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隐婚甜蜜蜜:墨少,宠我! 第52章还记得你逃跑的那天我说过什么吗

时间:2018-07-10作者:宋衣衣

    “裙子怎么回事?”

    顾南尘第一时间就看见了她裙子上的那些杂物,一条好好的漂亮礼服,被弄成这样。

    霍寒不语,仅是目光深深的看了一眼洛翩翩那些人,身边的女人,个个避之不及。

    那些女明星之中,没有人不知道顾南尘,上流社会的钻石王老五,一表人才,钱多俊俏,所有人倒贴都想上位。

    而如今,他竟然和霍寒在一起,这岂不是……

    各自心里都有数,刚刚说的a货裙子,没准,还是真的!

    一个眼神,就明白她的意思。

    曾留下的默契,如今,没想到还能延续。????“她们?”

    顾南尘拿出带在身上的巴宝莉手帕,擦洗那些奶油,因为裙子的颜色是宝蓝色,与奶油雪白冲撞在一起,异常明显。

    显得近乎刺眼。

    小小的一块地方,像碧绿草地进了垃圾,让人犯呕。

    擦洗了许久,直到有服务员来帮忙,这才好了一些。

    “她们有没有欺负你?”

    顾南尘又问,看她身上还算完好,就裙子有些脏了,算是大幸。

    早知道,让她一刻不离自己身边,这样,也不会出现现在这种事了。

    霍寒不知该说欺负不欺负,说欺负,他来的刚好,她们没得逞,如果说不欺负,他要是现在没来,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于是,目光就这么犹犹豫豫的在两边之间纠结。

    洛翩翩倒是趁机抢先一步:“顾总,你这是哪里的话?我们怎么敢欺负她?刚刚只是个玩笑罢了,哪里知道那些孩子就真动手了,都是我的粉丝,看在我的面子上,能不能放过她们这次?”

    几个学生粉丝看见顾南尘又惊又喜,不过,眼中又有些不甘。

    没想到,霍寒的身边竟然有这么帅的男人,还这么维护他。

    “先把人带出去,裙子已经脏了,我自有定夺。”

    洛翩翩脸色一僵,这是不打算给她面子了?

    “顾总,只是一条裙子而已,脏了的话可以清洗干净。”

    “九十九万的裙子,清洗费,你觉得呢?”

    不得五位数以上啊!

    闻言,众人倒吸一口凉气!

    天啊,这是真的限量版裙子!不是a货!更不是假货!

    所有人的眼神陡然发生翻天覆地的转变,就连洛翩翩,也大为吃惊!

    她哪里知道有男人真的会为了这女人买下全球限量版的衣服!

    看来,从在那家店看起,这女人就一点都不简单!

    强撑微笑,脸上即使再蹦不住,这会儿也得老老实实装下去:“顾总,那我给她赔个不是好吗?”

    那些学生粉丝听见洛翩翩这么说,当即阻止,觉得自家偶家跟受了天大的欺负一样,“不可以!翩翩,你没有错,错的是她!”

    “翩翩姐姐,我们不用你为我们道歉,不可以!”

    几个人摇旗呐喊,生怕洛翩翩低下头去。

    “没事,这是我该做的,你们还小,不应该被我牵扯其中。”

    洛翩翩作势一个温和的笑,再对着那些粉丝一个深鞠躬。

    洛翩翩走到霍寒面前,尽管,还是有人在说不要不要。

    顾南尘不屑一顾,他只知道,在他的世界里,霍寒,是谁都不能欺负的。

    至于道歉不道歉,看霍寒需不需要。

    “啪,啪,啪啪。”

    四声鼓掌的声音接连响起,紧接着,皮靴声音走来的异响,也同时令在场人一顿。

    一个阴柔磁性的嗓音,脱颖而出,带着一丝极致玩味:“欢迎,欢迎。”

    无人知道,声音落地的刹那,霍寒整个人全身僵硬,血液,逆流而上,升腾在大脑里所有的呼吸,被掠夺肆空,一瞬间,所有,一片空白。

    “厉千寻?”

    顾南尘的声音也是震惊不已,十分愕然的看着眼前立着的颀长俊美身影。

    他不同于成年人的成熟稳重,这个人的身上,是充斥了浓浓的不羁与倨傲,一双琥珀色的眼眸,布满猎者的玩味,冷血薄凉的嘴角肆笑,落在霍寒的眼里,这一切的一切,都是噩梦!

    英俊的男人也不过才二十,可没人知道,一年前,他是如何残忍,并且不眨眼的亲手吞没恩人家所有的财产,促使一个美好的家庭分崩离析。

    他的杀戮,从来都不眨一下眼。

    “又见面了。”

    凉凉的笑意快要溢出他的眼底,眯起的凤眸,不知道又在酝酿什么残忍游戏,寒冷肃杀依旧笼罩他的全身,还是那么的拒人于千里之外。

    “顾,南尘。”霍寒第一次感到恐慌,面对眼前的这个人,她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逃避。

    下意识的靠近顾南尘,这是这么久见面以来,第一次,她庆幸身边还有他在。

    “别怕。”

    顾南尘搂住她的身子,深邃的眼神异常戒备睨着厉千寻,是十分警惕的一种防备目光。

    手臂护住她的肩膀,足以让他人接近不了她。

    只有这三个人明白彼此之间的关系有多复杂。

    厉千寻一直薄唇紧抿,死寂孤傲的眼神停留在顾南尘抱着霍寒的身影上,在看见霍寒裙子上的奶油时,才微微挪开了视线。

    这时,洛翩翩上来热情的说话:“厉总,你怎么来啦,不用招待客人吗?”

    “看不出来吗,我现在就是在招待客人。”

    厉千寻的眼神直直的,这么说道。

    准确的来说,他是一直在看着霍寒。

    “顾南尘,我不想待了,让我回去好吗?我求你,让我回去。”

    霍寒紧紧的拽住他的那只袖子,祈求害怕的眼神,令顾南尘也不禁心疼同情。

    只是——

    “就这么急着走?也太不给我面子了,你不是对我最好吗?”

    厉千寻走来,每一步,阴凉的眼神锁定在霍寒的身上,像猎人看上的食物,蠢蠢欲动。

    厉千寻的话是对霍寒说的,但是,后者并没有回复,除了无尽的冷漠与疏离,除却对他的害怕,厉千寻这个名字,早已经在霍寒的心里全部抹去。

    “我要走。”

    霍寒对顾南尘再说了一遍,就像被逼急了。

    顾南尘有些懊悔,他就不该带她来!

    可他又怎么会知道,原来宴会背后的主人,竟然就是他!

    “好,我现在就带你离开这儿。”

    “慢着。”

    悠悠的声音从男人的嘴角轻吐出,厉千寻掀起双眸,阴戾的目光深深的看着霍寒,握住她的另外一只手,暗中施加的力,像要使劲一切把她撕扯过来,嘴角,划出邪冶的笑:“还记得你逃跑的那天我说过什么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