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侯门医妃有点毒 第176章 嫁衣

时间:2018-08-04作者:我吃元宝

    来的人是侯府大夫人身边的杜嬷嬷。

    杜嬷嬷满脸堆笑,进了花厅先给大太太张氏,谢氏请安。

    接着说道:“我家夫人一回府,听说了小玖姑娘将厨房打理得井井有条,宾客们对流水席都很满意,极为高兴。

    这不,特意派了奴婢过来,先给小玖姑娘道一声谢。

    我家夫人说了,今日时间太晚,来不及准备。改明儿再给小玖姑娘,珍姑娘,珊姑娘分别送一份礼物过来。这些天你们都辛苦了。”

    大太太张氏笑呵呵的,先是朝谢氏瞥了眼,然后才说道:“大堂嫂太客气了。小玖,还不快赶紧道谢。”

    顾玖上前,“还请嬷嬷替我谢谢大堂伯母,我只是做了该做的事情,当不起大堂伯母如此重视,还特意让嬷嬷辛苦走一趟。嬷嬷一定要喝了茶再走。”

    大太太张氏连连点头,“杜嬷嬷喝茶。”

    丫鬟上了茶,杜嬷嬷便坐下来说话。

    她说道:“小玖姑娘就是谦虚。我家夫人都说了,幸亏你处事果断,侯府才没有在宾客面前丢脸。我家夫人还说,玫姑娘还得向小玖姑娘学习,凡事不要拘泥于形式,该变通的时候就不要迟疑。”

    大太太张氏似笑非笑地看着谢氏,“还是大堂嫂有见地,弟妹,你认为怎么样?”

    谢氏尴尬到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刚还说顾玖丢了侯府的脸,结果人家侯府当家夫人就派人过来感谢顾玖。

    这不是打脸是什么?

    谢氏脸色难看,语气透着不耐,说道:“大堂嫂说的自然有理。我身体乏了,先回房歇息。这里就辛苦大嫂代为招呼。”

    说完,谢氏也不管别人怎么想,甩袖离去

    大太太张氏挑眉一笑,摇摇头,同杜嬷嬷说道:“嬷嬷喝茶。二太太也上了年纪,在宫里辛苦了几天,是该好好歇息。请嬷嬷不要见怪。”

    杜嬷嬷了然一笑,说道:“大太太也辛苦了几天,也该早点歇息,保重身体。奴婢还要回去复命,就先告辞。”

    “嬷嬷再坐一会。”

    “不了,我家夫人还等着奴婢回去复命。改日得了空再来叨扰。”

    “芍药,送送嬷嬷。”

    芍药领命,送走了杜嬷嬷。

    大太太张氏同顾玖说道:“小玖,你家太太的脾气你都清楚,她说的那些话,你也别放在心上。”

    顾玖抿了抿唇,说道:“大伯母放心,我这人很想得开,不会把太太说的话放在心上。”

    “那就好。”

    顾玖辞别张氏,回芷兰院歇息。

    杜嬷嬷回到侯府,面见大夫人小魏氏。

    “小玖姑娘极为客气,叮嘱奴婢,一定要代她谢谢夫人。”

    大夫人小魏氏点点头,“小玖这孩子,规矩上从没出过错。听闻她在宫里几天,还跟着嬷嬷学了宫规,如今这礼数上面越发周到。”

    “夫人说的是。不过隔壁府上的二太太,瞧着一脸不乐意的样子。似乎奴婢去之前,二太太正在呵斥小玖姑娘,怪罪小玖姑娘擅作主张,丢了侯府和顾府的脸面。”

    大夫人小魏氏嗤笑一声,“谢弟妹哪里是担心小玖丢了侯府的脸面,她分明是担心我们侯府怪罪,会牵连她头上,急着撇清关系。

    她那人,本夫人是真看不上,太小家子气,又喜欢自作聪明,总是说一些不合时宜的话。”

    杜嬷嬷说道:“她本是妾扶正,自然不能要求太高。”

