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侯门医妃有点毒 第184章 小玖婚期确定

时间:2018-08-06作者:我吃元宝

    ,精彩无弹窗免费!

    刘诏眉眼都没动一下,直面宁王的责问。

    “难道父王对那个位置就没有一点想法?”

    宁王冷哼一声,“本王有想法如何,没有想法又如何?你这小子,整日里撺掇本王同其他兄弟斗,无非就指望着本王做了皇帝,好立你为太子。”

    刘诏微微垂首,眼神轻蔑,嗤笑一声,“父王若是做了皇帝,会立我为太子吗?”

    “当然不会。”宁王想都没想,就给了一个否定的答案。

    刘诏面色平静地说道:“既然如此,父王明日就上朝听政,好好同赵王叔,燕王叔斗一场。”

    宁王眼珠子一转,问道:“老头子和你说了什么?”

    这刘诏低头一笑,表情清冷,“皇祖父说,明日你再不上朝,就派人绑了你上朝。”

    宁王龇牙,“老头子就是见不得我过几天清闲日子,果然是老不死。”

    “父王慎言。”

    宁王半点不在乎,“本王在这里说的话,谁敢传出去一个字,本王灭他九族。”

    厅堂内,所有内侍齐齐跪下,大气都不敢喘。

    刘诏扫了眼跪在地上的几个内侍,将每个人的脸记了下来。

    宁王问道:“老头子还说了什么?”

    刘诏说道:“皇祖父有意指派一位皇子统领户部,清理历年积欠。”

    顿了顿,刘诏又说道:“据我所知,父王前些年从户部打秋风,一直没还钱。算起来,差不多欠了户部足足三十万两。”

    宁王龇了个牙花,“本王有欠户部这么多钱?”

    刘诏点头,“光是父王打赏花魁,就花了不下五万两。”

    宁王捋着胡须,“本王不愧是败家子,再多的钱都能被本王败光。老头子让人清理户部积欠,这可是个得罪人的差事。他这个时候让本王上朝听政,莫不是想点本王的名,让本王统领此事?”

    刘诏点点头,“有可能。”

    “不去,不去。老头子这是在挖坑,想把我们都给埋了。哼,本王绝不上当。”

    刘诏面无表情地说道:“不去不行。否则明日一早,金吾卫就该上门请父王去诏狱喝茶。”

    宁王脸色都变了,“老头子太恶毒了,他对我们这些儿子,是一点慈爱之心都没有,要将我们活生生逼死。

    他当了几十年的皇帝,杀了多少宗室,多少皇亲,多少朝臣,却还稳稳当当的坐在那个位置上,难怪世人都说老而不死是为贼。”

    刘诏蹙眉,“父王说话,好歹注意点分寸。”

    宁王冷哼一声,“少来教训本王。就是当着老头子的面,本王也敢这么说。”

    这话倒是不假。

    好几次,宁王当着天子的面,大哭大闹,指桑骂槐。

    每次天子罚宁王,都是雷声大雨点小。还说难得听到实话,又说过去对宁王有所亏欠云云。

    天子如何亏欠了宁王,外人并不清楚。

    这似乎是天子同宁王之间的秘密。

    淑妃娘娘略微知道一点,却从来都是闭嘴不言,权当不知道。

    天子的放纵,让宁王越发惫懒,胆子也越来越大。

    天子宠幸新得的美人,也只有宁王敢说天子老不修。

    宁王就是靠着这副惫懒的形象,在朝堂上立足了脚跟,同赵王,燕王,还有太子殿下,分庭抗礼。

    不过宁王上朝,通常都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似乎志不在那个位置。

    当然,是真不在意那个位置,还是假不在意那个位置,唯有宁王自己知道。

    刘诏沉默了片刻,说道:“赵王叔欠了户部不下二十万两银子,燕王叔估计有四十万两。东宫应该最少,只有十多万两。”

    宁王哈哈一笑,树洞:“东宫为何欠钱最少,因为太子不懂得享受。整日和一群老头子谈经论道,还真当自己是读书人。弄到现在,君不君,臣不臣。他的太子已经当到头了。

    老头子这些年耐心越来越差,只要多挑拨几次,再有人吹吹枕边风,太子就要彻底完蛋。”

    刘诏却说道:“父皇别忘了皇长孙。”

    宁王一听皇长孙三字,五官都皱在了一起。

    皇长孙是太子的嫡长子,东宫世子,从出生起,就极得天子喜欢。

    虽然近些年,大家拼尽全力在天子跟前进谗言,让天子疏远了皇长孙。可是不代表东宫就毫无还手之力。

    万一天子哪天想起往日同皇长孙之间的祖孙情意,说不定东宫还能起死回生。

    宁王皱着眉头,说道:“老头子绝不会越过皇子,立皇长孙为继承人。这是取祸之道,老头子只要没糊涂,就干不出这种事情。”

    刘诏丢下一个重磅消息,“今日早朝,皇祖父下旨,令皇长孙到京营历练。”

    “什么?”

