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侯门医妃有点毒 第179章 被刺激得神智失常

时间:2018-08-04作者:我吃元宝

    侯府松鹤堂。

    大家陪着老夫人魏氏说话。

    不知是谁提了一句嫁衣金线,老夫人魏氏就问了一句。

    大夫人小魏氏轻咳一声,说道:“隔壁府上,小玖和玥丫头都要开始准备嫁衣,小玖得了八两的金线,玥丫头得了四两的金线。

    谢弟妹心疼亲闺女,认为玥丫头受了委屈,于是就找张弟妹吵闹。吵到最后,张弟妹也没让步,只说规矩如此。”

    老夫人魏氏蹙眉,“为了几两金线就要吵一架,谢氏就不知道自己拿金子出来,请人绞成金线,给宝贝闺女添上吗?”

    大夫人小魏氏抿唇一笑,说道:“或许是谢弟妹舍不得吧。”

    二夫人王氏笑了起来,“还说是宝贝闺女,却连几两金子都不肯出。未免太吝啬了些。”

    大夫人小魏氏笑了笑,没有作声。

    她乐意见到别人埋汰谢氏。

    谢氏就是欠敲打。

    老夫人魏氏问道:“小玖的婚期还没定下来吧?”

    大夫人小魏氏点头,说道:“还不曾定下婚期。不过儿媳听说宁王府公子议和萧姑娘的婚期已经定了,就在今年七月。

    公子诏和小玖的婚期,如果现在不定下,就要晚于公子议的婚期。

    如此一来,小玖嫁到王府,明明是嫡长媳,却要受到萧姑娘的掣肘。

    也不知宁王府是如何打算,还有那公子诏,似乎也不急于成亲。”

    老夫人魏氏微微蹙眉,“咱们府上,和宁王府搭不上话。要不然就派人去王府问一声。”

    三夫人段氏说道:“儿媳却以为,小玖既然已经许配给了公子诏,这就是现成的搭话理由。隔壁府上二老爷,理应派人上王府问一声,也是礼数。”

    大夫人小魏氏点点头,“三弟妹说的有理。婚事就是现成的理由,王府不主动,隔壁府上不能不主动。是该找个机会,派人到王府问一声。”

    老夫人魏氏说道:“改明儿我和老侯爷说一声,听听老侯爷是什么意思。于嬷嬷,你去箱笼里看看,剩了多少金线?”

    于嬷嬷领命,去里间查看。

    二夫人王氏问道:“老夫人是要给隔壁府上的姑娘送金线吗?”

    老夫人魏氏笑了笑,“谢氏做太太,做得稀里糊涂。为了一点金线,吵吵闹闹,不说丢脸的事情,单是小玖和玥丫头两姐妹就会因为此事生出嫌隙。老身不知道就算了,既然知道了,老身少不得敲打敲打谢氏。”

    于嬷嬷从里间走出来,“启禀老夫人,还剩下半斤金线。”

    老夫人魏氏很干脆,“给小玖送二两金线,玥丫头也送二两金线。她们两姐妹,老身一视同仁,绝不厚此薄彼。

    老身还听说珍丫头也在说亲,因为国丧耽误了。剩下的一两金线,就给珍丫头送去。

    老身希望她这次说亲能够顺顺利利,早日定下一门好亲事。

    告诉她,别管婚事定没定,嫁衣该准备了。一两金线不多,却也是老身的一番心意。”

    “老夫人就是慈爱。”

    于嬷嬷领了差事,带着小丫鬟,拿这这半斤金线,前往隔壁顾府送礼。

    大太太张氏出面接待了于嬷嬷。

    听说于嬷嬷给姑娘们送金线,她立马派人将几个姑娘叫到花厅,又派人去请谢氏。

    谢氏是二房太太,于嬷嬷过来送礼,她理应在场。

    人到齐了。

    于嬷嬷说明来意,“老夫人听说小玖姑娘,玥姑娘,珍姑娘都在做嫁衣,便让奴婢特意走一趟,为三位姑娘送来绣嫁衣的金线。”