    大夫人小魏氏冷哼一声,“幸亏本夫人不用和谢氏做妯娌。只是苦了张弟妹,整日里面对谢氏,怕是三天两头就要被气一回。”

    杜嬷嬷说道:“夫人说的极是。不过好在二太太和谢家断了联系。倒是少却了许多麻烦。”

    大夫人小魏氏冷笑一声,说道:“谢氏若是不和谢家断绝联系,侯府也得逼着她和谢家断了关系。顾知礼好歹做了一件靠谱的事情,把谢氏拘在家里,不让她和谢家联系,防着她同谢家一起作妖。”

    杜嬷嬷说道:“只是委屈了小玖姑娘。好在小玖姑娘的婚事有了着落。奴婢还听说,小玖姑娘的嫁妆,顾二老爷亲自派人置办,没让二太太插手。”

    大夫人小魏氏闻言,笑了起来,“顾知礼是活得越来越明白了,真是难得。

    要是他年轻的时候也活得这般明白,也干不出妾扶正的荒唐事情。

    他就是目光短浅,看着谢茂做了东宫属官,就迫不及待的将谢氏扶正。

    结果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差点被谢茂给害死。希望他吸取教训,不要再干出类似的糊涂事情。”

    被小魏氏主仆二人议论的谢氏,这会正在房里发脾气。

    “侯府大夫人到底是什么意思?是看我不顺眼吗?刚刚回府,就急不可耐的派人过来,还美名其曰感谢顾玖。她这是在打我的脸。”

    谢氏气到表情扭曲,拿起茶杯狠狠地砸在地上。

    春禾急忙劝道:“太太息怒。侯府大夫人应该没别的意思,只是派人过来道一声谢。”

    谢氏嗤笑一声,然后厉声呵斥春禾,“胡说八道。你真以为大夫人猜不到我们府上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你真以为她这个时候派杜嬷嬷过来,只是单纯的道一声谢吗?

    她根本就是派杜嬷嬷过来打我的脸。她知道我定要教训顾玖,所以故意派人过来,落我的脸面。真是欺人太甚。”

    谢氏气得口不择言,狠狠咒骂了几句。

    春禾紧张,急忙去门口看了眼。幸好没人。

    要是刚才那番咒骂传到侯府大夫人的耳中,麻烦就大了。

    “太太,你先消消气。事情已经发生了,多想也无益。明日天不亮就要进宫,奴婢去打热水,太太早点歇息。”

    谢氏骂累了,瘫坐在椅子上,额头一抽一抽的痛。

    进宫一趟,她添了一个偏头痛的毛病。

    谢氏揉揉额头,估计是在宫里没歇息好,头才会痛。

    只是这痛,不甚厉害,却又连绵不绝,让人喘息的机会都没有。

    她难受得紧,加上一肚子火气还没消掉,真是暴躁得想要杀人。

    这个时候,小丫鬟进来禀报,“太太,三姑娘来了。”

    “她来做什么?”

    谢氏一脸不耐烦的样子。

    小丫鬟瑟缩了一下,小声说道:“三姑娘说,她有要紧事情禀报,事关白姨娘。”

    一听白姨娘三个字,谢氏顿时打起了精神。头不痛了,火气也被压了下去。

    “让她进来。”

    顾玥被请进房里。

    “女儿给母亲请安?母亲身体好些了吗?”

    谢氏招手,让顾玥到身边坐下。

    “你有心了。珊儿没来,你倒是来了。”

    顾玥压下心头的不快,说道:“这些天,女儿没去侯府帮忙,就是因为心里头惦记着母亲,想替母亲守着家里。”

    “哦?”