    宁王猛地从座位上站起来,“老头子是疯了吗?这个时候派皇长孙到京营历练,他想做什么?想要害死我们所有人吗?是想让皇室自相残杀,杀到只剩下最后一个人吗?老不死的,果然对他不能有太高的期望,气煞本王。”

    宁王在大厅内走来走去,心情郁闷到极点。将天子从头骂到脚。

    刘诏继续说道:“父王息怒。前往军营历练的人不止皇长孙一人,赵王府嫡长子,燕王府嫡长子,诸位叔叔府上的大公子,包括儿子本人,都要前往军营历练。”

    咦?

    宁王停下脚步,盯着刘诏,“这事你怎么不早说?害得我白担心一场。”

    “父王说话太急,儿子没机会说话。”

    刘诏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

    宁王冷哼一声,“老头子派你们去京营历练,这是要考察你们。你好好表现,替本王争口气。”

    “儿子遵命。另外,儿子的婚期,我认为今年腊月的日子很不错。”

    宁王盯着刘诏,“你想腊月成亲?”

    刘诏点头。

    等到腊月,顾玖的嫁妆应该已经置办齐全,成亲正是时候。

    宁王全身放松坐在椅子上,“你想好了,真要娶顾玖?”

    刘诏点头,“儿子早就想好了,我会娶顾玖为妻。”

    宁王试探道,“要不要本王亲自给你挑选几位妾室。放心,都是身家清白的良家子。”

    刘诏摇头,“多谢父王关爱,儿子不需要。父王不如将挑选好的人给二弟,三弟,还有四弟送去。他们应该不会拒绝。”

    宁王冷笑一声,“怎么,为了一个顾玖,你就要守身如玉?丢不丢人?”

    刘诏镇定如山,平静地说道:“儿子并不是要为谁守身如玉。儿子只是不喜欢身边太多女人。”

    这话宁王是不信的。

    “有时候本王都要怀疑,你到底是不是本王的亲儿子。你的性子,既不像本王,也不像你母妃,倒是有些像老头子年轻的时候。老头子当年为了争夺皇位,真的是什么事情都能忍。”

    刘诏沉默不语。

    宁王一脸无聊的表情,挥挥手,“算了,你的事情你自己拿定了主意,我也懒得管你。改明儿我派媒婆上顾家,将婚期替你定下来。你定的日子是哪天?”

    刘诏声音清冷地说道:“腊月十六。”

    “腊月十六,本王记住了。此事你和你母妃说一声,要不然她又要怪你,凡事都瞒着她。”

    “多谢父王提醒,儿子这就去见母妃。父王记得明日早起上朝,否则金吾卫该上门了。”

    “知道,知道。老头子不放过本王,你也来烦本王。”

    刘诏起身离开碧玺阁,前往春和堂。

    王妃裴氏见到刘诏,先是冷哼一声,挥挥手,让不相干的人全都退下去。

    然后才说道:“你还知道来见本王妃。我还以为你把本王妃都忘光了。”

    刘诏在椅子上坐下,“母妃说笑,儿子岂会忘了你。”

    王妃裴氏哼了一声,“本王妃可不是说笑。你自己算算,你有多长时间没来给本王妃请安?你四弟就是比你孝顺,只要在府中,每日必定会来请安,在本王妃跟前尽孝。”

    刘诏笑了笑,“四弟如此孝顺,不如以后就留他在府中,专门陪着母妃说话解闷。”

    “你这话是何意?你是在嫉妒你四弟,还是在毁他前程。他堂堂男儿,岂能困于内宅。”

    王妃裴氏眼一瞪,很不高兴。

    刘诏冷漠地说道:“母妃肯替四弟着想,知道男儿不能困于内宅。为何又对儿子横挑鼻子竖挑眼?难道儿子就该整日困于内宅,只为了尽孝吗?只怕孝顺日子没过几天,金吾卫就要上门了。”

    “你,你简直是放肆。你和你四弟是一回事吗?”

    王妃裴氏大怒,对刘诏越发不喜欢。

    刘诏很是无所谓,母妃喜不喜欢他,对于他这个年龄来说,重要吗?半点都不重要。

    不过他还是顺着说道:“儿子是嫡长子,肩上有重担,还请母妃体谅一二。”

    王妃裴氏深吸一口气,火气消了两分,“本王妃若是不体谅你,早就派人到文书苑找你。说吧,今日巴巴的跑过来,有什么事?”

    刘诏轻声说道:“从明日起,父王要每日早起上朝。”

    王妃裴氏蹙眉,“你让本王妃管着你父王?哼,我要是管得住他,府里能有这么多女人?”

