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隐婚甜蜜蜜:墨少,宠我! 第66章跳楼逃跑

时间:2018-07-10作者:宋衣衣

    霍寒能想象到这两人一定说不上半句好话,都是不好惹的主儿,脾气又都古怪,所以,正计划着怎么逃跑。

    她翻遍了房间的每处设计,都是无比牢靠的门,只有一处,有那么一丝丝逃窜的希望——窗户。

    可是,这窗户是在二楼,正对的下面还不是草坪,灰色的水泥地,十几二十米的高度,人跳下去不死肯定也半瘫。

    万一中途还出现其他意外,比如……腿摔断了,肯定是更划不来!

    想破脑袋她也想不到还能怎么逃出去!

    “怎么办!怎么办!”

    头都有点大了!

    手机被没收了,现在厉千寻和墨霆谦在谈判,这是她唯一能有机会的时刻。????打开窗户,霍寒试探性的看了一眼,天啊,眼神竟有些晕。

    她从小就恐高,都不敢站在没护栏的高处旁,总觉得自己会掉下去,现在,这么高的距离,没有护绳,仅用跳……

    人没跳心脏已经在扑通扑通的跳。

    …………

    “我说最后一遍,她,留这儿,你,去留随意。”

    厉千寻已经看起来极度不耐烦,表情沉戾,两个人应该都说了不少如剑锋芒的话了。

    “好,我问问她的意见。”

    两人卡在楼梯口,厉千寻横起一只手臂来,阻止了墨霆谦的前往,眉头紧蹙,暗含威胁。

    “不可?”

    厉千寻没有说话,只固执的拦住了去路。

    “啊——”突入的一声惨叫震惊所有人!

    两男人的眼神一变,从近处传来的声音如此熟悉!

    “不好了不好了,是小姐坠楼了!”

    不等话完疯狂的脚步已冲向门外,水泥地上,只见匍匐的趴着一团黑影,面部着地,侧脸平躺,样子略显狼狈。

    “霍寒!霍寒!”

    视线有些晕晕晃晃,霍寒听见声音另类,看着眼前的轮廓更不像是厉千寻,像墨霆谦,下意识抓紧衣服,“快带我回去,快带我回去。”

    “回哪里去?立刻给我去医院!”

    一小时后。

    “只是些皮外伤,没多大事,记得,以后不要再做这么危险的事了。”

    “好,谢谢医生。”

    得出的结果还算是放心。

    一个病房里原本站满了人,医生出去后,只剩下他们仨。

    “从前连摩天轮都不敢坐,现在连楼都敢跳了,你真是有出息了?”

    厉千寻走来,毫不犹豫的就是一顿训斥,一句话半个字里都是临如冰窖。

    这次是足够幸运,换做平常,早恐怕危在旦夕!

    霍寒扭开脸不去看他,还不都是因为他!

    “没事吧?”

    墨霆谦的声音还算平常,关心问候言语,至少都没有厉千寻那么冲。

    霍寒抿着嘴摇了摇头。

    “腿呢?如何?”

    说此间,手指掀开她身上的被子,指尖揉捏她的大腿处,一直到小腿根部,轻轻缓缓的动作,令肌肉松弛了不少,很舒服。

    上次擦药的时候,霍寒就已经注意到他的技巧十分温和,又不失成熟,过程没有磕磕碰碰,这次,他这样的动作,更不是一次两次就会的。

    “回去吧?”

    瞬时,他问她,话出口。

    霍寒想也没想立马答应,“好,回去。”

    一旁的厉千寻看见,拳头捏着咯咯响。

    “你就这般不愿看见我?”

    霍寒停住脚步,不知向前后退,余光扫了他眼。

    那双异色的眼,像十字架上的铁钉,紧钉刻她。

    搀扶她的墨霆谦这时候横抱起她,措手不及的动作让她的双手不自觉的攀附到他的脖子上。

    期间,厉千寻的问题被扔在脑后。

    走廊过道,那席孤寂泠然的身影定定的站在一端。

    …………

    深夜两点,暧昧浓郁的房间里刚刚进行了一场深入的技巧与交流,虚掩的纱窗吹进半缕凉风,吹在女人细腻红润的脸蛋上,男人抱紧她的腰,在她的额头落下一个深吻。

    累了,该休息了。

    “就在里面好不好?”

    小女人晕晕乎乎,感觉身体传来异样的难受,意识已经有些崩溃的状态,容澈最近每次都要的特别凶,她这个小身板实在是招架不住啊!

    唐小柔摇头晃脑,就是不许:“不行,等下怀孕了怎么办?”

    “你要是怀了还不是我的,生下来。”

    “不要,我现在还不想怀孕呢。”

    转身,她拧巴着脸硬是将他推了出去,那瞬间,全身猛然一酥,脚趾都忍不住蜷缩起来,红润的脸蛋,表情狰狞:“容澈!王八蛋你有完没完!”

    男人笑的恶劣,撅起她的嘴吻着她红润细腻的腮帮,兴味绕齿:“我有完没完,你不是最清楚?嗯?”

    将她的双手推到头顶,忍不住又吻住她的唇,一切,卷土重来。

    他没有遵循她的意愿,固执的像刚刚一样,重复。

    终于耐不过了,小女人哭着喊着求饶:“不要了,不要了好吗?好困,我要睡觉了。”

    这一下来,唐小柔更加疲惫了,整个人几乎昏厥过去。

    容澈拍了拍她的脸,“对了,宝贝,问你件事。”

    “什么事啊?”唐小柔生无可恋脸。

    “墨霆谦让我来问你,霍寒曾经是哪里的人,还有厉千寻,和他什么关系?”

    闻言,神志不清的唐小柔顿时恢复了一些清醒,懒洋洋坐起来,“你是说,墨霆谦让你来问我关于霍寒的事?”

    容澈摘掉了金边丝的眼镜,此刻眯起眼眸看着唐小柔,汗水滴滴顺着额头滑落,犀利凛冽,异常性感。

    他嗯了声,望着她雪白且红痕密布的脖子,喉结重重滚动了几轮。

    “奇怪,为什么他要来问我?干嘛不主动去问霍寒?”

    “谁知道,我们不管。”

    唐小柔横起一只手,贴在他胸膛,阻隔了他欲靠近的身子,“你不说那就不可以,我问你,他那天为什么要带姜婉烟去,为什么不带霍寒?”

    “我说了多少次了,那是人家的家务事,你跟着插手做什么?”

    “我是霍寒的好朋友,我要替她出气,我就要插手怎么了!”

    唐小柔竖起眼来,他敢吼自己,他居然吼自己!

    他居然敢吼自己!

    哼!╭(╯^╰)╮

    圆圆润润的脸蛋无论做什么表情都可爱,这生气起来的样子,两个眼珠子瞪的大大,简直能可爱死人!

    投降!

    无条件投降!

    容澈忍的难受,香香圆圆的小东西怎么都吃不够,哄着供着,“小祖宗,我说,我说还不成么?”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