    谢氏重新打量顾玥,长进了啊。

    顾玥一副低眉顺眼地样子,“母亲累了一天,原本女儿不该在这个时候打扰母亲,可是女儿又怕耽误事情。启禀母亲,二姐姐今日替白姨娘请了两位稳婆到府里,鬼鬼祟祟的,也不知道做了什么。”

    “果真?”谢氏表情一冷,盯着顾玥。

    顾玥点头,“此事千真万确。母亲可以派人去问门房。”

    谢氏咬牙,“顾玖好大的胆子,竟然敢私下里替白姨娘请稳婆。白姨娘见了稳婆,没出什么事吧?”

    顾玥摇头。

    谢氏冷哼一声,“白氏贱人,看来是坐不住了。她如果一直安安分分,我自会给她体面。可她偏要趁着我不在的时候作妖,那就怪不得我对她不客气。”

    谢氏心里头转动着各种念头。

    白姨娘肚子里的孩子,都说是男孩。

    谢氏怎会乐意看着白姨娘顺利生下孩子。

    白姨娘本就嚣张,要是有了儿子,岂不是更嚣张。

    顾玥不在乎白姨娘,白姨娘生不生儿子,她都没所谓。

    她在意的是顾玖。

    “母亲,二姐姐私自做主,为白姨娘请稳婆,此事定有蹊跷。女儿以为,应该严查二姐姐。”

    谢氏蹙眉,“查她什么?”

    “无论查什么,此事女儿以为,绝不能放任不管。否则下次二姐姐是不是要替白姨娘出头,同母亲打对台。”

    谢氏暗自点头,顾玥说的有几分道理。

    “这件事情,我再想想。玥儿,这回你做得很好,没有辜负我对你多年的细心培养。若是你以后都能这般用心做事,母亲就满足了。”

    顾玥突然哭了出来,她无声流泪,可怜得令人心疼。

    她对谢氏说道:“母亲的教诲,女儿一日不敢忘。过去是女儿太过任性,辜负了母亲的良苦用心。从今以后,女儿一定上进,不敢再让母亲失望。”

    “傻孩子,说这些做什么。你只要记住,我对你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好。”

    谢氏拿出手绢,亲自替顾玥擦拭眼泪。

    顾玥重重点头,紧紧抱住谢氏的腰身。

    “女儿知道,世上最心疼女儿的人唯有母亲。以前是女儿太任性,不知好歹,让母亲一次又一次伤心。女儿后悔了,后悔醒悟得太晚,让母亲替女儿操了那么多心。”

    “好孩子!你能想明白太好了。”

    母女两人抱在一起,痛哭流涕。

    两人狠狠哭了一场,哭过之后,都感觉彼此的感情更深了。仿佛又回到过去最美好的时光。

    谢氏替顾玥擦完眼泪,说道:“我不在府中的时候,你替我盯着白姨娘。”

    顾玥点头,“母亲放心,女儿一定盯死她。”

    谢氏笑了起来,“这些日子委屈你了,你先回去歇着。改日为娘和你好好谈谈。”

    顾玥躬身离去,又听话又乖巧。

    谢氏心头安慰,顾玥还是有救的。

    短短几天,不知道顾玥受了什么刺激,竟然长进这么多。

    春禾也在恭喜谢氏,“恭喜太太,贺喜太太,三姑娘终于懂事了。”

    谢氏笑了笑,“希望她是真懂事。”

    谢氏决定再考察一段时间,看看顾玥的表现再下结论。

    之后几天,谢氏和张氏早出晚归,每日累得手脚都在打颤。

    侯府这边,贾氏停灵七日就要出殡。

    出殡这日,贾家人来了,顾瑞的身体也恢复了。

    顾瑞亲自出门迎接贾家人,态度客客气气,却少了亲近。

    两家人都很克制,不想在出殡的日子里闹起来,让人看笑话。

    贾氏没有孩子,无人摔盆捧灵。还是顾瑞担起了这个重担。

    “她生是我的人,死是我的鬼。我送她最后一程,是应该的。”

    顾瑞此举,无人出言阻止。都说顾瑞和贾氏感情深厚,可惜贾氏没有福气。

    顾玖也去送了一程。

    贾氏的人生到此划下了句号。

    丧事办完,众人都累到在床上躺了两天。

    侯府送来了谢礼。

    顾玖,顾珍,顾珊,三人一人一份。

    谢礼很贵重,四匹绸,四匹缎,还有四匹棉布,以及珠花首饰。

    青梅见到绸缎,棉布,很开心。

    “又可以为姑娘做几身新衣服。姑娘这段时间,好像又长高了些。”

    “真的吗?”