    刘诏说道:“儿子知道母妃的难处。儿子的意思是,请母妃将内院清理一番,该打发的人都打发出去。不能打发的人,就让他们去田庄。七月,四弟就要大婚,母妃也不喜欢给宾客们一个杂乱不堪的印象吧。”

    王妃裴氏想了想,“好吧,改明儿本王妃拟定一个名单,将不老实的人都打发出去。还有别的事情吗?”

    刘诏又说道:“我的婚期已经定了,腊月十六。父王会安排媒婆上顾府,正式定下婚期。”

    王妃裴氏一脸的不高兴,眼神透着挑剔,“那个叫顾玖的姑娘,果真有那么好?你就那么喜欢?”

    刘诏沉声说道:“她好不好,都是儿子的妻子。等她过门后,请母妃看在儿子的脸面上,给她足够的体面。”

    “真是难得,你竟然会为了一个女人来求本王妃。话说,你婚事都定了,本王妃还没见过顾玖。她长什么样?”

    王妃裴氏对顾玖谈不上厌恶,也绝对谈不上喜欢。更多的是好奇,究竟是个什么样的姑娘,能得大儿子如此看重。

    刘诏说道:“她长得还行。”

    这话真够勉强的。

    顾玖要是在此,定会瞪一眼刘诏。你敢说本姑娘长得还行?本姑娘明明是长得很漂亮好不好?经过鉴定,刘诏眼瘸。

    王妃裴氏挑眉,“只是还行?”

    刘诏嗯了一声。

    王妃裴氏冷笑一声,“都怪本王妃,在你小的时候没有好好管教你。你竟然能看上一个长得还行的姑娘,可见顾玖此人,不见的多好。”

    “好不好得亲眼见过才能下结论。母妃太着急了。”

    王妃裴氏板着脸,“改明儿本王妃就下帖子,将人请到府里。”

    刘诏点点头,“大婚之前,是该让母妃见见她。”

    王妃裴氏恼怒。

    无论她说什么,语气有多重,刘诏都是一副面无表情,不为所动的模样。

    仿佛,她说的话就是那样的无趣,没办法让刘诏的情绪有任何波动。

    王妃裴氏感受到深深的挫败感,心里头憋了一肚子火气。

    她挥着手,说道:“话都说完了,你赶紧走,走走走,不要在本王妃面前碍眼。”

    “儿子告辞。”

    刘诏干脆利落起身,离去。

    见刘诏走得如此干脆,王妃裴氏又生气了。

    这个儿子一如既往,和她一点都不亲近。说话也是干巴巴的,没有半点感情。

    王妃裴氏又恼怒,又无奈。她是拿这个儿子,半点办法都没有。真是气煞人也。

    越是这样,她越要见见顾玖。

    她要看看,到底是何等的花容月貌,才能吸引到刘诏的注意力。

    ……

    时间过得飞快。

    转眼一百天热孝过去,沉寂了整个春天的京城,像是久睡复苏的人,彻底活了过来。

    过去几个月,无一客人登门的青楼花坊,又是宾客盈门,每日都有人宴请。

    大户人家被积压了一个春天的热情,终于有了机会释放。

    三天两头,就有宴请。

    家家户户都在找理由宴请宾客,有种要将积压了几个月的热情一次性全部释放出来的架势。

    连着好几天,谢氏和张氏天天出门吃酒做客。

    顾玖跟着出了两趟门,然后就没了兴趣。

    太累了!

    来来回回,都是那些人。

    今天你请客,明日我请客,每日说着相似的吉利话。这样的日子,连着过几天,顾玖心头就生出了厌烦心情。

    她借口身体不舒服,后面几场宴席就没跟着去。

    不过其他姐妹,倒是兴致兴致盎然。

    顾珍,顾玥,顾珊,顾琳,顾珺,日日都不曾落下,每次宴请,必定要跟着出门的。

    顾玥出门的时候,还在感慨,“可惜二姐姐身体不好,才应酬了几天身子骨就不舒服。等她嫁到王府,整日里应酬,该如何是好。恐怕一个月有半个月都在床上躺着。”

    这番话不知怎么传了出去,还传到了萧家和王府。

    萧琴儿一听,高兴起来。

    顾玖身体不好,就不能主持中馈。

    将来,她才是王府当仁不让的当家少奶奶。顾玖,靠边站吧。

    王府这边,王妃裴氏一听顾玖身体不好,眉头就皱了起来。

    “不是说身体早就养好了吗?难不成又犯了病?”

    下人说道:“估计就是平日里看着没事,但就是不能操劳。”

    王妃裴氏哼了一声,“老大怎么选了一个病秧子姑娘做妻子,如何担得起责任。简直乱来。拿着本王妃的名帖,请顾玖上门做客。”

    “娘娘,光请顾姑娘一人,不太好吧。不如趁机办个宴席,将人都请来,热闹热闹。府中好长时间不曾热闹过。”

    王妃裴氏点点头,“说的有理。本王妃也想趁机见见亲家母。将年历拿来,本王妃亲自挑选一个黄道吉日,办一个赏花宴。”

    “娘娘英明。”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