    说完,让小丫鬟将金线送上。

    顾玖上前,忙说道:“让老夫人费心了。府中已经准备了足够的金线,我们怎好再要老夫人的金线。这不合适。”

    顾玥低头,撇嘴。顾玖有八两金线,当然不在乎。可是她在乎。

    偏生她不能将心里话说出口,那太没规矩。

    顾珍心里头也是期盼的,却也知道长者赏赐,理应推辞一二。

    于嬷嬷笑道:“老夫人说了,这是她的一番心意,三位姑娘务必收下。要不然老夫人该不高兴了。”

    顾玖朝大伯母张氏看去。

    张氏冲她点点头。

    顾玖忙说道:“长者赐,不敢辞。那我就代大姐姐还有三妹妹,收下这份礼物。”

    于嬷嬷笑眯眯的,“理应如此。”

    张氏乐呵呵的,“还是老夫人心疼姑娘们。弟妹,你说呢?”

    谢氏尴尬一笑,“老夫人的一番心意,孩子们都会铭记在心。”

    于嬷嬷朝谢氏看去,“二太太要操持三位姑娘的婚事,辛苦了。老夫人还说,请两位太太得了空去侯府坐坐,她一直念着大家。”

    大太太张氏笑道:“改明儿得了空,我就去侯府给老夫人请安。弟妹,可要同去?”

    谢氏笑了笑,“自然同去。”

    谢氏心里头很不得劲。总感觉于嬷嬷是话中有话,却又琢磨不透。

    她感觉古怪得很。

    于嬷嬷似笑非笑,喝了两口茶,便借口有事告辞离去。

    顾玥得了二两金线,别提多高兴了。一脸的兴奋,掩都掩不住。

    顾珍也很高兴,不过她好歹还知道收敛一下。

    大太太张氏笑道:“这下好了,弟妹再也不用为了玥丫头的嫁衣金线操心了。”

    谢氏哼了一声,“若非大嫂张口规矩,闭口规矩,我又何必为玥儿的嫁妆金线操心。”

    大太太张氏似笑非笑地看着谢氏,“二两金线,也不值多少钱,了不起几百两银子。弟妹何至于就如此,亲闺女的嫁衣,连二两金线都舍不得出。”

    谢氏气了个倒仰,“大嫂说得轻巧。我们二房不像你们大房,把持着公中的产业,又不用嫁闺女,当然不用在乎几百两银子。我们二房,有儿有女,除了三个闺女的婚事,三郎和六郎的婚事也得抓紧操办。

    光是几个子女的婚事,就已经将我和我家老爷多年的积蓄掏空,哪里还有多的钱去置办金线。

    要是大嫂肯让我打理公中的产业,区区几百两银子,我也可以豪爽的拿出来。可惜,大嫂不肯给我机会。”

    张氏冷哼一声,“弟妹果然是小人之心,看来我之前的警告,弟妹是没听进去。”

    谢氏脸色微微一变,她可是记得,张氏说要将她关进祠堂反省的话。

    她毫不怀疑,张氏绝对做得出这种事情。

    将门世家出身的人,行事就是野蛮。

    谢氏哼了一声,“我忙,先告辞。大嫂自便吧。”

    说完,谢氏起身离去。顾玥急忙跟上。

    张氏嗤笑一声,偷偷翻了个白眼。

    顾玖摇头笑笑,谢氏明明在大伯母张氏手里讨不到半点好处,偏又不服输,非要上赶着找抽。只能说精神可嘉。

    顾玖起身,准备告辞。

    大太太张氏叫住她们姐妹二人。

    “珍丫头,如今正值国丧,诸事不便。等百日热孝过去,届时你的婚事也该议议。”

    顾珍顿时涨红了脸颊,显得手足无措。

    “大伯母,我的婚事……不是说没了下文吗?”