    一听说自己长高了,顾玖比什么都高兴。

    刚穿越过来的时候,她最怨念的就是自己的身高和身材。

    经过近一年时间的调养,成效是很显著的。

    顾玖挺胸收腹,好歹有了一点曲线美。

    她叫来王依。

    丫鬟里面,就数王依最高,目测应该超过了一米七。

    顾玖和王依背对背比身高,她已经到了王依的耳朵上面。

    哇,这是不是证明她的身高已经从小矮子长到了一米六以上。

    青竹说道:“姑娘这一年长高了许多。过去的衣服,穿着都短了一截。”

    顾玖高兴,来了兴致,“青梅,将我去年生病时候穿的衣服拿出来,我得看看我到底长高了多少。”

    青梅抿唇一笑,“奴婢这就给姑娘拿。幸亏衣服没拆掉,还留了几件。”

    顾玖先试了一条裤子,短了一大截。裤脚到了小腿上面。

    她又试了试去年的裙子,同样短了一截。

    顾玖满意地笑了起来。

    没有枉费她那么努力地给自己调养身体,每日吃吃喝喝,外加补药。

    功夫不负有心人,总算有了令人满意的收获。

    青梅说道:“姑娘估计还得继续长高,做新衣的时候得留个几公分的卷边。这样一来,长高后,只需将卷边一放,就是合身的。”

    顾玖对青梅说道:“这事你拿主意。”

    青竹从外面进来,“姑娘的嫁衣也要抓紧做起来。奴婢听说,三姑娘的嫁衣是针线房的娘子在做。这样一来,针线房就没有时间替姑娘做嫁衣,只能靠我们自己。”

    青梅说道:“从一开始就没指望针线房为姑娘做嫁衣。青竹,你手头上的差事也得放一放,你针线活好。你和我一起,把姑娘的嫁衣做出来。”

    青竹点头应下,想起另外一件事,“做嫁衣需要许多金线,这事怎么办?”

    “问针线房要。”青梅又对顾玖说道:“姑娘,奴婢去一趟针线房,问她们要金线。”

    顾玖说道:“先别急,此事先和大伯母打一声招呼,让大伯母出面安排。”

    青梅想了想,“奴婢就先去找芍药姐姐。芍药姐姐说话更管用。”

    顾玖点头,“去吧。和芍药姐姐好好聊聊。”

    芍药原本该陪着大太太张氏进宫,可她这两天风寒,鼻塞,不便进宫,就留在了府里。换了其他人陪着大太太张氏进宫。

    青梅找到她,给她带了一张药方。

    “这是我家姑娘命我给你的,你试试看,效果很不错。”

    芍药忙说道:“多谢二姑娘惦记着我。我吃着原先大夫留下的老方子,效果不太好。你这张方子,倒是及时雨,解决了我的难题。要不然那些婆子又该背后议论我,说我事多,一个小小的风寒还要请大夫,真当自己是副小姐。”

    “别管那些嚼舌根子的婆子,面目可憎的很。”

    青梅和芍药聊着,将做嫁衣需要金线的事情说了。

    芍药问道:“二姑娘嫁的人是皇孙,嫁衣上的金线可不能少,少了就是没脸,会被人笑话。

    三姑娘的嫁衣,需要四两左右的金线。二姑娘的嫁衣,少说得准备八两的金线。

    等我家太太回来,此事我会和太太提起。你回去告诉二姑娘,这件事我会替你们办妥。”

    “多谢芍药姐姐。”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小说推荐