁开眼,醒了过来。

    “你醒了?”

    她最先问的他,揉着眼,睡眼惺忪的样子。

    顾南尘让她先不必起床,再睡会儿,霍寒拒绝。

    “不用,这是你的位置,怎么能给我。”

    霍寒才发现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到了床上,正掀开被子,在床上找不着鞋,头发也无意识的凌乱……门,开了!

    一声“嘭”的声音响起,玻璃房门被震了一下,心脏跟着一紧,紧接着一道无比颀长挺拔的身影蓦地出现。

    清晨,稀碎的晨光落在他伟岸的背后,逆光而行,从南面投进来的晕染起码拉长了他的影子足足两米,四周都是光,唯独他的身上,布满阴沉。

    “墨……霆谦……”

    看清楚他的眼神,霍寒的声音颤了颤。

    男人的眸子布满了血丝,空白的地方,是错综复杂的交纵,就像他现在的表情,看不清楚方向,找不到一丝源头。

    顾南尘立在一旁,比起墨霆谦西装革履气势磅礴的衣着,他这身病服则显得十分弱了。

    “你这整晚就是在陪他?”

    墨霆谦一眼看向床上的霍寒,被子的褶皱,女人脸上的疲惫,身上不整齐的衣服,都“保留无误”的刻进他眼底。

    霍寒已经看见他的眼神,立刻下床,即使找不着鞋,也直接光脚踩在了地上,冲到他面前,“墨霆谦你听我解释,事情不是你想象……”

    霍寒正说话间,整个人就被他抱起,他的目光阴鸷,意味明显的落在她的脚上。

    “我没事,你先听我解释好吗?”

    她着急道。

    墨霆谦冷冷的剜了她眼,将她重新放到床上,放置在角落里的鞋,也被他拿过来。

    “穿上。”

    扔在她面前,丢下两个字。

    霍寒见机行事,不敢违抗,眼看着他阴晴不定的神色随时可能爆发,她立马乖乖穿鞋。

    墨霆谦将她拎了过来,领口的扣子有些松散,他重新帮她扣上,过程,一语不发。

    霍寒就像被控制的傀儡娃娃,墨霆谦让她做什么,她立刻就办,不敢一丝反抗。

    偏偏这一切落到顾南尘的眼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