    大太太张氏笑了笑,说道:“我娘舅家,的确没了下文。不过我妹妹家,却看上了你。你可嫌弃?”

    顾珍连连摆手,“侄女当然不会嫌弃。”

    “那就好。等百日热孝一过,两家再相看相看,若是合适,便将婚事定下来。你的嫁衣,也得抓紧做了。”

    顾珍红着脸,重重点头,“多谢大伯母。”

    顾珍很是激动,眼眶已然湿润。

    张氏见状,忙说道:“瞧你这孩子,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何至于如此。”

    顾珍擦着眼泪,一边说道:“原本我的婚事,该由我家太太操持。没想到,太太没指望上,最后全靠大伯母帮我解决了终身大事。”

    张氏说道:“现在说解决为时过早。等婚事定下来,你再来谢我也不迟。”

    顾珍重重点头。

    顾玖和顾珍一起出了花厅。

    顾珍看着阴沉沉的天空,却觉着天气正好,犹如她的心情。

    她对顾玖说道:“二妹妹,这回我还是沾了你的光。”

    顾玖说道:“大姐姐客气。老夫人慈爱,没想到还惦记着我们的婚事。”

    顾珍笑了笑,说道:“我恨不得做老夫人的亲孙女。”

    奈何,老夫人只是侯府的老夫人,而非顾府的老夫人。

    顾珍心里头很遗憾,遗憾自己没有生在侯府。若是生在侯府,也不用过得如此辛苦。

    顾珍拿着金线去见胡姨娘。

    胡姨娘很高兴,“老夫人竟然还惦记着你,真是难得。我得亲手给老夫人做一套鞋袜,改明儿你给老夫人送去,就说是你亲手做的,孝敬老夫人。”

    顾珍迟疑,“万一老夫人从针线上看出我撒谎,如何是好?”

    “放心,不会让老夫人看出来。”

    胡姨娘肯定地说道。

    顾珍放心下来,又说道:“大伯母说,等百日热孝过后,就会给我说一门亲事。若无意外,这门婚事一定能成。”

    “当真?”

    顾珍重重点头。

    胡姨娘更加高兴,“谢天谢地,你的婚事总算有了眉目。只要你能嫁到好人家,这些日子所受的苦都值得了。”

    母女两人抱头哭了一场。

    丫鬟进来说道:“姨娘,太太让你去一趟芙蓉院,说是有事吩咐。”

    胡姨娘擦干眼泪,又命丫鬟打来热水洗漱。

    她问传话的丫鬟,“太太可有说唤我过去所为何事?”

    丫鬟摇头:“太太没说,只是让姨娘赶紧过去。”

    “知道了,我马上就过去。”

    顾珍有些担心,“姨娘,不会有事吧?”

    “放心,不会有事。”

    胡姨娘来到芙蓉院,经过丫鬟通报,走进正屋。

    顾玥陪在谢氏身边,瞧她红肿的双眼,显然是哭过。

    胡姨娘狐疑,顾玥得了二两金线,理应高兴,为何还会哭?

    顾玥擦擦眼角的泪痕,说道:“母亲,女儿先告退。”

    谢氏点点头,“去吧。”

    “婢妾给太太请安。”

    胡姨娘恭恭敬敬的。

    谢氏从鼻腔里发出一声“嗯”,指着旁边的杌凳,示意胡姨娘坐下说话。

    胡姨娘低眉顺眼,“谢太太。”

    谢氏笑了笑,“算算时间,白姨娘快要生了。你们的院子挨着,这段时间,怎么没见你去看望她?”

    胡姨娘心头一惊,太太连她有没有看望白姨娘都知道,果然这府里的事情都逃不过太太的双眼。

    她躬身说道:“启禀太太,婢妾这段时间身子有些不舒服,怕过了病气给白姨娘,便没去看望她。”

    谢氏嗤笑一声,“白姨娘要生了,你有什么打算?”

    胡姨娘一愣。

    谢氏立马板着脸,“你可别告诉我,你什么准备都没有?”

    胡姨娘张口结舌,想了好一会,才说道:“太太,白姨娘那边,得等她发作的时候才好动手。”

    “这个我知道。我是问你,你有没有把握?”

    胡姨娘脸色微微一变。

    很显然,谢氏是想让她出面背锅。

    这个锅,她到底该不该背?

    胡姨娘脑中转过各种念头。

    谢氏似笑非笑地看着她,“珍丫头和顾珩都到了说亲的年纪,一个要置办嫁妆,一个要置办聘礼。府中艰难,这嫁妆和聘礼,怕是只能委屈两个孩子。”

    “太太……”

    胡姨娘惊慌。

    谢氏挑眉一笑,拿捏胡姨娘,她驾轻就熟,不用费半点心思。

    “胡姨娘,你想清楚了吗?”

    胡姨娘艰难地点点头,“婢妾想清楚了。等到白姨娘发作的时候,婢妾会亲自处理此事。若是女孩便罢了,若是男孩,定叫孩子见不到第二天的太阳。”

    谢氏却板着脸,咬牙切齿地说道:“别管白姨娘生的是男孩女孩,那个孩子不配见到第二天的太阳,你听明白了吗?”

    胡姨娘先是茫然,紧接着恍然大悟。

    白姨娘怀孕的时机太巧,正好是谢氏被顾大人冷落的那段时间。偏生谢氏的孩子流掉了,白姨娘却母子均安。

    这一桩桩,一件件,刺激得谢氏早已经神智失常。

    她容不下白姨娘的孩子,也容不下白姨娘这个人。

    只恨不能亲自动手,让白姨娘一尸两命。

    不过能够借胡姨娘的手,除掉白姨娘的孩子,谢氏基本上满意。

    胡姨娘躬身领命。

    谢氏摆摆手,“下去好好准备吧,有什么需要,同春禾说一声,她会帮你办妥。记住本宫的话,那个孩子若是见到第二天的太阳,珍丫头的嫁妆,顾珩的聘礼,就别怪我出手寒酸。总之,你自己斟酌着办。”

    胡姨娘脸色灰白地离开了芙蓉院,心里头乱得不行。

    她在园子里乱走,等醒悟过来的时候,已经站在白姨娘的相思院院门口。

    “胡姨娘来了,我家姨娘之前还念叨着你。胡姨娘要进来吗?”

    婆子很热情地招呼胡姨娘。

    胡姨娘点点头,沉默地走进相思院。

    白姨娘的肚子已经很大了,随时都有可能生产。

    “胡姐姐,你可算想起来看望我。眼看着要临盆,我这心里头是越来越心慌。你说我这胎能顺利生下来吧。”

    胡姨娘盯着白姨娘硕大的肚子,点点头,“肯定能顺利生下来。你撩起衣服我替你看看孩子有没有入盆。”

    “胡姐姐也懂看这个?”

    白姨娘惊讶的同时,撩起衣服,露出硕大的肚子。

    别看白姨娘肚子大,可她却没长妊娠纹。

    胡姨娘暗自嘀咕,真是令人羡慕。

    胡姨娘生顾珩的时候,是第一胎,不懂养胎,肚皮上于是就多了几条妊娠纹。

    这事她一直很怨念。

    等到怀顾珍的时候,胡姨娘有了经验,饮食上面极为克制,就没有长妊娠纹。

    胡姨娘伸出双手,拖着白姨娘的大肚子。

    “孩子已经开始入盆了。”

    “真的吗?”

    白姨娘又惊又喜,“这么说孩子要出生了。”

    胡姨娘点点头,手上暗暗用力。

    白姨娘哎呦一声,“孩子在动。”

    “孩子动才好。”

    胡姨娘继续用力。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